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我的父亲

来源:贵阳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经典话语
破坏: 阅读:1430发表时间:2018-09-26 23:28:47
摘要:许多年后,每每回忆往事,总有幸福的滋味在心头。特别想念父亲,想念曾经的那段幸福时光……

在我童年记忆里,每到年根父亲会请人来家里吃饭。被请的人有自家亲戚,关系亲近的乡邻,还有就是平日里对家里有过帮助的,借过年时请人吃饭还了人情,还拉近了彼此关系。
   刚进腊月,父母就开始为请客做准备。请哪些人吃饭反复掂量,从早到晚说着被请人的名字。这期间父母会因请谁不请谁发生了小争执。比如,几个叔叔是必须请的,骨肉至亲嘛!村干部是不请的,父母争执的焦点就在这里。父亲在与母亲结婚前做过村里民兵连长,也算是做过村干部,因为性格耿直脾气火爆,与其他村干部关系紧张,时间不长就被人排挤出来。也就在这段时间里,父亲娶了泼辣能干的母亲进了门,母亲想缓和一下关系,人在屋檐下总要低低头。
   请客的时间定在腊月二十八,要请的客人还没最后定下来。因为父亲的倔强,母亲做了妥协,不请村干部来家吃饭了。
   请客的饭菜有讲究,需有四碟八碗,四个凉菜,八个热菜。热菜里的红烧肉、丸子、红烧鱼是必不可少的,没这几样就不能成为席面,其它几样炒菜就看主妇手艺了。对此,父亲对母亲极为赞赏。别人家的炒青菜不过是土豆丝、洋葱炒肉丝,奢侈些的有木须肉和炒蒜薹。母亲能用这几样食材做出与众不同的可口的菜肴。
   父亲人节俭,母亲好排场。家里杀了年猪,被父亲拉去集上换了钱,一年里许多的花销要从这里出。母亲就抱怨父亲,父亲就说:“不是还有几只鸡嘛,可以给孩子们解解馋!”
   做过民办连长的父亲就去抓鸡,鸡在父亲手里挣脱着,满院子乱飞,母亲和我跟在父亲身后帮忙抓鸡,累得气喘吁吁的。忙碌一个下午,鸡肉总算炖进在了锅里。
   腊月二十八一大早,母亲就早早地起来为晚上请客做准备。凉菜切好了装盘,红烧肉肥的垫底,瘦肉顶尖,一层层码成小山状,满满当当的一海碗。不能几筷子下去就见了底,那样会被人笑话主人家刻薄了。对于青菜不用太讲究,只要量大一些,吃着实惠就可以。
   鱼是父亲在集市上买的鲜鱼,父亲拎了鱼回家,发现袋子里足足有二两水,分量自然不足。快过年了,鱼的价格比平日高出了许多,加上袋子里的水,父亲花了比平时多了近一倍的钱。父亲又是气又是心疼钱,怒冲冲地去找鱼贩子理论,鱼贩子狡辩道:“活鱼身体里就带着水,你一路上水都控干了,份量自然不足了。你不如去买死鱼,干巴湖北癫痫病病因是什么巴的不掉一点水分!”父亲有理说不出,反被鱼贩子一顿奚落,气急之下夺过鱼贩子手里的秤,要给撅了。一旁看热闹的人都是周围村里的人,忙着过来打圆场:“都乡里乡亲的,过年图个顺心,让鱼贩子退回所差的鱼钱,给他认个错,事情就算过去了!”无奈之下,鱼贩子只好退还给了父亲应差的钱。
   几天前父亲把请来吃饭的人逐一通知了个遍。有的人委婉推辞了,说是自家同一天也请客,或者已被别人提前约去吃饭,父亲回到家里唉声叹气的。
