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魔幻境界之“隔”与“真”

来源:贵阳文学网 日期:2019-8-24 分类:人生感悟

   魔幻境界之“隔”与“真”

   —— 读《百年孤独》有感

  因为莫言的诺贝尔文学奖,读了点中国的魔幻现实主义;又因为魔幻现实主义的诱因,读了点《百年孤独》;更因为没有搞懂究竟作者怎样再现了拉丁美洲历史社会图景,反过来,又读了点马尔克斯的创作背景资料。

  老实说,《百年孤独》一书读来读去,仍然觉得有点囫囵吞枣。那种隔阂忒不爽,委实令人抓耳挠腮。

  一日翻阅王国维的《人间词话》,倏然,一个“隔”字令我眼前一亮。书中,王国维指出:白石写景之作,如“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数峰清苦,商略黄昏雨”、“高树晚蝉,说西风消息”虽格韵高绝,然如雾里看花,终隔一层。

  同样,《百年孤独》绝非庸常之作,可是,其人物之怪异、风情之之瑰异、情节之奇特、意涵之诡秘,尽皆超出寻常读者的想象。

  难怪常人一俟进入作者设计的魔幻境界,但觉雾里看花,朦胧缥缈,似是而非,似恶似善,眼花缭乱,岂止“终隔一层”!

  关于这一点,不妨看看作品塑造的几个人物吧。

  先看第一代主人公何塞•阿卡迪奥•布恩迪亚。他是一个充满偏执基因的怪人。由于近亲结婚,其配偶乌尔苏拉夜里总是穿上特制的紧身衣,拒绝丈夫同房,生怕生出长尾巴的怪物。之后,因斗鸡发生口角杀死阿吉拉尔,畏罪逃亡两年多,方才定居马孔多。

  照理,好不容摆脱厉鬼纠缠之后,何塞本该夹紧尾巴过日子了。可是,偏偏这小子好赶时髦,挺爱上当受骗。当吉卜赛人演示磁铁功效的时候,他居然异想天开,梦想用以开采金矿;当吉普赛人捣鼓放大镜聚焦阳光把戏的时候,他居然别出心裁,梦想用以研制致命武器;当吉普赛人玩弄航海仪如何导航的时候,他居然独出机杼,梦想用以开辟马孔多的新天地;当吉普赛人神侃炼金术神奇的时候,他居然鬼迷心窍,翻出珍藏多年的三十枚金币,丢进铁锅,掺入雌黄、铜屑、水银和铅胡乱糟践。

  然而,人生从来经不起如此折腾,在经历劫难肆戾及众叛亲离的折磨之后,何塞陷入了不可自拔的孤独。后来,他又无可挽救地疯了,疯得只能身缚大树,苦度余生。

  再看作品的第二代主人公奥雷里阿诺。他排行老二,似乎也有点偏执妄想症。

  “他沉默寡言,性格孤僻,在母亲腹中就会哭泣,来到人世时竟然大睁着双眼。”成年后,他爱上了镇长千金蕾梅黛丝。尽管阅女人无数,可是,他的内心只爱自己的妻子蕾梅黛丝。

  岂知天有不测风云,没多久,蕾梅黛丝竟然被人投毒致死。一时间,向来放浪不羁的七尺男儿,更加沉默了,更加孤独了。

  于是,他因至情而孤独,又因孤独而至信,更因至信而行动。

  不久,他在保守党与革命党之间,迅速地选边站,很快成长为革命党的首领。通过32场起义,他领导的革命党已然能和保守党政府分庭抗礼了。

  他变得冷酷残忍,杀人无数。就在他要干掉多年好友时赫里内勒多•马尔克斯上校时,幡然醒悟,决定结束战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他写了无数诗篇诗,又亲自焚烧殆尽。因为,“他感觉自己被分裂,被重复,从未这般孤独”。

  为此,他回归故里之后,销毁自己一切陈迹,甚至连妻子的银版照片也不放过。

  然后,他死心塌地地制作小金鱼,做成后,再次融化,融化后,再次制作,反反复复,没完没了,一直到死。

  至于布恩迪亚家族的第三代、第四代、第五代、第六代,其故事情节也大都怪异而奇特,令人唏嘘,更令人迷茫,似乎只有一个“隔”字能够解释。

  不错,《百年孤独》的确交融着拉美文化的独特信息,比如神话传说、民间故事或宗教典故等。

  可是,如果要想按照“拉丁美洲历史社会图景”的思路来解读文本的话,坦率的说,对于我等凡夫俗子,还真的有点勉为其难。

  还好,作品的魅力可以用介乎“隔”与“真”来诠释。

  其实,《百年孤独》的独特之处,大概就在于其魔幻现实主义之“隔”,就在于人物刻画之真,就在于作者真性情的倾注!

  不过,若想深悟马尔克斯创造的魔幻境界之美,我们真的需要一位“居离恨天之上,灌愁海之中,乃放春山遣香洞太虚幻境警幻仙”啊!否则,没有“司人间之风情月债,掌尘世之女怨男痴”之经验,又怎能对魔幻现实主义的意涵探幽发微呢!

  —— 冯存山

婴儿癫痫都有哪些表现癫痫疾病是哪些原因引起的贵州癫痫的治疗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