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文缘】泰山约会“姜美人”

来源:贵阳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经典话语
无破坏:无 阅读:3532发表时间:2014-10-09 18:47:09 山西癫痫医院 摘要:看着“姜美人”立于悬崖边上探身翘望的站姿,我竟然生出了怜悯之情。“姜美人”啊,你站在这里亿万年了,可是你的情郎究竟是另有所爱,负你而去,还是生死不明呢?你还要在这里等候至何年何月呢? 哈尔滨专业癫痫病医院在哪里 前年,我第一次跟随济南放松户外群去泰山穿越,在就要走出桃花峪的谷底公路上,领队放松指指山谷东边一座山峰的悬崖上那块凸起的巨石对我们说,你们看,哪里有个“姜美人”。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山峰下面悬崖边上有一块凸出的巨石,远望就像一个美人立于悬崖边上。有驴友看了后说,是观音吧。我也觉得更像观音。这是我第一次知道泰山上有个“姜美人”的景点。放松说,等抽个时间我带领大家去会会“姜美人”吧。我问放松,为什么美人姓姜,而不姓李姓王呢?放松不愧为老驴了,他告诉我们,关于“姜美人”,当地民间有个传说:在泰山西麓有一个姜妮寨,藏于深山之中,立于峭壁之上,凡人难以接近。姜妮寨里有一位姜美人,长年伫于山巅,翘目西望,盼望远方恋人的回归,久而久之成了石人。   一转眼就过去两年多了,期间还有几次去泰山穿越经过桃花峪,每次走在谷底公路上,我都要远远地看“姜美人”几眼,只是觉得远观已经不能满足我的好奇心,去看“姜美人”的心情也更迫切了。据见过“姜美人”的驴友说,去看“姜美人”的登山路比较难走,也危险一些,所以户外群的领队们都不愿意带队去,怕惹麻烦。我经常去山东户外运动网上浏览,看有没有哪个群组织去看“姜美人”的,结果也是一次次失望。   今年下半年,突然发现有几个户外群发帖子组织去泰山会“姜美人”,但我跟这几个群都不熟悉,群里没有一个认识的人,心里就不踏实。我知道这登山的路途艰险,所以就没有贸然参加。9月下旬,济南户外的群主泰哥发帖子要带领驴友们去泰山会“姜美人”。我喜出望外,因为我与泰哥很早就熟悉,曾经跟随他爬过许多山,于是我赶紧报了名。   9月27日,我在家门口附近上了驴群租的大巴车,还是走的去泰安的104国道。一个多小时后,大巴车来到了泰山西南麓的董家庄。大巴车进了村,恰好村里有人家盖房子,道路被占去一部分,大巴车过不去。于是大家下郑州去哪找靠谱的癫痫医院了车,跟随领队徒步走了一两公里,然后进山。   开始山坡比较缓和,虽然也是野路驴道,但比较好走。深秋的泰山,天更高更蓝了,沿路两旁的山坡上的山楂都红了,红果满树,馋得人直流口水。柿子也开始黄了,一部分黄澄澄的挂在树上,很是招人喜爱。黄的、白的野菊花,路边到处都是,摇曳着,像欢迎我们似的。   由于我们今日的行动是两个群一起来的,队伍比较庞大,约有七八十人,走着走着,两位领队引领的方向出现分歧,让我们不知道跟随哪位领队走好了。泰哥向山林里正在伐木的村民问路,村民很热心,指着北面的高山对我们说,“姜美人”在骆驼岭北面,从油篓沟走就近了。你们走这里,去见“姜美人”,太远了,再说也没有路啊!泰哥与另一领队取得了联系,于是我们谢了老乡,改变路线继续前进。过了第一道铁丝网,爬了一会儿山,到了一道大峡谷边上。有老驴告诉我,这条峡谷就是泰山著名的脐子沟。我们沿着蜿蜒的脐子沟崖走了一公里左右,又一处山谷出现在眼前,虽然山谷入口被一道铁丝网拦住了,但谷口有个铁门却敞开着,铁丝网如同虚设。