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走过】爱

来源:贵阳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微小说
我静静地躺在大学宿舍的床上,聆听着窗外的风雨声,雨点不时地敲打着窗棂,打破了夜的寂静,温湿了我缠绵的思绪和亲人的思念。我的心穿越万水千山,回到我的故乡,故乡是我思念的远方,故乡有爷爷和父亲在那里留守,护佑着温馨的家园。此时,我不知道他们现在好吗?像我想念他们一样,在想着我吗?在我走过的岁月里,是他们给我了无私的爱和温暖的亲情。   我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农家,我的祖辈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从我记事的时候起,我就不知道我的母亲长什么样子,后来听爷爷说,我出生不久,我的母亲就借故离开了家,至今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父亲因为母亲的出走,本来就老实本分少言寡语的他,不幸患上了难以医治的自闭症和抑郁症,他整天地躲在屋里,不愿外出家门一步,也不想见任何人,吃喝都是奶奶给他往屋里端的,本应成为家里顶梁柱的他,反而成了家里的负担和“累赘”,爷爷奶奶身上的担子一下子重了许多,还要照看幼小的我。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我多么渴求母亲的爱啊。记得小时候,我和小伙伴们在一起玩耍,像小虎子,小林,他们跌倒的时候,他们的母亲就会赶忙跑过去扶起他们,一边拍打着他们身上的尘土,一边焦急地询问他们摔的疼不疼,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告诉妈妈知道啊!目光里充满了关切和疼爱。每当遇到这样的情景,我总向他们投去羡慕的目光,目光里充满对母爱的渴望。我多么希望自己像他们一样,在我跌倒的时候,有我的妈妈在身边抱起我来,给我无边的爱抚啊!哪怕让我在她温暖的怀抱里撒上一次娇也好啊,我的妈妈,你在哪里?就是这样简单的愿望,我也无法实现。大多的时候,我只能自己从地上爬起来,我的人生有很多的第一次,大都是我自己一步步走过来的。有时,我在外面受了委屈,我也不敢告诉爷爷奶奶他们,只能往肚子里咽,怕爷爷奶奶为我担心受气。面对生活的坎坷和命运的苦难,我慢慢地学会了坚强的忍耐和勇敢的担当。   我无数次的想,是命运对我不公吗?我有时真的很恨我的妈妈,她为什么那样狠心地离我而去?任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好在有我的爷爷奶奶在,是他们给我了妈妈一样的慈爱。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我偎依在奶奶的身边,老是问她我的妈妈去了哪里?她是不是真的不要我了?奶奶老是说:“你的妈妈外出挣钱去了,过年的时候就会回来的,她回来会给娃买好多好吃的,她不会丢下娃的。”我对奶奶的话深信不已,高兴地点着头,很快就进入了甜蜜的梦乡。在我的梦境里,我梦见妈妈从外面回来了,给我带回来好多好吃的,让我应接不暇,我顾不上那些,却一下子扑进妈妈温柔的怀里,久久地不愿离开,这样的梦,我已经做了二十年了,还是没有妈妈的任何音信,亲爱的妈妈,你究竟去了哪里?在我的记忆里,哪怕一次,你用温暖的手掌为我轻轻地擦拭一下委屈的泪水,我就心满意足了,足以让我感念一生。   慢慢地,我习惯了没有妈妈的日子,跟在爷爷奶奶身边,一天天长大。在爷爷奶奶的精心照看下,我顺利地读完了我的小学,在镇子里读完了初中。也许是像人们常说的那样,当上帝给你关上了一扇门,他就会给你打开一扇窗,凭着我的勤奋和努力,中考时,我以优异的成绩顺利地考上了重点高中,来到了县城读书,开始了我的高中生活,离家五、六十里地。   至今,我仍清楚地记得爷爷送我上学的情景。爷爷背着我的行李,我手里惦着几样必备的生活用品,和爷爷一起坐上了赶往县城的公共汽车。在车站下车后,爷爷和我舍不得坐三轮和出租车,我们爷俩坚持步行,走到离车站还有三公里的学校。这时的学校里已经是车水马龙,校园内外停满了各类车辆,脸上挂满幸福笑容的同学和他们的父母亲,在喧闹的校园里来回地穿梭着,我多么渴望那里面有我父母的身影啊!我们相互牵着手,幸福的笑着,他们为我勾勒着七彩的人生。这一切,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在学校办公楼的墙面张贴的红纸上,找到了我的名字和我所在的班级。班主任李老师热情地接待了我和爷爷,说我所在的初中已经把我的贫困生材料递交到了学校,按国家政策会给我照顾,学费该减免的一定减免。爷爷的脸上流露出久违的一点笑容和无奈。其实,我的爷爷是一个很要强的人,要不是家里的情况所逼迫,爷爷也不愿意让我吃照顾的,他怕我会因为此,被别的同学看不起。在我上初中的时候,爷爷说自己还能劳动能力,还能养活着一家人,我家的日子虽然清贫一些,但还算过得去,他不愿意让我吃照顾,还是村里的支书王大伯一片热心,写成材料报到乡里的,事后他才告诉我爷爷的。为了我有一个好的将来,倔强的爷爷在无情的现实面前,第一次低下了头。