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悬疑 > 文章内容页

【笔尖】葳蕤读红楼 ——红楼梦中事

来源:贵阳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灵异悬疑
黛玉接过的半盏茶
   那样的一日,天气晴和,大家无非吃酒吟诗,猜拳行令,很是惬意。
   我就同他立在花下说些个无关紧要的话,我一言他一语的说着,说到家里的事情,我不禁有些担心的说了句: “要说,咱们家里也太花费了。我虽不管事,心里每常闲了,替你们一算计,出的多进的少,如今若不省俭,必致后手不接。”
   谁料宝玉却笑道:“凭他怎么后手不接,也短不了咱们两个人的。”听了心里暖暖的,因为那样的一句咱们两个吗?我没再多言语,我转身就往厅上寻宝钗说笑去了。
   也就在此时,宝玉正欲走时,只见袭人走来,手内捧着一个小连环洋漆茶盘,精致脱俗的很,里面可式放着两钟新茶,见我没在,因问:“她往那去了?我见你两个半日没吃茶,巴巴的倒了两钟来,他又走了。”宝玉道:“那不是吗?你给他送去好了。”说着自拿了一钟。慢慢地饮着。
   袭人便匆匆的过来,送了那钟去,看到我偏和宝钗在一处,此刻还真就有些难为袭人了呢,茶只得一钟茶,人却是两个,一时间她还真就不知该给谁,又该不给谁了呢。
   于是她便说:“两位姑娘,那位渴了那位先接了,我再倒去。”
   我还没有开口,因为我感觉到那是给我的,定是宝玉打发袭人送来的。犹疑间,却听到一直都大度谦让的宝钗笑道:“我却不渴,只要一口漱一漱就够了。”
   说着她就先拿起来喝了一口,我想你既然喝了就喝了吧,也没什么的,可是她却将剩下半杯递在了我的手内。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犯起难来,那我是接还是不接呢?我向来是有些洁癖的,就算没有,这剩下的半盏茶,也不该递在我手上吧?是否有些欠妥呢?
   你可以递给袭人,也可以一饮而尽,怎么偏偏要剩下这半盏,又为着什么偏偏要递在我手上。
   许是袭人也感觉到有些不妥,她就笑道:“我再倒去。”
   会出乎意料的是我,连我自己也很惊讶我的举动,当即我急忙笑道:“算了,你知道我这病,大夫不许我多吃茶,这半钟尽够了,难为你想的到。”
   说毕,我饮干,将杯子划出一个美丽的弧度,放回到那只精美的小连环洋漆茶盘里。
   也许这就是爱吧,也许这就是爱的彻底与隐忍。爱,有时需要付出,不仅仅是生命,还有更深的一层,是别人所不知道的,无人会明白我的还泪一说,无人能解我的爱,我的爱本就是情情,
   爱一个人爱到专一,爱到无嗔无怨无他,甚至到无悔无妒,为了爱我大度宽容,为了爱我放下我的高傲,将心低到进尘土里,我是多么希望那爱开出花朵来,那爱不是别个,那是我的命。
   也因此当爱失去时,先逝去的是我的命,就算我走向天堂我还是要爱,我在世间留下的唯一的半句话:宝玉,你好……
   半盏茶尽,辛酸苦辣全吞咽。而相思未尽,半句话也未尽,爱也未尽。许是,我终将我的爱,带到另一个世界去了吧。爱到不能爱,爱到绝决,爱到天上人间。
  
   宝钗扑蝶
   这一天,恰恰是四月二十六日,未时交芒种节,自古有这样的风俗:凡交芒种的这日,都设案摆各色礼物,祭饯花神。因为芒种一交,便是立夏了,众花皆知,花神退位,需要饯行。
   因此我们大观园中的女孩儿们,都早早起来,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兴高采烈的凑到一起。
   只见女孩们一个个,或用花瓣柳枝编骄马,或用绫锦纱罗叠成干旄旌幢的,都用彩线系了.每一颗树上,每一枝花上,都系了这些物事. 满园里绣带飘飘,花枝招展,更兼这些人打扮得桃羞杏让,燕妒莺惭,一时也道不尽.
  
