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丁香】留守儿童的悲剧.之一

来源:贵阳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民间文学
兰兰的出生让人开心不起来。对于已有两个女儿的兰兰父母来说,无疑兰兰的出生给他们原本就不宽裕的家,带来的不是新生的喜悦,而是对巨额超生费用的烦恼,以及对第四胎的无限渴望和无奈。所以,父母用自己的渴望给这个不受欢迎的女儿取名叫兰兰,与男男谐音。
   在兰兰出生的第三天,父母大干了一架。兰兰的母亲是个个性要强且有些小资情调的女人,虽然个子不高,但身材瘦小的她干起农活来,比一般的妇女都要厉害。每次我经过兰兰家,总是忍不住感叹,这样一个并不富裕的家,院子里总是可以看到很多漂亮的花草,譬如夜来香,供茂花,指甲花等等。尽管农村大多数人家的院子里都种着果树和蔬菜,兰兰的妈妈却总是在院子里种满芬芳的花儿,一到春夏时节,路过她家门口的小路,香气袭来,很是美妙。这些花的学名我也不知道,只是用方言可以描述一二。但兰兰的妈妈却可以如数家珍。兰兰的两个姐姐每天被她妈妈打扮的很是漂亮。虽然经济不宽裕,但只要看见整洁的两姐妹,和她们头上芬芳的栀子,我就忍不住上前逗弄她们。
   但在兰兰出生的第三天,兰兰的妈妈却发疯似的在地上滚来滚去,嚎啕大哭,等我们听到动静去看的时候,她已经被她婆婆拉到竹床上坐着,满脸悲戚。看到我,她仿佛看到了希望,拽着我说:“他们要把兰兰送人,嫌弃她是个女娃娃,你帮我去劝劝你信国哥,你们读书人,他会听的”。
   我这才明白,兰兰爸爸已经联系了一个远方亲戚,要将兰兰送了出去。那个远方亲戚在武汉做生意,这些年存下了不少钱,唯一的遗憾就是膝下无所出。听说了兰兰的出生,他们赶紧拖人来问,希望将兰兰送给他们抚养。兰兰爸爸十分的高兴。对于三十岁,没有楼房没有积蓄,只有三个年龄尚幼的女儿的他来说,并不觉得骨肉分离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相反,他为能够甩掉兰兰这个才刚刚背上的包袱,心里有那么的一丝快意。当然这些都是我的一种揣测,事实上,他即使这样想,也是不可能表现出来的,因为此刻他的妻子已经哭天抢地,死活不同意将自己多余的这个女儿送人。
   兰兰爸爸这样劝妻子,“我们家这么穷,又生了这么多娃,又是个女娃,将来迟早是别人家的,再说给的那家那么有钱,她去了还亏待她不成,还不是好吃的好穿的紧着她用。”
   兰兰妈妈边哭边骂:“不是你十月怀胎,疼死疼活生的,你当然这么说。别人家再有钱,不是自己亲生的,哪能对娃就那么好了。你要送人,我们就离婚”。
   兰兰妈妈脖子上,额头上青筋暴露,咬牙切齿的丢出最后一句话。
   兰兰爸爸气急,“娶你这么个蠢货,活该我生不到儿子”!然后抬手一巴掌。
   再然后,兰兰妈妈平静了,呆呆的,气若游丝,说:“我死总行了吧,你要敢送走兰兰,等下你去汉北河收尸吧”!然后,她撇下劝架的左邻右舍,拖着死死的步子,走进房间,关上门,将她和她的小女儿兰兰关进一个她认为的安全世界。
   最终,兰兰没有送成。据说,为此,兰兰妈妈整整闹了两天滴水未进。
   但此时的兰兰还算是过了她人生中比较平静幸福的一段岁月,毕竟有妈妈在家,她的童年和姐姐一样,干干净净,讨人喜欢。真正的不幸要从五岁后开始。
   兰兰满五岁了,到了到处疯跑的年龄。此时的兰兰爸爸已经在家乡建筑行业小有名气,兰兰家的房子变大了,院子也变大了,花也更多了。家里物质的富裕又让兰兰爸爸妈妈为没有儿子的现状操心起来。
   两口子和家里老人商量,“没有儿子终究不是办法,生肯定还是要生的。 关键家里已经有三个女儿,如果要生,还是要躲着计划生育的比较好。而且现在外面都流行用那个B超机子照男女了,这次总要弄个明明白白,生个儿子才好”。
