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夜下狂想曲_1

来源:贵阳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伤感散文
破坏: 阅读:1102发表时间:2017-02-02 17:50:31
武汉治疗癫痫的好方法有哪些
摘要:黑夜狂想曲(五)

又是一天过去了,时间不断的重叠交替,你的眼里有了更多的情感。如果有人愿意走近你,她能在你的眼中看到浩瀚的星空,她能看到一望无际的生命漩涡。可惜那些无限延伸的空间,只会带来一种虚无。
   你想真实地活着,以灵魂最坚强的姿态呈现。你相信,总有一天有人会看到的,同时也愿意结伴而行。
   沉思中,思绪渐乱,此时的你已然忘记了自己还是一个婴儿,确切的说你只是一个五岁的婴儿。在你稚嫩的小脸上,透露着对真知的无限渴望。
   你挥舞着小手,用最原始的肢体语言解读生命。生命给了你太多,但你却又不完全是生命。生命所不能诠释的那部分,是你桀骜不驯的自由。
   你认同所有的生命都是美丽的,就如你坚信自己是可以禅悟羽化一般。其实在你的心底,你明白并接受着自己的平凡,但灵魂的高贵渲染着你的生命。这是你引以为荣的,你希望在这点上得到肯定。遗憾的是,空旷的房间只有母亲埋头读书的身影。你不哭不闹,安静思考那些关于黑夜的问题。
   窗外阳光暖洋洋的洒在地上,屋前的槐树迎着微风,轻轻的摇摆着树影。槐树下,是一张用竹条编制而成的椅子,它的古老可以追溯到那位未曾谋面的爷爷身上。实际上,你并不想念爷爷,你关心的只是椅子身上的那些关于黑夜的故事。
   椅子在诞生之前,也许只是一片竹林中一棵不起眼的竹子,机缘巧合下被爷爷发现,成就了现在屋外的那张椅子。从竹子到椅子,这之间也许只是经历过了一个黑夜。
   椅子上空空如也,只有几许阳光漫无目的坐在上面休息着。你十分确定的说:那些阳光像父亲一样懒洋洋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点燃一支香烟,惬意的抽着。待香烟燃烧殆尽,父亲有时眺望着远处的小山,有时拿起身旁的蒲扇,驱赶那些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个世上的小虫?
   对于这个父亲,你没有多深的印象,你只记得自己降临人间的那刻,有双强有力的手小心翼翼的抱起了你,你能清晰的从那双手的颤抖程度,感受到那种亲情的渴望。但你不那么认为,你所理解的与此有所出入,你认为那只是一种生命的契约。
   对于几个月前发生的事,你依然历历在目。实际上你并不确定自己的出现改变了什么,这个世界在没有你之前和有了你之后,区别仅仅在于多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你罢了!对此,你不愿意更深层次的探究,因为除了黑夜,你的思想都处于停滞状态。
   你揉了揉眼,定睛一看,椅子上别无他物。其实你是想坐上去的,或者侧身躺下,奈何你现在连走路都是颤颤巍巍的。不过你并不沮丧,你知道,在未来的某一天,你会庄重的坐上去。那一刻,你的动作会无比轻慢,你仿佛能听见观众们欢呼呐喊的声音。终于你坐了上去,像古代帝王登基一样,你成全了自己。你高高在上,傲视万物苍生,主宰着你所能想到的一切。
   可是,你还是忽视了自己的缺陷。因为你必将面对黑夜。黑夜中,椅子还是在那儿,而你却被黑夜囚禁为奴。你的身体被铁链缠绕,镣铐锁着你的双手,每走一步,你都能听到清脆的叮当声。你开始对前的黑夜失去了希望,你停了下来。
   黑夜中,寒风凄凉,似乎与白天的阳光格格不入。可惜你偏偏喜欢黑夜的路灯,喜欢悠悠的阵阵夜风。在某些黑夜里,你甚至彻夜不眠,一个人整理思绪与心情。
   是啊!有时候你真的太累了,你只想闭上双眼,在黑夜中感知并触摸一切。恰巧黑夜能够解你幽情,宽慰你心。你是如此的痴迷,甚至难以自拔。
   每当屋外下起绵绵夜雨,你的心都忐忑不已。你担心黑夜中那张椅子是否孤单?你担心午后的葡萄架是否着凉?是啊!你有太多的担心,你甚至把自己眉头皱了起来。没有人知道你为何如此,你也不打算让人知道,毕竟有些事是注定要成为秘密的。
   在你生命中的这几个月中,如果要论重要性,母亲和你常常抱在怀里的那个奶瓶,都要比葡萄架和椅子重要无数倍,可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你只关心葡萄架和椅子。椅子可以让你坐着感受黑夜,而葡萄架呢?葡萄架它到底能给你什么?
   对于只是一个小婴儿的你,葡萄架太高,你够不着,况且葡萄架上一无所有,只有几条光秃秃的葡萄枝死力交缠在一起。可你还是愿辽宁专业癫痫病医院意为葡萄架担心,因为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葡萄架将变得郁郁葱葱,果实累累。到那时,你只需要站在葡萄架下,踮起脚尖,用力咀嚼葡萄的果肉。
   对于葡萄是酸还是甜这点,你并没太过在意。你只想明明白白的确定一件事,接下来,你能吃到葡萄,并让大家以为葡萄是可口的,你就知足了。至于其它人是否想吃,是否能吃到,你毫不在乎。
   葡萄是否可口,并不是由你的舌头和牙齿所决定,而是取决于黑夜的无私滋养。吃葡萄实际上不是为了吃,你不过湖北的羊羔疯医院在哪里是想通过吃葡萄来品尝黑夜的味道。因为你清楚,那些葡萄在黑夜中经历了什么?
   每当闭上眼,你就能看到一颗颗饱满的葡萄粒被绑在道德的十字架上,周围都是一群来自封建礼教的中国看客,他们麻木的叫嚷着,起哄着。他们不过是想开开眼界,见见杀头的大世面,并以此为荣,或许在将来的某一天,他们能骄傲地对着自己的子孙说,我看见过自己人杀自己人。对此,你不屑一顾,因为在你看来,不管谁的人头落地,在华夏大地上,都没有胜利者。有的只是一堆黄土,和一群麻木的不能再麻木的看客。
   有时候你会疑惑,这些看客是中国人吗?对此,你自始至终都持怀疑态度。因为你从教科书上学到的,都是智慧仁爱。如此大相径庭,实在是让你难以接受。
   你接不接受,在别人眼里,都无关紧要。就算你无聊到骂自己不是人,也不会有人跳出来为你辩驳的。因为,他们的黑夜,从来都是夕阳西下后的那段黄昏。
   当然,你还是得保持谦虚,毕竟你是文明人,你需要一定的修养和内涵来证明,你是华夏子孙。并且你不会给人任何怀疑的机会。同时,你也希望有更多人能生于黑夜,并死于黑夜,而后重生于日月的光辉下。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日于成都,竹鸿初

共 224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武汉治愈癫痫value="g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