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旅】五彩人家

来源:贵阳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创意美文
大王48岁,是本市一家国企公司的下岗职工,腿有点残疾,下岗后在社区开了个修鞋铺子,凑合着挣几个辛苦钱。柳惠在街道社区工作,每个月工资1200多一点。两口子本来收入很低,确要扶养两个孩子和一个老人。这是一个特殊组合的家庭,5口人5个姓,相互之间却没有一点血缘关系。老人姓蔡,今年81岁,是大王下岗后从事修鞋的师父。老蔡头一生未娶,老了,把铺子送给了徒弟,自己要上社区福利院去养老,被大王和妻子留住了。大王和妻子都是二婚,后到一起的,大王和前任妻子没有孩子,柳惠和前任丈夫生了一个女儿,孩子留给了丈夫。两个孩子,大的叫明明,男孩,12岁;小的叫悦悦,女孩,9岁。两个孩子都是从社区收养的。   早饭后,柳惠叮嘱明明,今天运动会上好好照顾妹妹,听老师的话,别和同学跑散了。明明答应说妈妈放心,拉着妹妹的手高高兴兴地出去了。望着两个孩子单薄的背影,柳惠仍然有些不放心,跟丈夫商量,我们社区今天有检查,脱不开身,要不你少干一天活,去陪陪孩子吧!大王宽慰妻子,说孩子有学校老师照顾,出不了事。再说孩子也这么大了,也应该锻炼锻炼了。   大王的活虽说不是很累,但是却离不开身,不时会有顾客上门来修鞋,而且几天前就有几双鞋放在铺子里,定好了今天来取的。从修鞋开始,大王干这行,跟师父一样,信守原则。不管手艺怎样,答应顾客的事就必须放在心上,不能让顾客白跑一趟。   运动场上比赛异常热烈,明明参加了小学生200米比赛;悦悦没有比赛项目,参加了文艺节目表演。锣鼓声声,军号齐鸣,学生和观众呐喊助威声,在体育场的上空回荡,传播到几公里外的修鞋铺和社区服务处,一刻不断地撩拨着大王和柳惠的心。一直到下午1点多钟,大王才打发完约定好的最后一个顾客,看看时间还早,关了门去运动场看孩子。在途中,正好穿过明珠广场福利彩票发行现场,广场上挤满了买彩票的人。主办方现场主持人不停地发布着中奖信息,一些著名的演艺界明星前来助场,甚至从星光大道走出来的优秀演员李玉刚也在助演之列。全省数百家福彩中心集聚在一起,据说这样规模的活动在全省还是第一次。   第一天的比赛在下午5点钟结束了,大王在运动场出口,等到了明明和悦悦。两个孩子看见爸爸,非常高兴,一边一个,牵着爸爸的手,有说有笑地步行3里多路,回到了位于铁南棚户区的家。爷爷也很早就站在大门口,这两个孩子是老爷子命根子,每天不到放学就在大门外等着。今天运动会,老人更是吃完早饭就出了门,乘坐免费公交车,到运动会现场去观看孙子孙女精彩亮相。谁知到了运动场,老人顿时晕了,运动场四周被观众围了个水泄不通,他这么大的年纪,而且身体本身就有缺陷,哪能靠近前面。站在外面干着急,只听到热热闹闹的锣鼓声、助威声,啥也没看见,万般无奈,只好极不情愿地离开了运动场。   两个孩子见到爷爷在门口等着,像两只小鸟似的扑上去。明明更是兴奋地把自己200米比赛第三名奖品一盒牙膏塞给了爷爷,等着爷爷的夸奖。   柳惠这个时候也带着几分疲惫推着自行车从外面回来,进门就喊:“你们两个小东西,从哪跑回来的,我在运动场门口等了好半天,一直到各学校学生全撤了,也没见着你们的影,急死我了!”   “哈哈,妈妈,我们是跟爸爸抄近道悄悄地潜回来的,你当然见不到我们了!”小悦悦俏皮地逗着妈妈。“孩子,你们两个今天都辛苦了,猜猜妈妈给你们带回什么好吃的了?”“是汉堡包?是鸡腿?”   “哈哈,你们两个小馋鬼,感情钻到我口袋里了?一猜就准!走,进屋,妈给您们分鸡腿!”一家人欢欢喜喜地簇拥着,挤进了低矮的屋子里。