   眼见着天擦黑了,母亲从院里抱来柴火开始做饭菜了。一口八沿大的铁锅,中间是米饭,四周码满装好了一盘一碗的鱼和肉。灶底燃起了火苗,很快锅盖四周热气慢慢地蒸腾了起来。
   母亲边烧火边催促着父亲再去被请的人家走一遍,让他们早些来吃饭。父亲看着母亲忙忙碌碌的,却插不上手帮忙,两只手揣在袖子里,屋里屋外走来走去的,不知该做些什么好,被母亲这一催,只好出门去了。
   不多一会儿,几位本家的叔叔到了。母亲热情地迎来人进了屋,炕上放着一盘瓜子和水果糖,母亲招呼大家喝水、吃糖、嗑瓜子。
   父亲随后也回来了,十几个人或坐在炕沿上,或靠在柜子旁高声大嗓门地说着话。关于年成的好坏,村里最近发生的新鲜事……说吃过饭后一起玩会牌,忙忙碌碌辛苦一年,也就过年才能歇一歇乐呵乐呵。
   父亲隔一会儿就掀开门帘问母亲饭菜准备好没有,在得到母亲随时可以开饭的回答后,用目光把屋里人扫了一遍。还差一个人没来,他是村里的木匠大斧,大斧是外号,至于他的名字没人叫起。
   家里的大红板柜是大斧给打长春的癫痫病医院哪里治疗的好制的,鲜红的漆色使屋里亮堂了许多。打制板柜他当时没要工钱,事先说好的,工钱等秋后卖了粮食再给。秋后卖了粮食,父亲去送工钱,他无论如何不肯收。父亲爱面子,不肯受人恩惠,放下钱要走,他一把拉住父亲,说有个事要和父亲商量。
   原来他是想把三妹抱去抚养。他的老婆生下一个儿子后,肚子再没了动静,两人想再生个女儿,十几年没个结果。母亲一连生下三个女儿,三妹属于超生,四五岁了还没户口。家里人喊她小三,村里人叫她黑三,意思是没有户口的黑人。三妹胖的脸胖嘟嘟的,特别可爱,人小嘴巴很甜。大斧每次来我们家里串门总要逗她一会,还买糖果给她吃。他想把三妹抱去抚养,认做自己的女儿。父亲想要儿子,也想把三妹送人,便答应大斧回家同母亲商量一下。母亲听了后又哭又闹,断然不舍得把三妹送人的,这事只能作罢。这事儿父亲觉得难为情,前几天去请他来家吃饭,还是母亲出面请的。
   天已不早了,母亲招呼父亲在屋子中央放好桌子,凉菜一盘盘地摆上了桌,招呼大家先就着凉菜喝酒,热菜马上就上桌。
   父亲招手把我叫到了身边,把手电筒塞到我的手里,吩咐道:“快去请你大斧叔来家里吃饭!”声音虽很小,可不容我说不。接过了手电筒,我极不情愿地走出了屋子,父亲紧跟着走了出来,又特别地叮嘱道:“他要是不来,你就说大伙就等他一个人,他不来就不开席!”
   大斧叔叔果真不肯来。我把父亲教我的话学着说了一遍,可没有用。他的老婆在一旁帮腔:“我们家这个点吃过饭了!”明着骗人嘛,我进来时她正在做饭,哪有吃过饭?“您要是不去我家吃饭,我爸就不让我吃饭!”我小脑瓜子灵机一动,编出了一句谎话。我就站在门口,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跟我走,我就转身回家;不跟我走,我门外的脚就迈进门里!”大斧被我倔强的样子给逗笑了,“哈哈,你这丫头倒是机灵,要是再小几岁的话,我就认你做闺女。你先回去吧,我随后就会去的!”“骗人!”我在心里嘀咕着。“我和您一块走,天都黑了,我一个人害怕!”“好,好,好,一块走!”在我的执拗请求下,他只好跟着我走了。这场持久的拉锯仗,最终我胜利了,心里甭提多高兴了!