显然这里是个岔路口,两位领队都在谷口停下了。要么进入眼前的山谷,要么沿着脐子沟崖的依稀小路继续前行,此外并无第三条路可走。有人问,哪边的风景更好呢?泰哥说,我上次来就是从这山谷走的,风景不错。另一领队说,沿着脐子沟崖往北去,风景也不错。我们走这山谷吧。   山谷内乱石遍地,杂草丛生,根本没有路可循,也好像从来没人来过一般。两位领队在前面给大家带路,实际上是在趟路。沿着谷底走了一段后,泰哥领着几个人沿着谷底继续踩着乱石前行;另一位领队带领着大家上了左面的山坡。我见山坡上有一些简陋的石蹬被杂草覆盖着不大容易看见,显然踩着石凳相对好走一些,于是我们多数人跟着上了山坡。可是好景不长,爬到了半山坡,梯蹬没有了,领队让大家停止前进,他去前面探路。山林里十分寂静,好像连个鸟儿也没有,只是这么好的环境却被驴友嘈杂的说话声以及收音机播放的歌声给破坏了,十分可惜。谷底的泰哥等几个人艰难地在乱石上行进,进度很慢,半天也不见走多远。我们这边的领队探了一段路后告诉大家沿着半山坡往前走。半山坡也没有路,有的是茂密的灌木丛和即将枯萎的杂草,行走时每有灌木阻挡,就需要不断地拨拉开树枝,躬身缩项,脚下还要踩实茂密的杂草,大家艰难地在山坡上摸索着前行,终于到达了山谷的尽头。从此,我们与泰哥暂时失去了联系。这里的山坡上出现一大片野生的大豆丛,像有人有意栽种的似的。起初我还以为是遇到了葛丛,结果看见有豆荚,才知道是大豆,只不过豆棵虽然长得茂盛,豆荚却瘪瘪的,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出了大豆丛,爬上了前面的山脊,大家都停下喘口气,歇息片刻,也顺便等等后面的驴友。   休息片刻后,大家沿着山脊继续往北山峰攀登。登上山巅,居高临下,眼前一下子豁然开朗:北面是一个深谷,深不可测,但不知其名,有山鹰在峡谷上空自由自在地飞翔;对面的山岭逶迤起伏,一座座山峰巍峨雄浑,就像张大千画的山水画似的;天是蓝色的,甚为高远,飘着朵朵白云,有的白云仿佛就在我们头顶上,似乎伸手可及,却又够不到。山峰上秋风浩荡,颇有一丝凉意了。我们看会儿风景,汗水也很快就消了。因为山脊狭窄,驴友们陆续登上来,一时比较拥挤。为了给他们让地方,我们先期抵达的部分驴友便沿着山脊往东面更高的山峰上攀登。爬上最高峰,在上面沿着山脊继续前行。遇到危险的地方难以逾越,我们便绕开它往山下走一段,然后再攀登上来。这样在山脊上上下下,高高低低的几经辗转到了山脊尽头,开始往北转弯儿。这里有一块粗大而比较方正的巨石,高三四米,矗立于山巅,擎天柱一般。虽然时已深秋,天也不很热了,但连续的爬山十分耗费体力,我像夏天爬山似的汗水山泉一般咕咕地往外冒,擦汗的手绢每隔一刻钟左右就得拧一拧。我问领队,我们离“姜美人”还有多远啊?领队说,攀登上北面那座最高峰,后面就是下山了,走不远就可以见到“姜美人”了。领队一说,大家仿佛看到了希望,虽然有点累,但马上就要见到“姜美人”了,好像立刻又有了动力,于是休息片刻我们便动身。攀登上北面的山脊,已经十二点半,大家都饿了。见有驴友已经在路边开始吃饭了,我们几个一起爬上山脊的驴友也不愿意再往前走了,就在悬崖边上找块石头坐下来,开始吃饭。因为没有很熟悉的人合伙一起吃,我自己吃倒也快当,十几分钟内完成任务。饭后找两棵松树,挂上吊床休息。悬崖边上,秋风一阵阵地拂来,虽然带点凉意,但因为有太阳,倒也十分地惬意。   我闭目养神,听见一拨一拨的驴友爬上山脊来了,有正在吃饭的驴友跟他们打招呼。大约过了半小时,我迷迷糊糊地听见有人说,看来天气有变,北面济南一带像有雨的样子。