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女子开往库车的班车

来源:贵阳文学网 日期:2019-9-17 分类:散文随笔
1.开往库车的班车
  
   十一点二十
   车在路面轻喘
   绿 夏天的密发
   奔走相告
   沙枣花的馨香偷袭往事的盛大
   迷醉 这不安分的花香
   车到检查站
   每个人出示身份证
   姓名 出生日期所在地
   每个活着的人有限的浓缩
   一位老人掏出蓝癫痫病那家看的好色的小梳子
   整理着灰白的岁月
   一个女人舒展身体
   出肚脐周围的粉白
   圆脸的孩子吞咽着纯净水
   洗濯着那个人模糊的沉思
   一阵风 一阵五月的风
   轻吐不合季节的清凉掠窗而入
   车 震动
   与很旧的人和新鲜的村庄
   ——远去
  
   2.无法停顿
  
   晃动摇醉了花香,
   一辆车从南至北,
   另一辆敲击五月脊背,
   咀嚼着山与戈壁的坚硬
   远去。两个不同目标的人
   像一对奔波的眼睛
   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此时,花香放大了初夏
   而一本诗集的第一百三十七页,
   无法停顿……
  
   3.四十一根烛火
  
   时间如窄亮的尖刀
   削掉寒冷与风的怒吼
   为你塑造的铜像
   倒在十二月的北风中
   我奔跑,那四十一根烛火
   燃烧白马的疆绳
   醉卧北疆以北的沙漠
  
   总有一段时光被分成无数条鱼的武汉那家医院治癫痫胡须
   一揽秋天的金黄
   而疼痛匍匐胸口
   我看见,四十一根烛火
   时隐时现,如半夜潜伏的灵火
   虚弱成冬天一柱烟雾
   蔚蓝或浅白
  
   北疆以北的沙漠
   风像一位老人吹着太阳的光芒
   我四处寻找,以沙漠的旷达
   以四脚蛇的速度,以新婚的
   放纵
   我要 我要四十一根烛火
   全部点燃
   武汉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
   北疆以北的沙漠
   我误入一只红蚁的洞穴
   与红蚁争夺一场冬天的食物
   我的臼齿响彻山谷
   却无一人听见
   我舔食着红蚁爬过的脚印
   握紧远方偶尔的回眸
   揉碎这个冬天,然后无限死去
  
   4.冬天
  
   麇集的鸟坠落成手中的诗句
   铺花砖的人行道
   灼伤日渐迟缓的双腿
   引来落雪阵阵的尖叫
  
   金属燃烧了冻土的愿望
   孤独逃亡在裸露的田野上
   喧嚣的月光散发着乳房的气味
   我的目光目睹了这瞬间的光芒
  
   天空堆积着密云
   与一些记忆互相取暖
   破碎的完整归于一切为零
   诠释了这个冬天全部的秘密
  
   冬天,我像一头困兽囹圄其中
   依着光和最后的雪水
   静默直立
   像一棵胡杨,像卡普斯浪河底一块不眠的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