这次,我要上高中了,爷爷的年龄也接近七十岁了,在别的家庭里,是早已到了该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啦,可我的爷爷却不能,现实中,他依然是我们家里的顶梁柱,我的爷爷一旦倒下了,我们家的天也就塌了。爷爷说我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生活上不能太委屈自己,他用尽全力支撑着我们的家,想给我一个美好的前程和未来。   命运总是好像给我们家开玩笑一样。在我刚上高二的时候,我的奶奶时常感觉身体不太舒服,吃了点药也不见好转,爷爷拖着年迈的身体,带着奶奶到乡里的医院看病,乡里的医生看过后,建议爷爷到县医院里做进一步的检查治疗。爷爷预感到奶奶的病严重,就赶紧到县医院里给奶奶看病,县里的医生检查后初步诊断为胃癌,建议爷爷到大医院里确诊后再进一步地治疗。奶奶心里也清楚自己的病情,她对爷爷说自己不想治疗了,净多花钱,省下来的钱还不如留给娃上大学用呢。奶奶跟着爷爷生活大半辈子了,也没有享什么福,他舍不得奶奶的,看着备受病痛折磨和煎熬中的奶奶,我知道爷爷的心一定很痛很痛。不久,爷爷领着奶奶在省城的大医院里动了手术,奶奶的病花费了不少钱,也没有见多少好转,爷爷东挪西借的,本来就一贫如洗的家里更是雪上加霜,最终,在我高考前夕,奶奶带着对我的爱和牵挂,化作了故乡的一把黄土。   奶奶重病其间,爷爷曾语重心长地告诉我说:“孩子,因为你奶奶的病,家里仅有的一点积蓄也花光了,那钱本来是留着供应你上大学用的,现在也没有了。”爷爷说着的时候,一脸的无可奈何的表情,他看上去有些浑浊的眼神里还闪着泪花。我心里一阵酸楚的感觉,奶奶平时最疼爱我了,看着瘦弱的奶奶痛苦的神情,我不忍心,一点也不忍心了,我对爷爷说:“我不想上学了,我现在已经十八岁了,我要出去打工去,挣钱给奶奶看病。”爷爷连忙摇手,说:“傻孩子,你马上就摸着大学的门了,家里再难也不会让你有退学的想法啊,爷爷告诉你些实情,是让你有一些心里准备,并不是让你退学的,你是咱家的希望啊,我们家几代都没有出一个大学生,全靠你为咱家里争光呢。”“我问过了,现在有助学贷款,你可以依靠它完成学业,等你工作后挣到钱了,我们再还给人家。”说着的时候,爷爷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希望的光亮。   其实,我知道,从小到大,从我们的家庭出现变故和父亲出现状况后,爷爷的一门心思都在我的身上呢。爷爷为了这个家,为了我健康地成长,呕心沥血地付出着。地里的几亩薄田需要他来耕种,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披星戴月,常常忙得顾不上吃饭,家里家外的事务都需要他来打理,他原本高大的身躯,早已被无情的光阴和贫困的生活压弯了脊梁,花白的头发间缀满了岁月的沧桑。   在我成长的日子里,我没有享受过母亲的爱,也无法真正享有父亲的爱。每次回去,我都会给大多时候躲在屋里不愿见人的父亲端饭。好些年过去了,父亲因为心理和疾病的双重折磨,原本胖胖的身体,现在瘦弱得皮包骨头一样,如有一阵风就能把他刮得无影无踪。每一次,父亲看着我,看着他渐渐长大的儿子,只会对着我一个劲地傻笑,即使这样,也能给我带来一些心理上的安慰,从他的傻笑里,我能感受到他心里知道我是他渐渐长大的儿子,父亲尽管不能给我和家里分担些什么,只要他活着,我就能感受到父爱就在我的身边,尽管这种爱是那样的微弱,微弱得就像稀薄的空气,却依然能给我带来生命的活力,一样能给我带来生活的勇气和信心来。   回到学校里,我的心情很差,差到了极点。一些友好的同学知道了我的情况后,都向我伸出了援手,班干部还联名向学校团委写信,号召大家给我捐钱捐物,在学校的大家庭里,我感受到了特有的温暖和殷殷地关爱。为了解决我的日常生活费用问题,班主任还联系了后勤部门,给我安排了勤工俭学岗位,帮助伙房给就餐的同学们打饭。每次我总是第一个到伙房去,最后一个回到教室,因为我只有等大多数的同学吃过饭后,我才能吃上伙房提供的免费用餐。我拼命地学习,把浪费掉的时间尽量地弥补回来。每天,我是第一个到教室的人,也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人。在那个流火般的六月里,我以优异的成绩回报着所有关心和帮助过我的人,顺利地升入了省级重点大学。   经过爷爷的努力,我顺利地申请到了国家助学贷款,帮我圆了上大学的梦,比那些和我一样处境的,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被迫放弃上学的同学来,我是很幸运的。在新的学校里,我开始了新的学习生活,和新的征程。以后的路途中,我还会面临很多很多困难,它们在我的面前像魔鬼一样,张牙舞爪般,等待着我去降服;又像一座座横亘在我面前的大山,等待着我勇敢地翻越与征服。我一定不会让我的爷爷奶奶失望的,还有那些给我无私帮助的老师和同学,当然还有我的父亲,因为有你们的爱鼓舞着我,我一定会战胜所有的艰难困苦。也许,对我来说,人生就是一连串不断的奋斗。   在我的脚下,我要走的路还很长。走过的,已是过往,苦辣酸甜里,留作人生的回忆。要走的,我必将坦然面对,我不会错过沿途中每一道美丽的风景,我要用我的信心和勇气点亮我前行的路途,迎接属于我的美好未来。 陕西哪个医院癫痫病看的好武汉有治疗癫痫的吗黑龙江有治癫痫病吗江苏癫痫的专业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