领队说,是啊,咱们吃完饭就早点走吧,不然真的来了雨路更难走,也危险。于是,我们一些吃过饭的驴友立即行动。   攀登最高的山峰要攀爬一段悬崖,比较危险。我虽然还有点恐高症,但经过险境腿不再打颤了,这是很大的进步。攀爬悬崖的最后一步,我竟然爬不上去了,是一位驴友拽着我攀登上去的。攀上最高峰,心情非常激动,因为我们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了。下山时,小路比较陡峭,我都是抓牢身边的灌木或者岩石慢慢往下迈步的。由于不习惯带手套,抓一棵树枝时,结果不小心将手指戳破了,鲜血直流。我毫不在意,找出随身带的创可贴,驴友帮我贴好,血便止住了,然后紧赶几步,追上前面的驴友。   前面到了一处岔路口,因为领队在后面等待掉队的驴友没跟上来,泰哥带领的那几位驴友掉队落得更远,我们一伙驴友中没人认得路,所以是继续沿着山脊走,还是下山,大家都没了主意。有人用对讲机与领队取得了联系。领队告诉我们继续下山。大家沿着下山的路到了一处右拐弯处,透过树隙,只见左面不远处的悬崖边上一块巨石瘦瘦的立着,颇有“姜美人”的风采。有人误以为这就是“姜美人”,竟然大声欢呼。我看过“姜美人”的图片,虽说这块巨石有点像,但看这位置却显然不是,再说我们前面有部分驴友已经走过去了。我们刚转身走出不远,忽然听见前面有人喊道:看见“姜美人”了!我判断,应该是真的。不知道别人当时的感受,反正我听到了后就像是打了一只兴奋针,脚步也不由地加快了。见大家都挤在一处悬崖边上,远远地看对面不远处山崖上的“姜美人”。许多人举着相机或者手机拍摄个不停,还有的男驴友做出个跟“姜美人”亲吻的姿势让同伴拍照,逗得众人哂笑不止。我挤到悬崖边上,只见“姜美人”立于垭口对面的悬崖上,高三四米,上身细瘦,下身穿着罗裙,像亭亭玉立的舞女。看着“姜美人”立于悬崖边上探身翘望的站姿,我竟然生出了怜悯之情。“姜美人”啊,你站在这里亿万年了,可是你的情郎究竟是另有所爱,负你而去,还是生死不明呢?你还要在这里等候至何年何月呢?   我与“姜美人”拍了张合影,然后开始下山。下山的小路就在灌木哈尔滨癫痫医院口碑丛下面,树枝比较低矮,行人通过须弯腰弓背才行。下到下面的垭口上,有驴友不满足远看“姜美人”,还要近距离亲近“姜美人”,又不顾疲累攀上山崖去了。我们大多数人选择了下山。下山的山谷是南北向的。我问同行的驴友,这山谷叫什么名字?驴友是名老驴,他告诉我,这条山谷叫油篓沟。下油篓沟的小路乱石挡道,陡峭难行。令人意外的是有的地方竟然还有简陋的石阶,也不知道是谁行善到这悬崖峭壁上来了,很是令人感动。小路两边的山坡上白的黄的山菊花和别的野花满眼都是,开得正盛;葛子、藤萝不仅爬满了山谷,而且爬满了树,树与树之间的藤萝相牵相连,参差披拂,颇有原始森林的意味。只是下山的路被葛藤埋没。有时候,脚下的石块没有踩稳,或者石头上长了青苔,稍不留神就有滑倒的危险。至此,我明白了为什么这条山谷叫油篓沟了。我们一伙人小心翼翼地往山下走,因为爬了十几座山头,我的膝盖僵硬的有点打不住弯儿似的,下山尤甚。快下到谷底时,忽见路边有一座倒塌废弃的房屋,有人调侃说,这可能就是“姜妮寨”吧。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走出了油篓沟,下到了山底下桃花峪的公路上。回头看看山巅,“姜美人”还在那悬崖边上孤独地站立着,似乎在向我们挥手说再见呢。      2014年10月2日   共 399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