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江南】致青春_13

来源:贵阳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小说纵横
破坏: 阅读:4245发表时间:2015-01-21 23:42:54
摘要:青春,究竟有着怎样的色彩?是那绽放的五彩烟花,绚丽而多彩,是那洋溢着浪漫的童话,遥远而迷离,还是那一路风雨的磕磕碰碰?青春,我们在寻觅中成长,在成长中回味。暮然回首,那些岁月,我们哭过、笑过,都是属于我们最美的回忆。

【江南】致青春(散文) 青春,究竟有着怎样的色彩?是那绽放的五彩烟花,绚丽而多彩,是那洋溢着浪漫的童话,遥远而迷离,还是那一路风雨的磕磕碰碰?青春,我们在寻觅中成长,在成长中回味。暮然回首,那些岁月,我们哭过、笑过,都是属于我们最美的回忆。
   ——题记
  
   (一)
   回首,青春似乎正在远离,伸出手,我企图拽住它离去的脚步,它犹如一个顽皮的孩子,嬉笑、溜走……只余下我默默地凝望、回忆、感伤……
   青春对于我来说,就犹如一个梦,只是梦还未来得及展开就早早的醒来了。那些年,正是做梦的季节,刚刚从白雪公主的童话中走出来,还在寻找着一个新的可以栖息梦想的地方,可是生活的泥沼让一切都那么措手不及,我只能小心翼翼地将心中那些关于天真的梦想狠狠地掐断。不是不想,只是不能,生活,让我来不及哭泣,来不及感伤,只能选择坚强。
   那一年暑假,我还在小心翼翼地编制着一个属于我自己的人生梦想时,父亲的一句你不要读书了,让我清醒了过来。什么也没有说,我的泪在转身的那一刻滑落,无声……
   我怎么能不明白生活呢?肩上的背篓告诉我,生活,是田间的沟沟壑壑,我得用自己的双手去耕耘,我要播种,还要收获。青春,我怎么能不明白青春呢?我时常会听见河对岸上课的铃声,一阵一阵敲打着我的心房,连同我的渴望,我的梦想,我的伤,我的无奈。
   从什么时候起,稚嫩的手上已经布满了厚厚的老茧。我不讨厌这些老茧,因为有时候它会让我忘记疼痛。厚厚的老茧,一如我年少的倔强,疼痛已经随着那层层脱落的稚嫩的皮肤而逐渐消散、麻木。
   时间似乎流淌的很慢很慢,一如肩上的担子,我不知道何时可以轻一点,只是,轻一点……我心中拼命地想要向着温暖的阳光靠近,靠近一点,只是近一点……
   父亲将土地里几乎所有的农活交给了我,地里的庄稼,家里的猪,已经让我有了一种快要无法呼吸的感觉。我已经来不及去思考我的人生,我的青春,就这样一头扎进了生活的琐碎中,稚嫩的肩,必须担起这份属于我的责任。
   就在我以为我的青春会伴随着地里的庄稼一起成长,会伴随着背篓、锄头,一起走过的时候,我再次回到了学校。
   事情得从年初遇到幺姨开始说起,年初,是家家户户拜年的日子,我在舅舅家遇到了幺姨。幺姨,是从农村里走出去的,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在城里也有着自己的房子,是我们村里人常说的飞出去的“金凤凰”。她把我叫住,问,听说你没有读书了,还想读吗?一句话,我的泪如雨下。我先是默默地抹着泪,后来索性小声的哭泣了起来。这些日子,我从没有说过,我想读书。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梦中的课堂里,我都未能来得及展开欢笑。我不说,但心中的那份渴望与呐喊,时时在心里萦绕。生活的苦,一度让我犹如一颗路边的野草,只知道生长。所以,我是很少哭泣。我知道,我没有退缩的权利,前方是未知的路,我必须自己去走。
   我的泪灼伤了幺姨的心,她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轻轻地拍打着我的背,那般的轻柔,就像妈妈的手。我渐渐地停止了哭泣,幺姨拭去我眼角的泪珠,不哭,你想上学就去吧!我给你学费,你读到哪里我就供你到哪里。我拼命地点头,泪水再次溢出,新年里的风吹过,凉凉的,有点冷,但我的心是温暖的。
  
