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童话之秋”征文】父亲的水烟袋_1

来源:贵阳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感人的话
破坏: 阅读:1868发表时间:2017-09-23 09:49:09
摘要:中元节给父亲烧过纸后,父亲抽水烟的影子时常在我眼前转悠

中元节在父亲的墓前给父亲烧过纸后,看着袅袅升腾的烟圈,父亲抽水烟的影子不觉间在我眼前不停地转悠,一个又一个银元大小的烟圈笼罩着我的眼球……
   解放以前,我的父亲十二岁开始在城内一个资本家的店铺里学徒当店员,他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十年后就成了小商贩,能写会算,精打细算,小生意做得很活泛。全国解放后,父亲应征入了伍,第二年就提了干,做了宣传干事。同年年底,部队选调一批干部帮助地方政府搞土改、分田地,父亲第一批就被选进了土改工作队。土改完成后,父亲转业到了地方,在区粮管站当了会计兼秘书。
   六十年代中期,同是做会计的母亲随组织调动带着两个妹妹去了外地工作。我自小就在外婆家长大,小学也是在乡村学校读完的。平常父亲到了礼拜天就来外婆家看我,一到粮站收公粮季节忙得两三个礼拜才回来一次。
   粮站靠近河边依山而建,进出粮站是一条又窄又陡的土路,粮运车一过,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稍不留神就有可能滑下路坡。粮站的仓储规模不算大,两栋苏式仓,一栋简易仓。父亲的住的房间靠近办公室,很小很暗,放了一张床和一个书桌就没有多大的空地了。书桌上唯一摆放的东西就是那杆水烟袋了。
   父亲的水烟袋是纯黄铜的,质地很好,不大不小,不轻不重,水烟袋的前置部件由烟杆和吸管组成,水箱托底。烟杆是活动的,大头细身,能取出来。大头是烟锅,用来装烟丝,锅底有一个小孔,直通水箱,吸管较长较细,从前向后弯。容器上面有个活动的半月形盖子,在前后置部件的中右侧有一个插纸捻子小孔,纸捻子是用草纸卷起来用来点火的,后置部件是一个圆筒的形容器,装满了可供两三天的抽量。
   我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时候开始抽上水烟的,也不知道这个水烟袋有什么来历?那时我的胆子小也不敢问。打黑龙江最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我记事起,被父亲视作宝物的水烟袋,他不论去哪里,总少不了随身携带着它。
   每当父亲提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黑色手提包来到外婆家时,我就特别兴奋,也特别好奇,目不转睛地盯着父亲从包里拿出一样一样的东西,先是给外公外婆的礼品,然后是给我的学习用品,包里还剩下一件长长的东西压底,我知道那就是父亲的宝物水烟袋了。
   父亲很少吸纸烟,偏爱用水烟袋抽烟,别人就问起这是为什么?他跟人家这样解释:“抽水烟,烟经水过滤后减少了尼古丁和杂质对身体的侵害,不但有劲,而且不浪费烟丝和纸张。”父亲的回答似乎还是很有道理的。
   听父亲说过,抽水烟讲究的是心气,心气合拍才不至于将烟水吸入口腔内。有一次,母亲带着两个妹妹回来省亲,我们一家五口在粮站团聚了。趁着父亲不在的空档,我拿起水烟袋和火柴学着父亲的样子“叭嗒、叭嗒”吸了两口,可能是心里高度紧张,害怕被父亲发现了挨骂,由于用劲过猛,一不小心就将烟袋里的水吸进了口腔里,直呛得我泪眼巴沙、鼻涕冒泡,好几天喉咙里痒兮兮的。自此以后,我再也不敢动父亲的水烟袋了。
