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墨派新年征文】谜题

来源:贵阳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诗句
想到此时,莫名的愉悦让J抬头透过车窗看到了‘南大’的标志。和所有故事中你能设想的应该在此时此刻存在的情节相差无几,巴士司机用不甚流利的普通话侧身甩了一句;‘南京大学到了,后门下车。   车缓缓而停,坐在J身边戴着耳机大概听着流行歌曲看不出是少女还是少女的女子下了车(好吧,容我解释一下,或许曾经在J眼中能上这种国内靠前以省会之市命名至高学府的女孩,与J自身的年纪相比大抵都还是少女吧)J略带自嘲的瞥了一眼那刻有南京大学四字的校门,透过门廊更远处的楼层上有衣衫内衣,丝巾等正迎风飘荡。      2.风微微醉,想起少男时节曾多少次出入郑大,也曾与苏大擦身而过,却从未有过今时今日的感怀,那是一种曾经身为读书人,如今舍身入凡尘的觉悟,饱含着对母校淡淡的眷恋,以及对其他至高学府的向往,如今纵然回首却抓不住脑海中残留的影迹,就像这车窗外的风景,落雨时节如此,晴朗时节又该如是?...抛开这杂感,J此行的目的是见一个相逢于网络却素未谋面的女子。      3,人总会是按照自己的设想给未知的人事物打上自我期许的标签,以便在可以被认知的范围内通行。好奇心从来就不是女人和孩子的专利,J也一样。就像曾经无数次在书中见识过秦淮绝景,总想身临其境。如今却与之擦身而过,形色匆匆。因为许多年过去,纵时光未老,景已慢慢改变,而人呢?下意识的摸了摸下颚的残须,J开始了一种忧虑。      4将夜时分,雨越下越大,的士划过弯道在低洼处溅起一片水雾,远方的街灯渐次亮起,高楼的框架开始清晰,路旁的花草树木不断倒退,J开始设想这是否只是一条无限接近终点的路,在那内心的岛,心仪的紫丁香正在盛开。。。而中间杂草丛生的所在,有一座坟墓,坟墓下有一颗未死的心,兀自震颤。。。这时,汽车鸣笛以及车前雨刮器来回摆动的声音传来,近了,近了。下车时,J看了看时间20:38分。      5那个自称其26岁的女子,描着淡妆,生着一双极水灵的眸子,瓜子脸,蓄刘海,扎头发,不笑时总像蹙着眉头,有着一般江南女子特有的风尘气息。J看到她时,她正撑伞向这边招手。若时光只在这一刻定格,没有后续,也不必担心来路,便会更清晰地捕捉她的身影,如今想来也许只确切的记得那帆布板鞋,紧身牛仔裤。      6.昏暗的咖啡馆设在无光的雨巷里,我们在靠窗的所在坐下。她询问了来前的种种,我照实说了。当服务员端来果盘,和两杯水酒的时候,J问了问,她回答:白兰地。我开始建议去别的所在,小餐馆或者路边的饭店,吃点别的更能填饱肚子的吃食,毕竟长途奔波,中午就没吃什么实质性的东西,我迫切需要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点几个小菜,或者再吃点火锅(甚至来两个包子,包子的事,当然没好意思开口)她开始聊着别的,有的没的。这种眼下青年们约会中最常见的情景其实不是头次经历,J已开始学着入乡随俗。但来前,J是真的迫切希望到了地界儿,先填饱肚子。      7我拿起那杯菜单上标价198元我亲爱的女士亲点的白兰地,好吧,为了故事的真实性我有些肉疼的说一句,其实那是半杯,盛放在白色透明的高脚杯里。我在内心大概定义了这些吃食的价格,端起来晃了晃,试图同眼前的人干杯。”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先生,请结账。一共688元。’服务员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J递出了银行卡,丝毫没有丧失绅士风度。不知什么原因刷卡的仪器(或卡本身的问题,当然卡是没有问题的,事后J在提款机里取到了钱,顺便提一下,上面还有4000多元,那是J上个月的工资。)无法识别。J提议留下证件,就近去附近的提款机取钱。女孩让我收回证件,我只好留下钱包里仅剩的200元现金硬着头皮出门了。我想,此景此景你会等我吧。。。      8。许多时日过去,无数次在脑海里回放这一幕,却依旧难解这已经消逝的谜题,不知在那一夜,那个人,那个你等过我多久,不过如今连我自己也无法确定,我没有再回到本该属于我的那个空荡荡的座位,到底是对是错。后来曾拿这事说给身边的朋友分析。据说,超过百分之70的可能,这些如今活跃在婚恋网上打着征婚,交友的幌子,见面就把人往咖啡厅领,点着什么什么套餐的女人都是骗子,或许是与餐厅,或者娱乐场所的人达成了某种共识,或许还存在着别的什么协议,或许压根就是店里的人。不得而知,但也因此引以自戒。可还是容许我交代清楚那一夜我究竟人在哪里,后来干了什么。      9,那个夜晚,一路蔓延的雨,不知凉了多少人的心,J在大街前后四处寻找,也曾问过几个路人想确切找到提款机的位置。霓虹闪耀,情侣们或挽或搂着穿过十字楼口,单身的人们也都行色匆匆。酒店的大楼,网吧和KTV的招牌,灼灼生辉。终于大约30分钟以后J取到了钱。(容我抱怨一句,在那个时间点,天色不佳,有的银行提款机里没钱,有的却早已关门)寻了一个临近可以避雨的小店,打了两通电话,没人接听。我只好在小饭馆里坐下,点了一瓶崂山,叫了一碗面。开始反思以上种种。填饱肚子之后大约已经21:50分。发了短信告知钱已取到,问她是否还在那个店里,没有回应。      10,也有一段时间,J开始意识到这是一个错误,是否自己应该选择信任,回到原地,回到那个迷般的咖啡厅,解释这一切,或者让那里的人解释这一切。但是J没有,那是在她接了电话之后才下的决定。已经很晚,为了例行以往在城市过夜的习惯,J找了一家网吧,给电量所剩无几的手机充电。登了Q,“你在呢,她问,我回答,手机没电在充电,你是否还在那里。她没有回答。电话里她还是问我在呢,我告诉他,我的位置,她听了,说一会过来,就挂了电话,之后再无回应。我在那个网吧等了一夜,没有人前来。      11雨停的缘故,清晨的御道街格外干净,路旁生着一种四季长青的杉树,亭亭如盖,我打长街走来(衣衫已经风干)。想起昨夜,那个谜之昨夜的女子还好吗,又是在哪里过夜,昨夜,那个谜之夜,我还没有来得及看清这些树,没有来得及欣赏这些花草的芬芳,没来得及品尝你亲点的白兰地是什么滋味,而今天就要离别了么?站牌前,那个人踌躇了好久好久。      武汉哪里治疗小儿癫痫癫痫病用药治疗需要考虑什么方面呢黑龙江哪个看羊羔疯医院好西安中际医院靠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