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浴室门

来源:贵阳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创意美文
那晚,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老婆接到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便放下电话让丈夫去接:“是找你的!”   陈天明一接到这个电话,就像触了电似的。   一个阴沉的声音,压得很低:“你是陈天明吗?别发声,听我说。你是教育局副局长吧?你的手机不幸落到了我的手里。里面可是有许多风光片哦,很享受,你要不要拿回去啊?”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情况?”陈天明也压低了嗓门,轻轻地说。   “我是谁对你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手机在谁的手里。”   “你……”对方刚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整整一个星期里,陈天明神不守舍,新换的手机一刻也不敢离手。还是在夜里10点多钟,电话又响了起来,真的是“午夜凶铃”啊。   “陈局长,有什么想法没有?我手上正在欣赏你手机里的风光片呢,真还有点舍不得哦,你究竟想不想要回去啊?”   “你开个价吧?”   “一口价,30万。”   “你、这不是明摆着敲诈吗?”   “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没多少时间,也有点舍不得这些美女啊?”   所谓风光片,所谓这些美女,其实就是陈局长自家浴室里的秘密摄像头摄下年轻女人裸浴的镜头,看来是会让人血脉贲张的。大概有不同的5、6个女人,20几岁到30几岁不等。有的青春靓丽、有的风韵犹存,都是风姿绰约的大美女。其中至少有两三个就是本系统的教师,另外几个就不得而知,陈天明也涉足一些娱乐场所,这些女人当然是不缺的。   陈天明快要崩溃了,老婆也快要发觉了。老婆是原配的,农村的,文化不高,陈天明的仕途完全有这个贤内助的功劳,后来进城后,把她培养成一个供销社的经理。忙忙碌碌,家里也顾不上多少,由着他的性。但是最近常接到这个神秘人的电话,老婆也警觉了,丈夫经常的走神,和丢掉的手机肯定有什么联系。   自首吧,可是实在是没有这个勇气,事情一旦暴露出来,自己的丑出大了不说,那几个女教师怎么做人?家庭大战不可避免,没准自己的老婆也会闹着离婚的,经营了20多年才坐稳的位子保不住了。   可是,30万那。这钱从哪儿来,就是凑齐了,怎么和家人交代?儿子正在国外读研,也正需要钱啊。   自己没法和那个“幽灵”似的人通话,只好干等着他的电话,一面想着怎么应付。   脑海里不断地出现这几个女人的形象,也在思量着如何能摆平这件“浴室门”的丑闻。忽然,脑子里出现一个吓人的结论:“会不会是这几个女人做的蠢事?如果不是她们,还有谁会知道我的这么清楚的情况?”   陈天明像过电影似的把这几个女人重新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不再那么激情澎拜,想到这些居然有点毛骨悚然。   细数了一下,6个女人中,有三个是下属部门的教师,其中一个已经离开了本市,跟丈夫去到W市做官太太了,已经基本没有联系了。她丈夫的升迁当然就是他陈天明的提携。另外两个,一个是还有着联系的小艾,28岁,青年教师,正在仕途的上升期,非常功利,是不是……另一个是36岁的优秀教师,欧阳慧如,优秀教师就是在他的一手栽培下的成果,但是最近一个12岁的儿子得了白血病,已无暇顾及旧情,几乎没有联系了,只有间或问个好,问问孩子病情如何之类的关怀的话了。   还有那三个都是不到30岁的风流女子,是经过朋友在娱乐圈介绍认识的,其中两个已经没有了瓜葛,玩过了就玩过了,没有什么联系。只是一个叫小梅的,曾经一再要求他将自己在农村小学的男朋友李斌设法搞到市里的编制,进到中心小学。因为没有充分的理由和政策,一直没有办妥,也不好直接交代下去,一直搁着,是不是……而正好这两个女人就是和他一起洗鸳鸯浴的,都还没有结婚的大姑娘,就这么被你给玩了,又没帮上人家什么忙,人家能善罢甘休吗?想到这里,陈天明一声长叹,真是后悔莫及啊。   