这是一栋三间的老屋子,在棚户区里,这样的房子还有几千间,房子的居民等着盼着城市快点征收,尽早圆上他们的住房梦。   妈妈从包里果然拿出了一包汉堡和一包鸡腿,两个孩子手也不洗,撕开包装袋,就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妈妈看见了,嗔怪地说:“你们两个急什么,手也不洗,也没让给爷爷先吃,成什么样子了?”   大王知道孩子累了,急忙上厨房擀面条,打茄子卤。师父最喜欢吃徒弟擀的面条,有筋道还不硬,说柳惠擀的不好吃。在师父这里,大王做的菜总比柳惠做的好,大王孝敬师父,早晚的饭再忙也都要亲自下厨。十几年了,成为习惯。其实,柳惠的厨艺比大王要高,柳惠在饭店干过3年服务员,虽然没有掌过勺,但是偷学也学会了。有一次,柳惠问师父,是不是师父偏心,因为喜欢大王,就说他做的菜好吃?师父呵呵笑了,傻孩子,我知道你在饭店干过,有些手艺。可是你的身体也不好,做饭是很辛苦的活,应该让徒弟多担待些。谁说师父不喜欢你呢?   大王打卤面很快做好了,平常日子,擀面条就无需做菜了,今天晚上大王看孩子比赛累了,就增加了两个菜:青椒炒肉,鸡蛋炒木耳。   大王要给师父斟点酒,师父说今天有点胃里不舒服,不喝了。柳惠急忙问师父怎么了,用不用去医院检查一下?师父说没事,中午吃东西可能没注意,过一会就好了。   老人坚说没事,加之平时也不很爱喝酒,大王也就没再相劝,自己倒上二两。他有这个习惯,干活累了,常常晚上喜欢喝两口。一边喝酒,一边逗着孩子玩。面条好吃,两个孩子吃完了汉堡包和鸡腿,一人又都吃了一碗面条。见孩子吃得香,爷爷直夸孙子孙女吃饭招人喜欢。明明和悦悦今天是真饿了,囫囵半片地都吃了一碗后,这才倒出嘴来讲比赛场上的事。明明说如果不是下午决赛的时候有点饿,最差也能拿亚军,就是这样与第二名的也才只差半个头。小悦悦也特别开心,汇报说他们班级的文艺节目非常精彩,反复上场演出了四次。两个孩子表现得特别懂事,尤其是小悦悦,更是撒娇地给爸爸又酙了一两酒。明明也不甘落后,妈妈吃完一碗面条后,又抢着给妈妈又盛了一大碗。悦悦还抢着往爷爷碗里加菜。大家都吃完了饭,两个孩子又抢着帮妈妈洗碗,看得爷爷心花怒放。   今天不同往常的是,晚饭后的时光感觉过得似乎有点慢,尤其是明明和悦悦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在爸爸妈妈前绕来绕去,电视里动画片播放着,两个孩子谁都没心思看。爷爷也似乎有点事情,说是胃里不舒服,柳惠给他找来胃药,他又坚决说用不着,大王和柳惠一会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几次欲言又止的样子。   还是妈妈首先打破了这种沉静。把小悦悦叫到身边,温和地问:“女儿,今天你们两个玩的好么?”小悦悦见妈妈问,满脸通红,两只小手紧紧地攥着衣角,半晌低头不语,用眼角偷偷地看一眼躲在里间屋子门后的哥哥一眼。“闺女,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小悦悦见妈妈追问,扑通一声给妈妈跪下了,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妈妈,我今天犯错误了,”说完,眼泪如潮水一样奔涌出来。明明见状也忽地一下跑过来,跪在妈妈身前喊:“妈妈,都怪我!都怪我!”   “孩子,这到底是咋回事啊,别着急,跟爸爸妈妈说!”柳惠吓了一跳,急忙抱住孩子。“妈妈这事不怪哥哥,都是我的错。”小悦悦扑在妈妈怀里,一边哭着,一边说出了今天中午,和哥哥俩做错的事。