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丁香花语】“老人证”_1

来源:贵阳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散文随笔
无武汉的哪家医院可以治疗好癫痫病ont>破坏: 阅读:1236发表时间:2017-06-02 08:30:25
癫痫病的病因"zhaiyao">摘要:现在的年轻人太辛苦了呀!比起他们,最该让座的是我们这个年龄段的“老人”!

【丁香花语】“老人证”(散文) 三年前,乘公交出行,冷不丁有人喊:“大爷,快过来,这边有座!”朝四周看看,并没有可以称作“大爷”的人。这才知道,那个小青年好像是喊我的。这让我很不适应。怎么?我老了吗?我还没退休呢,就成“你大爷”了?任凭那小青年多么热情地“让座”,咱装着没听见。宁可站着“装逼”,也不坐着“享受”。
   回家照照镜子,发现头发如染秋霜,“人老先打头上老,黑发没有白发多”,人家呼作“大爷”,原本是没有错的。
   前年年底,上级郑重地下达了退休通知,我才晓得自己真的老了。黯然离开工作了三十余年的单位和那帮生龙活虎的大孩子,办理了人生的最后一个证一一“退休证”(当然还有一个叫着”死亡证”的证,可这个证一定不是我亲自办的)。我确切地相信,自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老人了。
   退休后,我的头发似乎“霜上加雪”,愈加白的彻底了。有人叫“大爷”,我也能欣然接受了。有一次,乘公交车去老城办事,车上的人真不少,站着的比坐着的还要多。售票员同志喊:“哪位同志给这位老大爷让个座?”喊了两声,有一位中年妇女站起来说:“这边来吧,大爷。”我一路跌宕过去,中年妇女一手拽着吊环,一手扶我坐在椅子上。我刚坐定,中年妇女开始跟售票员斗嘴。斗嘴与吵架不同,前者偏重调侃,后者偏重严厉。中年妇女说:“你那大屁股粘在座位上了?见老人不让座,还好意思叫别人让座!”售票员说:“我坐的位置主要是帮老人孩子上车,我不能把这吃苦受累的话儿让给别人吧?”中年妇女说:“你不是卖票的,是卖嘴的(说空话)!”售票员说:“当一回女雷锋,就叽叽歪歪的,以前没给人让过座吧?”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没完没了。人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其实,两个女人未必不能“一台戏”。我一边欣赏着免费“二人转”,一边摇头晃脑地打瞌睡,既然社会有这么好的敬老风气,我这个老人就笑纳了。所以,不管她们二位如何打口水战,我心安理得地坐到了目的地。
   这种养成性习惯,保持了一年之多。在这段轻盈的时间里,我似乎没有“站”过一次公交,没有排过一次长队。“老人优先”,这几乎是我经常挂在嘴上的“口头语”了。“老吾老不管人之老”的“老人病”愈发张扬和蛮横。直到有一天,遇见了一位“老大哥”,才有所领悟。
   那是一个初冬的上午,我搭乘公交车去西城车站,正值上早班时间,车上人依然很多,我上车后,故意大声咳嗽,提醒人们注意:我老人家上车了!这时,一位与我年龄相仿的老人站起来说:老先生,来,坐我这儿。我打量一下他,见他头发灰黑,脸部皱纹清晰,眼袋也很明显。我说:“你年纪跟我差不多吧?”他说:“咱哥俩不管谁大,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满头白发了。”我说:“这倒也是。”于是,我就顺理成章地坐到被他暖热的座位上。
   这当儿,后边的一位戴眼镜的女学生站起来,对那位让座的乘客说:“大爷,你坐我这儿吧!”那位老人说:“不不,你们学生太辛苦了,我年纪虽然哈尔滨的哪家的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大,可我整天没个正经事儿,想吃吃,想睡睡,还是你自己坐吧!”女同学只好坐了。我觉得那位老兄说得非常对。现在的中学生,哪个不辛苦呀?就拿我外孙来说,刚上初二,就成近视眼了。他每天早六点起床,晚七点回到家,在校时间长达13小时。回到家他也不消停,摊开一片书籍资料,开始做作业。就连吃饭,也得催上半天才上桌。现在城里的初中生不准上晚自习,要是乡下则更苦了,早五点起床上操,晚九点下夜自习,十点多寢室才能安静下来,然后入睡。休息时间不足七个小时。我常常想,政府每天给乡下的学生加“营养餐”,不如多给他们俩小时的睡眠时间。所以,我一直认为,除了“搬砖”的农民工,最苦的也就是中学生了。
   收回思绪,再看公交车上,左边的一位青年男士站起来,说:“大爷,站着腰疼,你坐我这儿吧!”那位老人笑笑说:“谢谢你,你这个年纪上有老,下有小,正是吃苦受累的时候,还是坐着歇歇吧!”男士再三相请,老人坚辞不坐。
   老兄弟的话又让我浮想联翩。我的儿子在郑州富士康打工,也是早出晚归,晚上回来,躺在沙发上不想动弹,连抱儿子的力气都没有了。所以,我和妻子如果有点小病,就不敢让他和儿媳知道,怕他们着急上火。最近,我妻子的眼睛被“白内障”侵犯,视力仅为0.4,所以,清除“白内障”乃当务之急。但我们没有选择在医疗条件优越的郑州医院做,而是回到老家的小县城,为的就是怕儿子和儿媳分心。唉,现在的年轻人太辛苦了呀!比起他们,最鸡西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该让座的是我们这个年龄段的“老人”!
   听了老兄弟的话,我有些坐卧不安了。我问:“这位兄弟,今年高寿?”他说:“不大,才65。”我立即站起来,说:“你是哥,我不该叫你让坐的!”他问:“你老多大?”我说:“62岁,你比我大三岁,该你坐!”他哈哈笑道:“老先生,你为了让座,谎报了年龄!”我急了,从外衣口袋里掏出身份证,说:“老哥请看,我五五年七月生人,62还是虚岁呢!”他瞟了我一眼,说:“咱不看身份证,就看头发。你老鹤发飘飘,这座位你不坐谁敢坐?”
   唉!原来这白发,才是我的“老人证”啊!看来,要想不被那些寒窗苦读的学生和“亚历山大”的中青年男女“让座”的话,只有在头发上做点小文章了。
  

共 203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