   老人一听,也是十分的赞同。其实,她更盼着自己家香火后继有人,每次说别人闲聊,一听到类似无后,孤老等词语的时候,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对于一个近70的老人来说,她的观念里没有那么多开明的思想,她想要的就是延续香火,而孙女迟早要嫁人,用她的话说,都是别人家的,养着没用。
   所以就这样兰兰的爸爸妈妈去武汉开始他们的求子梦,而兰兰和两个姐姐留在了家里,靠年迈的奶奶照顾。
   没有了妈妈在身边,兰兰变得邋遢起来。经常看见她头发打结没有梳理,脸上没有洗干净,有时候甚者赤着脚丫子跟在两个姐姐后面疯跑。即使这样的时间也不多,毕竟姐姐们都上学了,而兰兰因为奶奶说要省下学前班的学费,待满六岁直接上一年级,没有去上学。农村的孩子,早些年确实教育条件不怎么好。而且家里郑州癫痫病的治疗医院在那里有老人带,都不太愿意去多浪费幼儿园的学费,更何况,像兰兰这样本身在奶奶心里就有些多余的。
   于是兰兰只能跟着奶奶转悠。奶奶年纪大了,自顾尚且不暇,哪有那么多心思照顾她认为多余的兰兰呢?更多的时候,兰兰跟着十二岁的姐姐,跟着姐姐后面屁颠屁颠的叫,等等我,等等我。姐姐在这个时候显示出来极大的耐心。她总是学着妈妈的样,叫妹妹,小心点,别摔了。兰兰对姐姐的依恋越来越多。 三个多月后,已是夏天了。兰兰在没有爸爸妈妈陪着的日子,生活仍是这样的继续,开心,天真,除了姐姐总是梳的不是特别好看的头发和脸上偶尔残留的小米粒。
   一天晚上,兰兰和两个姐姐照往常一样,洗澡关灯睡觉。兰兰总是调皮的在床上蹦来蹦去,姐姐便吓唬她,“再蹦,等下被麻猫子把你叼了去。”兰兰被吓得不轻,硬是不肯跟小姐姐一头睡了,非要钻到大姐姐被子里,和大姐姐一个被窝。在她的小小的思想里,总是觉得大姐姐比小姐姐要高大厉害的多。尽管大姐姐才十一岁,而小姐姐才七岁。
   也许人的命运有很多时候她真的就是注定的。原本极平常的一个夜晚,却因为某个人某种遭遇变得不平凡起来。
   后来经兰兰大姐回忆,说半夜三四点钟吧,反正是天开始泛白了,自己起来上厕所,迷迷糊糊的,却发现房门是开着的。然后发现床上少了兰兰。她就开始叫“兰兰,你出去干什么,要解大手么”?我们农村习惯把大便说成解大手,而且农村的楼房虽然都有卫生间,但多年的习惯,使得他们都不习惯在卫生间解大手,说是不干净,把卫生间弄脏了,哪怕冬天都非得要起来去院子外面的茅房解决。姐姐见叫几声没人应,心想聋死了。姐姐毕竟也是孩子,以为兰兰没有听见,便又睡了。
   直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多,姐姐起来要上学。奶奶做好了早餐,见兰兰还没有起床,便叫姐姐去叫。小姐姐跑过去叫,“你还不起来,我们吃完了啊”。兰兰就哭了说,“我好疼,流了好多血”。小姐姐吓着了,赶紧去叫奶奶过来看。奶奶过来一看,兰兰脸上还有土星子,又脏又有血痕,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骂道“这大清早的,你死哪里去了,爬树摔了么”?
   兰兰大哭,说“被我爸爸弄的,我下面疼死了”。奶奶赶紧掀开被子,然后大哭,然后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只拿头撞墙。
   听到哭声,我赶紧过去,当时的场景我怕我永生难忘了。
   小小的兰兰蜷成就一团,下身血像来大姨妈一样滴滴答答,胳膊上,大腿上全是被草根扎的一道道印字,脸上背上全是土,内裤被撕烂成两片粘在屁股上,下面肠子都出来了……
   我眼泪汩汩往外流。吼来隔壁信林哥,叫赶紧抱兰兰上卫生室。
   卫生室的老头子还没有出来,刚从门缝探出个头,兰兰就大喊,走开走开,不要弄我,我疼。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忍不住落泪,并痛恨凶手的残忍,怎么忍心对一个这么小的孩子下手!