   (二)
   再次坐在教室中,抚摸着新的书本,有种恍然若梦的感觉。晨曦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教室里,微微地晃花了眼睛,我才发现,眼睛是湿润的。
   朗朗的读书声,在校园里回荡着,一切就梦一般美好。当我再次融入这片天地的时候,才深深体会到这次机会来的多么不易,心底有个声音告诉我,必须努力。
   你不是最好的,但你必须是最努力的,我这样告诉着自己。离开学校半年,我落下了一个学期的功课,尽管我很努力地追赶着,但总是有种吃力的感觉。语文、政治、历史这些死记硬背的倒是难不到我,可是,数学、英语、化学却让我一筹莫展,我的成绩严重偏科了。
   再次回到学校,我没有住读。每天,上完晚上的课,我都回家,那样方便自己补习。学校离家很远,中间隔着一条河,河上没有桥,过河的时候倒也不用趟着河水走,村里人把大的石头堆砌在一起,就是我们的桥。
   黑夜,总是那般让人心惊,尤其是对于一个半大的孩子,风总是带着可怕的呜咽,就连细碎的声响都会惊吓到一直悬着的那颗心。每次回家我几乎都是跑的,原本要四十多分钟才可以到家,我一般只用了十来分钟。那些黑夜中的日子,我最喜欢的就是,远远地看着家得方向,那里有盏灯亮着,微微地,有些弱,但足以,照亮我回家的路。
   笨鸟是可以先飞的,在那些日日夜夜里,我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虽然未能完全追上,但已经有了明显的进步。我很庆幸,可以再次回到教室中,让那个属于青春的梦未曾过早凋零。
   对于我的学习,父亲几乎从不过问。生活的重担,让他的脸上几乎没有欢笑的痕迹,而我也已经习惯了他的沉默。青春,正在一步一步向前迈郑州癫痫病看什么科开步伐,我来不及思考,来不及停留,我只能向前,向前……
   初三,如同所有想要走出这座山村的学子一样,我们都卯足了劲儿,争分夺秒地挥洒着青春的汗水。狭路相逢勇者胜,我知道,青春容不得我退缩,我必须,迎难而上。同学们都埋头在各种试卷中,学习的资料堆在课桌上一大摞,可是我什么也没有。一个星期六的早晨,经过很多次的欲言又止后,我终于向父亲开口了,爸,我想买学习资料,我想,好好学。
   我的声音不大,不敢直视父亲的眼睛,低着头,等着父亲的回答。
   没有。父亲的话是那般的简洁。第一次,我第一次在心中怨恨起父亲,就算当年他说不让我读书,我都没有怨过他。抬起头,我第一次直视着父亲的目光,那一刻,我的心被灼伤了。我在父亲的脸上,看到了沧桑,看到了生活的无奈。泪,在眼眶中打着圈儿,最终,不争气地落了下来。
   我拿着平时攒下的生活费,坐公车来到了城里。我没有去外婆家,只是独自一人在熙熙攘攘的街头游荡着。这繁华的都市对于我来说显得那般的遥远而陌生。街角的一处,一个妇女吆喝着,收长头发哦!我的眼前一亮,向着她的方向走了过去。
   我的,你给多少钱?我将自己的长发绕到肩膀前面,问道。
   那个妇女不过三十来岁,手中拿着一把黑色的剪刀。她细细地打量了我一眼,说,十五。我一听有些急了,我们村里上门收都比你贵一些。
   现在可不比以往了。那妇女说着,一边用手掂量着我的发。
   思虑了一下,我伸出两个手指,二十,少了我不买。
   当剪刀在发间穿梭的时候,我的眼眶微微地湿润了。发,在眼前飘落着,一直落,落在了心底的某处,痛,一直蔓延开来……
   当我攥着二十元钱来到书店买书的时候,才发现,手中的钱只能换一本复习资料。我至今仍然记得我选的是一本物理复习资料,拿着资料时,泪不争气的滴落下来。
   回到家中已经是下午了,看着我那男孩子的发型时,父亲楞住了,你怎么把头发剪了。
   我委屈着,听了父亲的询问,我倔强地不让眼眶里的泪落下来。我把手中的资料在父亲眼前晃了,我用头发换资料了。
   说完,我转身离开,只余下父亲在那里狠狠地抽着烟,还有落下的一声重重地叹息声……
   努力了就会有收获,那一年,我的成绩不是最优秀的,但足够走出这座大山。我以为,我的青春正如那山头的旭日一般,冉冉升起。我甚至开始想着,以后的校园生活可以多一些色彩。那时,我听说到了高中可以分科,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于是,我将梦的种子在心头悄然种下,渴望着新的开始,渴望着梦可以萌芽……
   开学的日子近了,这天舅舅来我家告诉我,已经给我报了名,住的地方不用担心就住他那里,让我父亲准备好生活费。
   一直沉默的父亲忽然说了一句,她不读了。这些年来,我最怕的就是父亲这句话,父亲心情好的时候还好,不好的时候,这句话就被他时常挂在嘴上。可是,这次……
   舅舅气的当时就来火了,又没有叫你出学费,你干嘛不让丫头读书?
   父亲是不可理喻的,舅舅气得摔门就走。看着舅舅离开,我第一次大声地质问父亲,为什么?
   为什么?这些年,我也曾一次次在心底询问着。我不恨他,我只是怨他,怨他轻易地折断了我的梦想。
   父亲阴沉着脸离开了,我终没有勇气再次质问他,一任自己的心从云端跌落谷底。青春,也曾经像我敞开了她美丽的怀抱,允许我去经营属于我的梦想,只是,我终没能扭过我的父亲,我再次离开了校园,永远地离开了……
  