   我大略一看,今儿,人到的可算齐全,却独独没见到黛玉,就问了句:“怎没见林妹妹呢?不如我去把她叫来。”对着几个姊妹们说了句,我就一路向着潇湘馆逶迤而去。
   谁知刚行到潇湘馆不远处,忽然见宝玉进去了,立时,我就停下了脚步,心想:他们兄妹间多有不避嫌疑之处,嘲笑喜怒无常,况且黛玉素习猜忌,好弄小性儿的.此刻自己也跟了进去,一则宝玉不便,二则黛玉嫌疑。罢了,倒是回来的妙.于是立刻就回转,抽身回来。
   就在此时,刚要寻别姐妹去的我,忽见前面一双玉色蝴蝶,大如团扇,一上一下迎风翩跹,十分有趣.立时引起了我的一颗童心来,意欲扑了来玩耍,遂向袖中取出扇子来,向草地下来扑.
   只见那一双蝴蝶鲜艳美丽,两只忽起忽落, 缠缠绵绵,来来往往,穿花度柳,将欲过河去了。倒引的我蹑手蹑脚的,一直跟到池中滴翠亭上, 此刻的我已是香汗淋漓,娇喘细细。
   就在此时,一身香汗的我已没有了兴致,就此止步,还是返回吧。可是突然,我却好似听到那滴翠亭里边嘁嘁喳喳有人说话.原来这亭子四面俱是游廊曲桥,盖造在池中水上,四面雕镂К子糊着纸。
   于是静下来细细一听,还真的听到了有人在亭里说话, 便煞住脚往里细听,想不到,这一细听却听出了些端倪来。
   原来是怡红院中的俩个小丫头小红和坠儿为一丢失的手帕子在悄悄私底下私自商量呢。
   只听,一个说:你瞧瞧这帕子果然是你的,你就拿着,若不是,我还芸二爷就是。
   一个就说:可不就是我那块,拿来给我吧。
   有听到:你拿什么谢我来,难不成白寻来给你吗?
   又道:说谢你,就会谢你,我还会哄你吗?
   只听又道:我你是谢了,可那捡到帕子的人呢?他,你又怎么去谢呢?
   他?他可是个爷们,捡到我的东西自然就该还给我,是万万谢不得的。
   那可不行,他再三再四的要你谢他,你不谢,我怎么去回他呢?他可是说过的,若你没谢的,他是不让把帕子还你的。
   停顿了下,半晌才又说:也罢了,那就拿我这个给他,也算是谢他了——不过你得先起个誓,你要告诉了别人怎么办?
   好,我就起个誓。我若要告诉了别人,我嘴上就长个疔,日后不得好死。
   就在此时,突然一个大呼:哎呀!咱们只顾说话,看有人来悄悄在外头听见.不如把这К子都推开了,便是有人见咱们在这里,他们只当我们说顽话呢.若走到跟前,咱们也看的见,就别说了.
   我在外面听见这话, 心中吃惊着实不小,想道:“怪道从古至今那些奸淫狗盗的人,心机都不错.这一开了,见我在这里,他们岂不没趣了.况才说话的语音,大似宝玉房里的小红的言语.这丫头素昔眼空心大,是个头等刁钻古怪东西.今儿我听了他的短儿,一时人急造反,狗急跳墙,说不定会生出什么事来,而且我还没趣.可是就是想躲,料也一时躲不及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却计从心来,少不得要使个‘金蝉脱壳’的法子了。
   犹未想完,只听"咯吱"一声,那些k子就都推来了,立时,我就现在了她们面前。此刻的我故作镇定,不慌不乱的一副大家闺秀风范。于是,我便故意放重了脚步,笑着边东张西望边叫道:“颦儿,我看你往那里藏!颦儿,你给我出来嘛。"
   一面说,一面故意往前赶.那亭内的红玉坠儿刚一推窗,只听我如此说着往前赶,两个人都唬怔了.
   我反向他二人笑道:“你们把林姑娘藏在那里了?快快把她叫出来嘛。这样可不好玩啊。"
   坠儿脸儿都虎的青了,哆哆嗦嗦的语无伦次的道:“谁见……见到了,何曾见林姑娘了。”
   我就故作轻松的又道:“我才在河那边看着林姑娘在这里蹲着弄水儿的.我要悄悄的唬他一跳,还没有走到跟前,他倒看见我了,朝东一绕就不见了. 别是藏在这里头了。快让我好好翻翻,别让我自己找到,那时可就不好玩了。呵呵。”
   一面说一面故意进去寻了一寻,抽身就走,口内说道:“一定是又钻在山子洞里去了.遇见蛇,咬一口也罢了,唉,怎么会没有呢,明明就看到进到亭子来的嘛,唉,少不得我再去别地找找去。”一面说一面走,心中只觉得很好笑:这件事算遮过去了,我也管不得她二人是怎么想了。
  
   然而她二人呢,当我走后,还真就却面面相觑起来。一个说:这可如何是好?
   另一个说:要是被那薛姑娘听了去,也还没大关系。
   紧接着一个又说:是啊,是啊,偏偏被那林姑娘听了去,这林姑娘嘴里又爱刻薄人,心里又细,又爱使小性子,倘或走露了风声,可怎么办?怎么办呀?两个人都坠入了惊恐之中,一时间惴惴不安起来。
   而我呢,早就去别处了,不管怎样,我总算躲了过去,你林妹妹呢,就由得别人猜忌去吧,金蝉脱壳之计,用的虽是巧妙极了,可我当时真没多去想。
   因此好多人就质疑了,问着我呢:你宝钗当时怎么不说,探丫头,芸丫头,张三李四等一系列丫头,而为啥偏偏要说颦丫头啊?
   是啊,我为什么呢?是叫顺口了,还是别有用心呢?还是情急之下来不急多想,只想着脱身呢?还是故意而为之呢?我是为着什么呢?
  