   卫生室的老头听我说了事情经过,大惊,赶紧叫120,并打110报警。
   半小时后,120和110先后来村里,接兰兰和奶奶去了市人民医院。
   我没有跟去,后面的一些细节都是听别人转述的。我实在没有勇气再去面对兰兰的惊恐和伤痕。一整个早上,我心里嗡嗡翁的,无法平静下来。
   等他们都走后,我想起,我要通知兰兰爸爸妈妈。我手抖来抖去,好不容易在抽屉里翻到兰兰妈妈电话。
   一个电话打过去,兰兰妈妈听起来心情不错。上个星期就听兰兰奶奶说,兰兰妈妈又怀上了,是个男娃。看来,这个消息是真的。我尽量平静的告诉她,“嫂子,你和我信国哥赶紧回来一趟,兰兰被人欺负了”。
   我不知道当时兰兰妈妈听到这个消息是什么心情,有没有后悔当初为了生个男孩,而抛下兰兰三姐妹,有没有又跟兰兰爸爸郑州治疗癫痫病最有效的医院吵架,为了圆他一个男孩梦而毁了兰兰。这些,都不得而知了。
   下午兰兰妈妈回来了,脸上满是悲哀,愤怒,和一些难过。而兰兰爸爸不停的跟兰兰妈妈说,“你不要哭了,当心肚子里的孩子。医生说了,手术后,可能不会对以后生育造成什么影响”。
   兰兰妈妈大哭,跟我说“我这做的什么孽,要报应在我娃子们身上”。
   后来听说,这是一场蓄意伤害事件。隔壁村的水清,因为兰兰爸爸为抢建筑活的事情,跟他多有过节,两人就此结下了梁子。然后他就一直想着用一种什么样地方式来报复信国哥。这就是他想出来的方式,毒辣,狠心,不齿。
   连续三天,我都没有再见到兰兰妈妈,听说这个女人像疯了一样,大骂公安局的民警,为什么还不把罪犯抓起来。公安局不是想抓谁就能抓谁的,尤其是一个偏远的乡村,发生这种恶性事件,他们必须要抓到所有的证据,好让罪犯绳之以法。
   兰兰在住院期间,只要见到有络腮胡子的男性,都吓的瑟瑟发抖,都要喊,走开走开。
   在后来,经过案发现场的确认,经过脚印和精斑的比对化验,罪犯武汉癫痫病的危害确认是水清无疑了。水清被带走的那天,他的妻子和两个女儿都没有出来送行,只有年老的母亲追了一程又一程。水清跟他妈喊,“叫她不要改嫁,等我出来”。
   水清被抓了,兰兰的妈妈得到些许安慰。两个多月后,兰兰据说从身体到心理都已经愈痊。只是,兰兰妈妈没有再将兰兰带回我们这个原本没有几户人家的村子,而是送到了外婆家寄养。毕竟,对于一个小小的女孩来说,她受到的伤害是致命的。甚至有人带着些幸灾乐祸的揣测,这个本就多余的女孩长大了还能嫁给什么样的人家?还能生小孩吗?还能顺利长大,没有人指指点点吗?而我只是伤感。
   听兰兰的大姐说,兰兰还太小,原本水清打算是要伤害兰兰姐姐的,他无数次酝酿要怎样在路上劫持她。因为兰兰十一岁的姐姐已经发育,长成了一个好看的大姑娘。只是那晚,兰兰刚巧和姐姐一个被窝,睡在外侧的兰兰更好下手而已。于是,兰兰成了那起案件的受害人。
   只是,我不敢想象,那么小的孩子,水清是怎么狠心下得去手。据说,水清一边欺负兰兰,一边恶狠狠的凶她,不要哭,老子是你爸爸,再哭我打死你。所以,兰兰一直说是爸爸抱走了她,爸爸长着络腮胡子。那么一个才五岁的小女孩,被人恶毒的伤害,然后丢在野外几个小时,她自己忍者剧痛,拖着肠子,爬回来,并洗掉脚上的泥土,自己爬上床,盖好被子……
   这一切,是那么地揪心。
   约三四个月后,兰兰妈妈躲在外婆家顺利的给兰兰生下了一个弟弟。弟弟洗三的那天,兰兰爸爸奶奶像迎接凯旋归来的将军一样,租一辆面包车带着兰兰妈妈和弟弟回村。一家人一脸欢欣与喜悦。然而,我却没有见到兰兰妈妈带回兰兰。一屋子的宾客都在庆祝弟弟的出生,个个脸上神采风扬,尤其是兰兰爸爸,逢人就敬烟。似乎兰兰从来没有在这个家出现过一样。只有孩子最是天真。兰兰的两个姐姐,在院子里疯赶玩耍,院子里的花依然开的枝繁叶茂。
   我问姐姐,“怎么兰兰没有跟你妈妈一起回来”?
   姐姐说,“兰兰么?我爸爸送到武汉去了,给我们一个亲戚做女儿了,她现在的爸爸妈妈好有钱,给她买好多漂亮的衣服”。
   我心里忽地有些紧,大概早知兰兰命运就是如此了吧。
   “什么时候的事情么”?我问。
   “一出院,过几天爸爸就送她走了。在外婆家送她走的”!
   一个本来就多余的女孩,一个被欺负甚至以后嫁人都成问题的女孩,这一次,真的被她爸爸还有原本爱她的妈妈,就这样彻底的放弃了、送人了。从此,她不再是家里的负担。
   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兰兰......

共 454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