   最后一个客人到了,客人们开始热热闹闹地吃起来,父亲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笑意挂在了脸上,深深的皱纹都笑开了,还不往回过头夸赞了我一句:“丫头,真行!”听着父亲赞美的话语,我的心里甜滋滋的……
   一次,母亲生病住进了镇上医院里,小姨那时还没出嫁,外婆打发她去医院照顾母亲,我和妹妹们留在家里由父亲照看着。
   平日里母亲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的,母亲突然病了,父亲就有些不知所错了。从做饭的他把粥稠得成了团团,面条煮成了糊糊。两天里我们姐妹几个处于半饥半饱状态。小妹才三岁,不肯吃这样的饭,哭闹个不停,闹得父亲心烦意燥,就要我抱她出去玩一会儿,我便趁机向父亲讨要了两角钱,带妹妹出去到小商店里买糖吃,哄着她不哭闹。
   第三天一大早,父亲要去医院看望母亲,嘱咐我一定要看好妹妹,中午他会带好吃的回来给我们吃。
   二妹比我小三岁,她人小鬼大。父亲一走,我只顾着照看小妹,她什么时候溜出去的我都没留意到,想她在外面玩累了自己会回来的。
   太阳一点点地升高了,我肚子饿得咕咕叫,就蔫蔫地坐在门口等父亲回来。这时邻居家飘出了饭菜香味,我不由地咽着一口口口水,想领小妹去邻居家蹭饭吃,可想到父亲答应带好吃的回来,怕父亲责骂我没出息,只能强忍着饿哄着小妹玩。
   过了一会儿,几声清脆的车铃声从巷口传了过来,我立马起了身伸长了脖子望过去,是父亲回来了,我抱起小妹就朝父亲快跑了过去。
   只见二妹坐在自行车的横梁上,用力按着车铃,晃着两条小腿,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爸回来啦!”我边跑边大声喊着,小妹也随着我的声音欢快地叫着。
   父亲紧蹬了几下车子,在我们的身边停了下来。二妹赖在车子上不肯下来,小妹急得跺着脚大哭,要坐到车子上去,父亲俯下身来把小妹抱在了怀里,一只手推着自行车朝家里走去。
   进了院子后,父亲放下了两个妹妹,支好了车子,去抱柴禾准备做饭。我悄悄地拽过二妹,问她:“你去哪了?怎么会遇到父亲?”二妹说:“我肚子饿了,就跑去村口等父亲,父亲走时答应带好吃的回来……”
   父亲吩咐我去削土豆,要做土豆炒肉吃。家里一个月难得吃一次肉,二妹和我就抢着去削土豆。小妹坐在门槛上,手里举着父亲从镇上买回的馒头大口地吃着。
   菜刀在父亲手里比抡锄头还要难许多,他左手使劲地按住圆圆的土豆,右手紧握着菜刀,用力地切了下去,结果土豆很不听话导致女性患有癫痫病的病因有哪些,从刀下滚到了一旁,父亲拿回了土豆,更用力切下去。十几分钟后,土豆总算以片状形态堆在了案板上。我自告奋勇去烧火,铁锅起了烟,父亲拿起油瓶子,小心翼翼地扭开了瓶盖,倒了几滴油到锅里,接着学着母亲的样子舔了一下留在瓶口的油滴,随后把案板上的肉片和土豆一起推进锅里,接着反身去找酱油。锅台边的碗厨里放着三四个调料瓶,父亲看了看,抄起了一个瓶子,拧开盖子倒向了锅里,一股酸味立刻腾起了。父亲手忙脚乱的,一时找不到锅铲,只好拿起了两只筷子去扒拉锅里的菜。
   一阵忙乱之后,土豆炒肉端上了桌。我和妹妹们围上去迫不及待地夹菜吃,父亲坐在灶堂边抽着烟,并没有来吃,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我吃了几口,感觉菜里有点酸酸的味道。想了想,我恍然大悟,原来是父亲把醋当作了酱油倒进了锅里,使这个菜就有了不一样的味道。
   一个星期后,我们终于盼回了母亲,母亲逐个摸着我们的头,亲切地说:“我住院的这段时间真苦了你们几个了,今天中午给你们包饺子吃!”听了母亲的话,父亲满脸的笑容,就立马骑着自行车去了镇上割回来一斤猪肉,又从自家院里割了一把鲜嫩的韭菜,他自告奋勇地要帮母亲包饺子。前几天我见过父亲炒菜那个手忙脚乱的情景,暗暗地担心,父亲笨手笨脚的,怎么会包饺子?只见父亲拿起了母亲揪好的面团,放在手心轻轻地揉了几下,面团变得又圆又光滑,他用手轻轻地在面案上一按,左手捏住了面团的边缘,右手拿擀面杖一下一下转动着,左右手配合得很是默契,面皮呗擀得薄厚均匀。母亲包好一个饺子,父亲手里的面皮刚刚擀好。我不禁惊讶道:“爸,你什么时候学会的擀面皮?”父亲“嘿嘿”一笑,很是得意,“我偷着跟你妈学的呗!”
   热腾腾的饺子端上了桌,全家五口人围坐在了一起,父亲哈着气大口吃着,满脸的幸福……
   许多年后,每每回忆起那些往事,总有着一种幸福的滋味在心头。特别想念父亲,想念曾经的那段幸福时光……

共 405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