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景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故事六婆被鬼附身发疯他和师弟一起智斗恶鬼

来源:贵阳文学网 日期:2019-6-10 分类:写景散文

我的眉头微皱,心中觉得有些奇怪。不知道秦义说这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思忖了一下,也急忙的跟了上去。谁知道刚到山下,我们两个人就被一个人给叫住了。

这人姓周,据说祖上也是一个大户人家,后来落败,才搬到了龙河村,在这里定居了下来。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姓周的在村子里也是相当有名的阔爷!

“小棺爷,六婆出事了!”那人的眼神似乎是非常的着急一样:“我们去找老棺爷,可是老棺爷不在。就只好来找你了!”

六婆是接生婆。也是前几天给陈寡妇孩子敛尸的人。

那孩子去到六婆那里之后,我们也就没有再问过。师傅也好像是忘记了这茬事一样。

“怎么了?”我有些疑惑的看了那人一眼:“出什么事了?”

那人左右四顾的看了一眼,然后轻轻的转过头来,扶手到我耳边:“人疯了,一直在那里念叨,也不知道念叨的是什么东西,听着挺瘆人的!有人想要靠近的话,六婆就疯狂的攻击……几个大老爷们都没能摁下来!”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当下也不再大意,和秦义稍微的交流了一下意见。

既然师傅不在,我们两个也不能不管这事儿。所以就急忙的向着六婆家走去。

到了六婆家。

六婆整个人疯疯癫癫的坐在床上,脑袋上戴着一朵大红花,在她的怀中还抱着一个用襁褓包裹着的婴儿。好像是非常的洋洋自得一样,轻轻的晃悠着,然后口中也一边儿念叨,或者说是在唱着什么东西。

屋外已经汇聚了一大批的人。

我和秦义两个人分开人群走了进去,我正要上前,却是被秦义给拦了下来。

秦义对着我摇了摇头:“不要过去,六婆已经死了……”

“什么意思?”那一瞬间,我有些心惊胆颤。惶恐的抬起头来看了秦义一眼,虽然知道自己早晚要经历这些事情,但是却没想到会来得这么早。

秦义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外围的人群:“咱们得想办法把这里的人给疏散开!”

“我明白了!”我点了点头,这里的人汇聚的已经越来越多,里三层外三层的将这里包裹了起来。大家都想要看一下新鲜,至于胆子小的就躲在后面,探头探脑的张望。

我走了过去,轻轻的拱手,脸上露出了一股淡淡的笑容:“列位,大家给我一个面子。今天大家就暂时先退去吧,这件事情改日我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还是剧烈的颤抖着。甚至身体都有些哆嗦。

说实话,我的心中也没底。不管怎么说,我现在还是八爷的徒弟,没有出师,这些人看在八爷的面子上,会叫我一声小棺爷。可是事实上也都知道我是一个从义庄里跑出来的小瘪三儿!人家给我面子了,我会兜着。如果不给我也没办法!

在外面看热闹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似乎是有些不甘愿,不过,众人也没有多过纠缠。人群逐渐的疏散而去开去,不管大家愿意不愿意,我的话都已经发出来了。就算是不给我面子,老棺爷的面子还是需要给的!

院子里很快就空荡了下来。

秦义来到门边,把门轻轻的拴上。

这个时候,六婆神秘的抬起头来,嘴角似乎是挂着一个笑容。看着我们,好像是早都已经猜到我们会这样做。那笑容看得我有些毛骨悚然。

紧接着,六婆的口中传出了一个诡异的歌声。

那歌声听上去让人浑身发毛,忍不住就想要去抓一下。甚至有让我想要逃离这里的冲动。

小妹妹,背柳砣。

背着柳砣问阎罗,

我本阳寿八十九,

现在勾魂是为何?

小妹妹,背柳砣。

背着柳砣问阎罗,

人间孤魂遍地走,

浑身血肉饲恶魔。

小妹妹,背柳砣。

背着柳砣问阎罗,

陈家寡妇何其苦?