   (三)
   你若不坚强,没人替你坚强。那一年的我,在生活的泥沼中越陷越深,埋下头,我只能往前走,尽管我的前方似乎已经没有了路,没有了梦想,但我必须成长,用我的泪与汗水,一点一点滋润着属于我的,青春的花朵。
   田地间,来来往往的村里人,形形色色的目光都有,曾经他们嘴里最听话的好孩子最后也不过与田地相依。那些日子,没有谁会伸出手帮一把,肩上的担子重了,就停下来,歇一歇,歇完以后咬咬牙,再走……
   早已经不记得那年是否有风、有雨、有阳光,我只记得跌跌撞撞中,我的人生在田地间开始游走,直到那一天……
   一天中午,正在田间劳作的我,听到有人喊。来人是我的一个亲戚,她告诉我,城里的小舅妈要生小孩了,叫我去帮忙照顾。
   这次,父亲没有反对,许是看着每天在田地间的我,他也心疼了,许是他也内疚了。临走时,父亲说了一句,你小舅舅家有电脑,去了有时间叫他教你,好歹也是一门技术。
   小小的衣柜里,我找不出几件可以带出门的衣服,一双布鞋,一个小小的包裹,我坐上了去县城的车。县城离我家很远,那时候坐车要3个多小时。这算是我人生的第一次远行,由不得我害怕,由不得我感伤,眼前飞快掠过的是一座座山,还有那百转千回的思绪。我又一次在心底开始为青春编织着梦想,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心底的那份渴望。
   刚来到小舅舅家的时候,我以为来到了天堂,在这里不愁吃的,每天三餐都十分准时。那样的日子,要求真的很少,只要吃饱穿暖就已经够了。我的双眼写满了天真与梦想,小小的内心世界,用着自己心中的尺度,来衡量着身边的人。可是,农村人与城市人是有差别的,这并不会因为我的无知而改变什么。
   几天以后,小舅舅家的老奶奶开始给我唠叨着,菜价好贵,米价也贵。起初的我只是听着,也没有往心底去,后来,老奶奶见我实在是“不懂事”,就点穿了说,以后吃菜得给舅妈留着,饭也不要吃太多。
   以后的饭桌上,我开始收敛着自己的饭量,当然,这些都是我小舅舅所不知道的。这些年来,我上学的事情,小舅舅也出了不少的钱,我不能让他为难。第一次,我开始打量起周围的人心,我才知道,并不是你对别人敞开了心扉,别人也会敞开心扉来接纳你。
   离开小舅舅家是在第二年的开春不久,其实,为了报答小舅舅的恩情,我从未想过离开的,只是……
   即使是穷,但穷人也有着属于自己的傲气,虽然我的青春未能展开她最美丽的色彩,但我也不会允许有人将她抹黑。
   事情得从我睡觉的小屋里说起,我睡觉的地方不大,容下一张床以后几乎转个身就可以碰到墙壁了。那时,在我的床头有个书柜,书柜里摆放着各种书,看着这些书,我是兴奋的。每天晚上,我早早的做完事情,就一头扎进了我的小屋里。读书的时候,我一直有个习惯,那就是把好的,喜欢的语言都记录下来。那时候的本子,我就放在我的枕头下,每天我也可以说是枕着墨香入睡吧!本子上的字,一笔一划,我都认真的记下,本子上不会有一点褶皱,一丝多余的墨迹,我是真的喜欢,喜欢在这片书的海洋里感受着属于我的小小的快乐。没有想到的是,这份快乐轻易地被人打碎,踩到了别人的脚底……
   这天晚上,我正在厨房收拾,小舅舅、舅妈和老爷爷在大厅看着电视。忽然,老奶奶冲到我的面前,大声地质问着我,你说,你是不是偷了我的书。
   当时的我一下子懵了。偷书?我没有!我拼命地摇着头,抑制着委屈的泪水。
   这边的声响让屋里的人都聚集了过来,老奶奶手中拿着的,正是我摘抄句子的本子,还有书。
   见来人了,老奶奶的声音更高了,瞧瞧,瞧瞧,我的新书,就在她枕头下找到的,她还说没有偷我的东西。
   偷,这个字眼一下子拽住了我的咽喉。抬起头,我的目光直视着眼前的这个老太婆,是的,老太婆,我第一次以一种仇恨的目光看一个人,我第一次如此恨一个人,从内心深处恨着。我虽然穷,但我也有着属于我的尊严。“我没有,我没有……”我是吼出来的,几乎用尽了我所有的力气。辍学,一直就是我心头的一块暗伤,虽然,我从未提起过,可是如今,我只是看了一下书,眼前的这个人,竟然说我偷她的书。
   谁也没有想到,一向文文静静的我,也会有爆发的一刻,屋子里有了短暂的沉静,唯有我的泪,怎么也停不下来。

共 7825 字 2 页 首页12
西安哪里治癫痫病style="display:inline" action="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