原来,中午时候,运动会比赛休息后,学校给学生们自由活动时间,悦悦和哥哥走着走着就来到了明珠广场,看见有很多人抽奖,同学中也有几个买彩票的,而且还有两个中10元钱的,他们俩看着好玩,一商量,就花10元钱买了两张,非常幸运的是,居然中了5元钱。销售员说最多能中30万呢!两个孩子一想,如果中了30万,爸爸妈妈就再不用那么辛苦了!结果把爸爸给的50元钱全买彩票了!而两个人中午的饭钱也搭进去了,谁都没吃上饭,饿着肚子参加了下午的运动会。听了两个孩子一边哭,一边诉说,妈妈一把把孩子搂在怀里,掉下了眼泪,急忙安慰孩子:“妈妈不怪你们,是妈妈不好!妈妈没有去陪你们,让两个宝贝挨饿了!”   爷爷在一边听得也心酸地说:“大孙子孙女,你们别哭了,你们是不是心疼你爸妈,才去买的彩票啊?就冲你们有这份孝心,你爸爸妈妈也不会怪你们的!嗨,谁不想一下子就中大奖啊?”悦悦抹一下眼泪说:“爷爷,那可是我爸妈挣的辛苦钱啊!”见两个懂事的孩子这样说,老人也捶了捶自己的额头说:“孩子啊,怪不得你们,你们毕竟还小啊,老实说,今天犯错的不光是你们两个,爷爷也犯错误了!”   什么,您犯啥错误了?老人的话把大家说糊涂了。老人接着说:“惠啊,师父我今天也对不住你们啊!上午我去看孩子,路过广场的时候,也买了20元钱的彩票,寻思着中个大奖,3万元也行啊,结果啥也没中上,白搭进去20元钱,嗨!师父活这些年了,今天一时也犯浑了!”柳惠刚才听了两个孩子说,心里还有点责怪的意思,只是见孩子哭成这样,不忍心。这会儿听了师父又这般说,柳惠反倒内心过意不去了。急忙劝师父,也劝两个孩子:“都快别这么说,这不算啥事!”   老少几个哭的哭,劝的劝,自责的自责,一直插不上嘴的大王这会才找到机会开口说话,“师父、明明、悦悦,你们今天都不要自责,你们谁都没有错,而且不但不应该自责,还应该骄傲啊!明明、悦悦,我必须为你们的行为感到高兴啊,你们知道为什么吗?买彩票确实中奖率很低,但是你们知道珍惜机会,利用机遇,这个思想是对的,这个行为是对的。而且这是福利彩票,积德的事,当做。应该为你们的勇气鼓掌!你们心里牵挂爸爸妈妈,小小年纪就有替家里分忧的心,也要为你们鼓掌!但是啊,你们这样想想就够了,要记住,未成年人在没有家长陪同下,是不应去抽奖的,很不安全!”   大王的这番话说得两个孩子都乐了,师父心里也热乎乎的,打心底高兴老年得了这样的好徒弟。   柳惠心里也被丈夫的话感动得心暖暖的。晚上躺在床上没忘了夸丈夫今天这件事处理得真好!大王问:“今天孩子和师父买彩票这事,你真不生气吗?那可是咱们三天的买菜钱啊?”“嗨,生啥气呀,你说得对,有赚钱的想法没错,敢于抢抓机会更没错!”   “媳妇,你真的也是这样认为,我就放心了!媳妇,我告诉你件事:今天,我去看孩子,路过明珠广场时,我也买了20元彩票。”   “什么,你个老狐狸!那会儿我还奇怪着呢,你这榆木疙瘩脑袋,拙嘴笨腮的,今天怎么突然说出这么多好听的话来,原来你早就蓄谋好了啊?”   “呵呵,媳妇,那您老人家要怎么处罚我?”大王像犯了错误的小孩怕大人责怪,撒起娇来。柳惠故意把脸一绷,说道:“哼!怎么处罚你,你总是奢想天上掉馅饼的事!算了,别跟我装这样可怜像,这事就过去了,都是为了家好;再说,我今天也没资格埋怨你呀!”   “为什么?”   “笨蛋,我今天也买了三张彩票,不过呀,可不像你,媳妇给你中了1000元钱!”   “唉呀,是吗!媳妇,你太伟大了!”   癫痫发作意识丧失怎么办长春癫痫医院哪家效果好贵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浙江最好癫痫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