丧命失儿封魂椁!

……

一段段的歌谣,念下来,听的人不寒而栗!这好像唱的都是我身边发生的事情。阳寿八十九,现在勾魂说的可能就是六婆自己。至于第二个,浑身血肉饲恶魔,这个说的好像是我的干爹。第三个,则是指名话姓的说出了是陈寡妇。丧命失儿……

“六婆真的死了吗?”我看着身边的秦义,拳头轻轻的攥了起来。

这歌声让我感觉到非常的不舒服,甚至于脑袋都是有些微微发昏的。

秦义点了点头,往前走了一步。从自己的腰间抽出了一把匕首。

“你想做什么?”我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急忙的对着秦义说。

秦义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而是轻轻的绕着自己的手心割了一刀。紧接着手掌狠狠的攥了起来。鲜红的血液,顺着他的拳头不断的流下。

他的右手猛然间抬起。

一道血光掠过,向着六婆而去。

地面上,血色洒落,仿佛是形成了一支令箭,看上去诡异而又凄惨。

六婆则是怀中抱着襁褓,慢慢悠悠的晃动着,口昆明哪里的癫痫病医院治疗好中不断的唱着那一首童谣。不过就在血光溅到身上的那一瞬间,六婆的身体猛然间闪了一下。血色直接的溅在床上。

“滋滋滋……”

一阵腐蚀性的声音传出。

六婆的眼睛在那一瞬间泛出了一股绿光!似乎是有些生气,身体猛然间站了起来!

秦义深吸了一口气,不敢大意,身体急忙的后退一步。而后,两只手掌叠在一起,将血色映入手掌之中。向着那六婆狠狠的拍了过去。

六婆顺手一抄,龙刀跃然于手上。

所谓龙刀,事实上就是接生之后切断脐带的剪刀。非常的锋利,而且能够杀邪止煞。六婆已经用了一辈子,所以说自然是颇为顺手。向着秦义狠狠的就刺了过去。

秦义感觉到了危险,身体急忙的后退。

“帮忙!棺三棍,架住她!”秦义匆忙的对我说。

我回过神来,急忙的将自己学艺时所打磨的一根棍子提在手中,向着六婆夯了过去。

六婆的眼中似乎是有些错愕,看了我一眼,眼神之中有些哀怜。那一瞬间,我的心思有些乱。说实话,六婆从小对我不错,给我带过不少好吃的。甚至在干爹没空管我的时候也会偶尔带带我。

所以说我一直对六婆是比较尊敬的!

在这个时候我下手稍微轻了一些。

而六婆则是猛然间转过身来,似乎是害怕我打到她怀中的婴儿一样。用自己的背接下了那一棍。虽然说我已经收武汉哪个医院看癫痫是比较好的力,不过这一棍打出去了,想要再收回来是不可能的。

六婆的身体踉跄,栽倒在了床上。

而这个时候,秦义迅速的往前跨出一步。一只手狠狠的印在了六婆的脊背上。

“滋滋滋……”

那种烧灼的声音在霎那间传出。六婆好像是非常的痛苦,身体不断的挣扎。

“啊……”

嘶吼的声音不断的传出。而那一瞬间,秦义就好像是附骨之蛆,不断的闪转腾挪,可是双手却是根本没有离开六婆的脊背。一阵阵的青烟从六婆的身体上不断的冒出。

把六婆也逐渐的力竭。眼睛逐渐的闭拢了起来,趴在那里再也没有陕西治疗癫痫的重点医院动弹。

秦义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坐在那里,额头上已经满是冷汗!

“哐……”猛然间,一阵踹门的声音传出。

我急忙的回过头去,发现师傅脸色铁青的站在门外,看了我一眼之后,目光有些愤恨的看向了师弟秦义!

癫痫病都需要做哪些检查

本文来自小说《棺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