那天,陈天明找了个理由说下去视察,就约了小艾到自家中“谈思想”,这才是第二次上床,就迫不及待地颠鸾倒凤不亦乐乎,还意犹未尽,一起洗起了鸳鸯浴,看着娇羞的粉色玉体的小艾,实在忍不住,在浴缸里又激情了起来。这可是进口的冲浪浴缸,就是为了俩个人尽情欢娱的,这进口浴缸想得也太周到了,太人性化了,8万多元的设备终于可以物尽所能、物超所值呀。   而小梅刚开始是不愿意跟他一起下水洗鸳鸯浴的,只是经不住他的诱惑,说这是进口的设备,可以冲浪,可以按摩,还可以增加性爱的激情和快感,外国人真聪明……小梅硬是被他连哄带骗地拉下水的,洗起来鸳鸯浴,慢慢地就放开了,他先为她搓背,搓着搓着,手就往下去了,搓抚着她那丰满白净富有弹性的臀部,和结实圆润的大腿,又滑到了禁区,并且不顾一切地又一次闯进了禁区。   这进口浴缸真是个极端享受的好东西,也真是害人不浅的坏东西啊。   这浴缸是由一整块巨大的绵羊石雕琢而成,在周边靠上沿浮雕着形态各异的浴女,体态丰腴性感十足,多半是取材于安格尔的那副“土耳其浴室”里的浴女。上方有一排四个水龙,是递增的智能温度,无需自己慢慢调温,左上角有个小于连的雕像,始终在小便着,流淌着不间断的水流是可以随时饮用的。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是比利时的产品,而小于连则是那个布鲁赛尔的城市标志,因为他的那次小便拯救了这座城市。浴缸两边镶嵌着南美黑胆石和一些凸起的海泡石。是在冲浪的时候起着按摩作用的。底部倾斜着18度,让你不是平躺而是靠躺着更舒服。   陈天明告诉老婆是3万元买的,其实8万元都不止,这样的浴缸能不吸引人去领略一下冲浪和性爱的激情吗?陈天明如愿以偿了,可是代价却何止8万元,是个未知数呢。这个未知数近来伤透了他的脑筋。   小艾是青年教师,陈天明已经帮了她不少忙,年度先进、优秀教师,才工作四、五年,已经是校领导班子成员,多次外出进修考察都带着她,有一次欧洲的指标没有她还不高兴。一再要求竞争上岗副校长的位置。   “你怎么也得再等个两、三年吧,你还年轻,急什么。”   “再等下去,黄花菜都凉了,再说。夜长梦多。说不定这位置就给人家黄芳占了,你说么。给人家一句话么,我这人都是你的了,也不关心人家的前途,这叫心疼吗?付林追了我四年我都没给人回话,还不是想先有事业再成家吗?你真忍心叫我家庭成不了,事业也泡汤吗?你不会这么无情吧?”   “这事也得有个程序呀,先得说通你们校长和领导班子提名,报上来我才好说呀,校方那边我还得去通融人家,总得找个适合的理由、适合的时间吧?你也好好表现吧。”   像这样的谈话不止一次,后来小艾也不常来了,有时陈天明约她,她却说付林缠着她没办法脱身,那么,是不是付林这小子呢?   至于小梅,就更是直接地要求:“大局长,你咋就不能把李斌调上来呢?哦,怕他上来我就不理你了?不会的,我都是你的人了,不会忘掉你的,人家也总得有个家呀,你说是不?”   “户口调上来还好办,至于编制,就没有这个先例呀,等等再说吧。没准政策松动些,我一准第一个把李斌搞过来,行了吧?”陈天明也知道,为了一个萍水相逢的女孩,只是玩玩而已,不敢出大力,化大劲去冒政策风险,小梅似乎也看出陈天明有点漫不经心,有次摔了一句话:“办成办不成,你看着办吧。”   这是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呀,也能说是理解了局长的难处,善解人意的一句话,也可能是一种威胁的话,光看字面也许很难琢磨,你得听当时说话的口气和态度,陈天明回忆着小梅说这话的时候,声调不高,有点哀怨,有点无奈,有点愤慨。陈天明想到这里,心里一惊,脊梁骨冒着冷气,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二、   陈天明想好了,下次再来电话,就按下录音键,通过回放了仔细辨别声音,几天后,幽灵似的声音又出现了:   “我可没有多少耐心啊,一个不考虑自己前途和命运的人,也许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你现在的位子难道还不值那区区30万吗”?   “你听我说,先别急着挂电话,我当然很在意自己的位子,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么,至于那30万,总得给我时间吧,再说你就真的是一次性交易?你不会还留一手,没完没了?怎么证明呢?”