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毕业那年之 三 小房东

来源:贵阳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创意美文

  小房东,其实年龄却不小,我们见着他时,他已经有30几岁的样子。

  最初对他的印象全来自大姐。大姐说,你们几个千万要远离小房东,尤其不敢招惹他。由大姐说话的神情来看,那房东大概属于混世魔王一类的人物,天不怕地不怕,若是真不小心惹着了他,带来杀身之祸也是有可能的。

   搬走有些舍不得,房租实在诱人,一个月70块钱,包括水电。房子大概有10坪,里面摆设很简单,一张桌子,一张大床。可真是大床啊,我们四个一起躺着,不见拥挤。偶尔M来,也能轻松入住。这时我们几个只能以最快的速度适应眼前的环境。我们一下变得格外谨慎,说话,走路都会不由自主的压低声音,那时的心也是无端的悬着的,怕不小心踩着地雷了,会粉身碎骨。

   说来也奇怪,这个混世魔王貌似没有传说中的可怕,他行事不张扬,永远都是静悄悄的样子,他好像也不太善于言谈,更不太爱和周围人打交道,总是深居浅出的样子。我们住进他家好长时间,我们才意外碰着他一次,他竟然一直在家,只是躲着我们,原来他怕我们。他不但不凶,甚至有些腼腆。后来,慢慢熟悉了一些,他躲我们不太厉害了,但还是很谨慎的样子,他的样子,好像他才是房客。那时,天气正热,洗澡很不方便。他每天晚上便早早的吃了饭,溜达出去,很晚才回来。后来我们才意识到他是在给我们留洗澡时间。

  大概是大姐弄错了,哪有这么胆小心思细腻的混混?可事实好像又不是这么一回事。

  一个周末,我们逛街回来,在门口路过一个西瓜车,便停下问问价格。瓜农刚要招呼我们几个,还没来得及张口,忽然就嗖的一下,跳上了瓜车,然后紧张的说:“我们不卖了,我们这就走,我们这就走。……”简直是神速。等瓜农走远了,我们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们是看见房东远远的走过来!

  这时,我们才留意到从来没有邻居到我们院里来玩,不管我们怎么邀请她们都要竭力推脱,村里有好些孩子,总是爱跟我们几个玩,却是院里一步也不敢迈进。

  他是希望有孩子或者大人去他院子里的,他有时不在家时,会有邻居去串门,他就会在外面闲逛,直到人家离开,他才进院子,他大概也是怕吓走别人。有时,见有小朋友在路边玩,他会喊人家去家玩一会,那孩子哪敢,多半见了他早早躲开去了。

  不可否认,混混总是有混混的杀伤力!

  但我们却是怕不起来他,我们也很少与他打交道。见了我们,他总很谨慎地给我们点点头,然后走开。偶尔他改善生活,买些菜回来,他会分给我们一些,不由我们拒绝,他也不多废话,只是将东西放下,赶快走掉。

   其他时候,他总是一个人,静静地,像株草。偶尔,他也会放些音乐,他把音响调的很高,他自己宅屋里,但只要我们一进屋子里,音乐总是会很快调低下来。

  阳历八月,枣从外型上看已经够大,但拿来吃却还太早,但满树的枣还是引起了我们几个馋嘴丫头的注意。说归说,我们也就图个嘴上痛快,即便是到了枣成熟的季节,以我们几个人的胆儿,我们也不敢打那一树枣的主意。我们的玩笑话,却被房东听到,他悄无声息地爬到树上,然后冲我们几个喊:快出来捡枣吃,快点,快点。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大声地切愉快地对我们说话,而不是那种小心翼翼。那神情,我们是他的小伙伴。

   平心而论,对于这个房东,我的记忆实在也少的可怜,尽管是他的房客,我们几乎没有与他有过一次交谈。而对于我们的到来,于他显然是欣喜——一个人因为太坏,被大家孤立之后,能有人不怕他,对他来说显然是惊喜。

   后来,我们陆续稳定下来,相继搬离了那里,再也没见过这个房东。

   搬走后,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从大姐那了解他一些情况:有个姐姐,早已嫁人,他也曾经结过婚,妻子受不了他打牌,就走了。后来他的父母相继过世,他就开始了一个人生活。一下像换了个人,脾气暴躁,做事冲动。好像谁惹了他,不把别人制服,不能充分彰显他的个人能力。身边的朋友一个个被他得罪了,他便彻底成了一个人。不知道后来,他到底怎么样了?

  后记:对于这篇文章,写起来多少有点吃力,修改再修改,有时甚至不知道怎么下笔写他,他留给我们的印象太过模糊,但总是有些细节让我们每想起来,会感到由衷的温暖。这些年,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很难用一句话概括出谁好谁坏,就像这个房东,到底是善良还是不善良?真不好说。依我看,他倒是像个被宠坏的孩子,当从温室到现实时出现了一系列不适应,但本质大概是好的。我们是不是应该宽容一些?毕竟,我、你、大家都有可能犯错。

武汉专业看癫痫癫痫每次发作有规律吗癫痫病怎样才治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