   迎春穿花
   秋天的天气,茉莉香飘,菊开蟹黄,风清云淡,秋意渐浓。
   那样的一日,大观园里食蟹赏菊,百美竞芳,远远的就看见一个个美人各具姿态:最是惹眼的一位美人儿,却见她兴致颇高,她的手里拿着一枝桂花玩了一回,俯在窗槛上掐了桂蕊掷向水面,引的游鱼浮上来唼喋。抬起头来,就看到她的笑颜若牡丹,形容酷似杨妃,说笑自充足睡眠有益癫痫者健康然流畅。
   再去看,就看到别具一格的一位美人,也映入人们的眼帘,她生来的一股仙姿,轻盈盈的来到岸边,她令人掇了一个绣墩倚栏杆坐着,拿着钓竿钓鱼。眉似蹙非蹙,态生两靥愁,娇若似柳拂风,万千情思,都在眉间心上。
   还有一位美女,大气可人,在忙忙碌碌的张罗着,才知这场宴席她做的东,这可忙坏了她,只见她是一会东一会西,热情的招待着在座的每一位,她的热情感染了人们,也感染着周围的景物,将个大观园景色渲染到恰到好处。
   还有几位美人儿,笑语连珠,立在垂柳阴中看鸥鹭,一个用手指着:看呢,那一只可美?那一位就笑回着:可美嘛,我看那只才美呢。令一位就打着圆场:再争不出什么来的,都美。
   我就独坐在花阴下,好似超然世外,无争无扰似的,静静的用针儿引线,在安安静静的穿着花儿。
   风儿从耳边吹过,落花划过脸颊,有云在天上飘飘,有鱼儿在水中游弋。慢慢的我将一朵朵茉莉花儿托在手里,芊芊的玉指捏着花托儿,另一只手儿就用针儿轻轻的穿起那小巧玲珑的一朵,又一朵。
   人们望见我,就会见到这样的外型:肌肤微丰,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天然一副可亲可近的样子。
   无论人们对我何种评价,何种看法,也无论周围是何样喧闹何样景色,都不会打扰到我,也不会吸引到我,我就那么安静的坐在那里,一朵又一朵的穿着花儿,一串串花串穿好了,可以带在纤腕间,也可挂在脖颈上。
   白色的茉莉花朵,天然的一个小眼,可以很容易的穿过线儿,穿起的花串,一串串别致典雅,玲珑小巧,散着淡淡的清香,带在身上,怡人心脾,微熏弥香。
   水光倒影的岸边,蓊蓊郁郁的树阴里,有花香弥漫,有我安然的穿花身影,恬淡,静雅,美好,淡然。
   人们,远远的就会看到我娇小身姿,安安静静坐在树荫里,在百美众生里,脱俗,自有一番景象。
   花树摇曳,秋风送爽,十指尖尖的手儿在穿针引线间,似一银丝将一朵朵白色花朵连在了一起,也因此将她们的命运系在了一起。
   喜怒哀乐,荣辱兴衰,相互牵引着,相互关联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样一种大家族的精神,这样一种连带关系,也许一眼并不能从花串儿表象看得出。然而内里呢,自有一断风骨深藏其里,牵牵绊绊,纠纠缠缠,无法细分得清。
   没有多去细究,一个名字与一个人的命运有何关联,迎春是春天开放的花朵,当寒气未退去,当雪花还在半空里舞蹈,我就等不急似的,似一只只刍雀儿的舌,吐出嫩黄的喙,在寒风中尽情的绽开。
   坐在着喧闹的百花丛中,能安然自若,不被世俗干扰,不被尘埃侵犯,捻着针线儿,细细穿引茉莉花儿,将幼儿癫痫综合征发病机理如何诊断花香收敛,将美丽掩藏在红尘深处,不惊不喜,随遇而安。
   也许这只是我单单的痴想,世俗并非容我与世间,我既无伶牙俐齿,也无有太多心机。总想与世无争,总想息事宁人。可是可能吗?真的可能吗?
  

共 4463 字 1 页 首页1郑州癫痫病服什么药
哈尔滨医治儿童癫痫的医院哪家好lue="436425"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