陈天明一面想讨价还价,说点顾虑,一方面也想对方多说些话,因为电话已经录音,期望辨别这个男人的声音。   其实,陈天明自己也好笑,付林只见过一次,吃了一次饭而已,而小梅的男朋友李斌压根就没见过,更没听过他的声音了,这么做只是心存不甘,心存侥幸,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   “信不信由你,想好了再说。”电话又挂断了,而录音的反复播放后也没听出什么。大约此人有四十岁左右,不像年轻人,而且还有点像是苏南的口音。   是不是碰上了职业诈骗犯,他们多数很隐蔽,智商情商都不低,也懂现代电子科技和信息技术,搞到个人信息并不难,想到这里,陈天明脑子里一片混乱。   陈天明那个周末早早地回家,以前基本上是很少这样的。大凡别人是哪天不回家吃饭了,就打给家里:“今天有应酬,不回家吃饭了,别等我了。”而陈天明则是:“今晚要回家吃饭了,等着我。”因为不回家是正常的,回家吃饭是稀罕的。   这个周末回家吃饭了,两个人早早地吃晚饭,看看新闻,就早早上床了。   陈天明觉得和老婆沟通说话太少了,就主动些,“小勤这孩子在英国生活的怎么样啊?你经常和他视频,看他还好吧”?   “还好呀,就是比在家时瘦了些。”。   “那,那咱家的钱够他完成学业,读博也成吧。”   “那是的。”   “要是再帮他买个房、娶个媳妇也行吧?”   “也行呀,天明,你今天是怎么了?”   “没什么呀,就是想多关心一下你们娘儿俩,桂香,你说,俺这一生也对得起你们娘儿俩了吧,你看,隔壁的老张,去年离了,我们单位的小赵,孩子才5岁就离了,又换了,现今真的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呀。”   “是呀,我俩怎么说也是乡下原配的,不离不弃……怎么咋又说到这上面了。”   “有句话说得好呀,那个你穷的时候跟着你的女人就是好女人,那个有了钱还守着原来女人的男人就是好男人呀。”   “天明,我看你不对劲,想说什么就直接说么,老夫老妻了,我看你近来有点神不守舍的,可能就是那个进口浴缸买回来后惹的祸,又看你手机也换了,为什么换呀”?   “哦,那手机配置落伍了,现在这个先进些,与时俱进么!没什么,别多想。”   “能叫人不想么,瞧你那样子,要是有什么病别瞒着掖着,赶明儿我给你请个假陪你去医院好好查查”。   “不是那病”。   “不是那病?那是什么病?你犯了政策?收贿了?”   “也不是,别疑神疑鬼了,我不就是想多关心点你们娘儿俩吗。”   “你心里肯定有事,等你想好再说吧,我又不能钻你肚里。”   谈话就这么不愉快的结束了,陈天明心里不是滋味,王桂香心里泛着嘀咕。   陈天明不相信那敲诈会是一笔头生意,自己既然暴了丑闻,也顾不到身败名裂了,丑媳妇早晚要见公婆,人在做天在看,还是自己承担吧,否则钱砸下去还是买不来安稳消不了灾,想到了去自首,报案。   记得在四年前,省里曾组织了一次教育系统的笔会,在苏南几个市里精选了十四名骨干,笔会地点在云南大理,因为主要是以“采风”的名义,所以取名叫“大理风”。大理的风景真漂亮,笔会很快的结束了,剩下的就是观光、采风。在最后那天的篝火舞会后,宣布大理风的最后一项活动是:独立行。也就是说大家可以自由行动,无拘无束了,陈天明也就是在那个晚上的独立行中和一个姑娘睡到了小竹楼里,采风变成了采花。尝到了滋味的陈天明也就慢慢地学会了这一手,直到现在的駕轻就熟了。   这时的陈天明像个瓮中之鳖,没有任何能量再去翻江倒海,翻手云覆手雨了,等着他的只是身败名裂的丑态毕露,和道德的审判,以及无尽的悔恨和自赎。      三、   陈天明新换的手机,得逐渐地通知那些常用的号码。那天,他给王建章打了过去,差点把人家老同学给忘了,况且,买进口浴缸的事,还是王建章费了些周折帮了不少忙的。包括按装也是他直接介绍的按装队。因为这可不是一般的工程。   “老同学。有些日子没见了,近来怎么样?我的电话换了,你记下吧,否则就找不到我了。”   “天明啊。我以为你消失了,前不久还打你电话,嗯了两声就没气了,再打关机,失联了。怎么回事啊?不会忘了我们老同学吧?”   “哦,这事啊,最近我的手机不慎丢了,不知到了什么歹人手里,向我勒索30万元,我正不知咋整这事呢?”   “有这样的事,那人是谁?有啥特征?你没报警?”   西安有治疗癫痫病专业的医院吗甘肃癫痫医院看的好晋中哪些癫痫医院治疗效果最好山东治癫痫病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