   我记忆最深刻的一次是文革开始后的第二年仲夏,那天是我的九岁生日,外公一大早就去镇上买了一大篮子荤菜回来治疗儿童癫痫疾病要花费多少钱,外婆在厨房里忙碌了一上午做了很多的菜,可快到中午12点了,父亲还没有回来,外婆就叫我去粮站看看,我兴冲冲地跑到了粮站,刚进大门口,就听到一阵时高时低的口号声,嘈嘈杂杂的,听不大清楚。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站在大门口细听了一会儿,好像他们在呼喊着父亲的名字,要“打倒、再踏上一只脚”什么的,才知道是他们在批斗我的父亲。
   我循声跑到了会议室门前,门是关着的,我屏住呼吸轻轻地推开了一道缝隙,只见满屋子烟雾缭绕、烟气腾腾,忽地从门缝里喷泻出来一股烟气,扑鼻而来,直熏得我连连作呕,我赶紧用自己的小手捂住了鼻子和嘴巴,才没发出咳嗽声响来。
   简陋的会议室并不大,正上方的墙壁上贴着歪歪扭扭的“批斗大会”四个黑体大字,两张乒乓球台被拼合成了会议桌,四周坐着公家的人,大概有十多个。我猫着身子往门缝里继续瞅着,只见台桌上方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我熟悉又敬重的郑海生伯伯,他是这里最大的官——站长,坐在郑伯伯身旁的人戴着一副茶色宽边眼镜,削尖的脑袋上留着一分为二的发型,嘴角上叼着一支香烟。我一看就晓得他不是个什么好人,就像电影里看到的那个跟在鬼子屁股后屁颠屁颠的狗汉奸似的,顿时,一种厌恶感油然而生。父亲一个人站在台桌的下方,脖子上悬挂着一块用旧纸箱板做的黑牌子,牌子上面写着:“反革命分子×××”的字样。
   父亲虽然被挨斗,但会场还是允许他抽上两口水烟的。只见父亲左手端着水烟袋,右手握着熄了火的纸捻子,靠近嘴边,“噗”地吹了一下,纸捻子就燃了起来,明火贴近了烟锅,点着的烟丝在烟锅里就冒出了丝丝的火星,任凭台桌上方两头咆哮的狮子不停地张牙舞爪信口雌黄,父亲只顾低头“吧嗒吧嗒”抽着他的水烟袋,缄口不言声。
   在一阵沉默对峙之后,我看了看墙上挂着的时钟都下午1点了。这时,坐着的人开始躁动起来:“都晌午了,我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什癫痫的药物治疗么时候才有饭吃啊?”有个毛头小伙子干脆起身叫道:“老张头,开饭去!”临走还丢下一句:“别冤枉了一个好人!”坐在站长左侧下方的张老头嘟哝着:“饭都没煮,开什么饭?”见有人起身走了,几个不怕事的公家人也囔囔着离开了会场。
   几天后,郑伯伯违反党的粮食政策、以权谋私、贪污挪用公款的系列经济问题因为文革前父亲的举报,上级查实后他受到了党内警告、以观后效的处分,父亲的所谓“历史问题”也得以昭雪了。
   到了七十年代初,县里将我的父亲从粮食系统调到了县财政部门继续从事会计工作,当时分派他的职位是财政预算会计。这之后,父亲多次上过“五•七”干校,边劳动边学习,接受思想改造。正因为父亲业务娴熟、作风正派,县委党校把我父亲调了去做会计,再后来又调回财政部门,依然干着财会工作,直到1985年退休。
   父亲退休后没多久就中了风,生活不能自理,两年后因患脑溢血、脑梗塞不治而亡,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屈指算来,父亲已经离开我们整整三十年了,我也携家带眷远离故土三十载。物是人非恍如梦,不闻堂前笑语声。老屋依旧还在,摆设依旧是父亲在世时的模样,只是可惜水烟袋不知了去向。父亲,对不起!儿没能把陪伴您一生的宝物保存好……
   父亲,儿子虽然没有接上您的会计班,但接上了您的秘书班,接上了您的管粮班,您的孙儿也接上了秘书班,您应该感到欣慰了吧。
   安息吧,父亲!您的音容笑貌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您的正直善良、中医癫痫治疗方法乐善好施的优良作风我们将一代一代永远传承下去!

共 254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