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烈日灼心

来源:贵阳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悬疑小说

  北方的九月是酷热的,那骄阳为展露光芒,把刺眼的阳光投射在柏油路上,远远看去,仿佛是被雨水冲刷过的,湿淋淋的,总给人希望却触及不到。

  张建平生长在这种气候下,已经快二十年了,但却依旧适应不了这种生活,天空炎热的让人躁动不安,感受不到一股清风。近来,他的肠胃病又犯了,那种痛疼他忍无可忍,于是,在这个连鸟都懒得飞的日子里,他的一家人出动了,向着医院前进。

  崭新的时代里,张建平一家开着三轮摩托车在路上缓缓的赶着,似乎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然而他却觉得躲在那种私家小轿车里根本体会不到大自然的柔情,纵使在这灼热的大地上。张建平的家庭在当地算是有钱人,家里有一个农场,父亲又是事业单位的职员,家庭的年收入着实不菲。家中也靠妈妈的操持买上了高楼,各种先进的家庭用具也应有尽有,总引一群同乡妇女的羡慕,妈妈挺喜欢这种感觉的。但是由于爸爸不会驾车,家中始终没有买上一辆小轿车,这是让妈妈失望的,妈妈总是嘲笑爸爸,讽刺爸爸,于是,爸爸给妈妈报了一家驾校,想着等妈妈学有所成买一辆汽车。前几天妈妈刚把驾照考出来,整个人似乎又光鲜了许多,那种骄傲的性情流于表面。今天,开着这辆破旧的三轮摩托车,也像开车小轿车一样,左右看着反光镜,打着转向灯,不时还按响那刺耳的喇叭。

  县城医院离着张建平的家不是很远,不一会就到了,那个深入苍穹的高楼,散发着医院的傲气,那些就医的病人似乎显得微不足道,高高在上的医护人员尤显庄严。张建平的妈妈在院里找了一处空位,停好车,一家人顺着路标进入了门诊楼,医院里的杂乱无章让张建平厌烦不止,每一处的秩序他都能找出弊病,然后他却无能为力,甚至连自己的身体都掌握在别人的手上。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张建平的身体没什么大碍,毕竟还是弱冠年华,吃点药养一养就好了。张建平欣喜自己没得什么绝症,不然这么富有的家庭一定会被自己整垮,如释重负的他和爸爸上厕所去了。

  大庭外,一个打扮精美的中年妇女,手挎皮包,站在那环顾着四周,看着人来人往,眉里行间透漏着她的城府,这个人就是张建平的妈妈露丝。

  “露丝,你怎么在这?”一个中年男子朝着露丝打着招呼,一面走近前。

  “儿子肚子疼,来看看。教练,你来做什么?”露丝面露紧张,回头寻找儿子的动向。

  “怎么回事,我表哥是这医院的副院长,需不需要他说一声?”教练摆出一副天下一家,他是家长的样子,担心的问着露丝。

  “不用了,小毛病,吃点药就好了。”露丝心烦意乱,再次回头打探儿子。

  恰巧这时,张建平走了出来,看着这个中年男子,一个大肚子镶在身前感觉要坠落下来。露丝给张建平介绍着,然后偷偷跟张建平说:“快去告诉你爸爸,就说车停在医院外边了,别让你爸露馅了。”

  张建平像一只乖巧的小狗,匆匆的跑到厕所告诉爸爸实情。

  “开车来的?”教练追问着。

  “是的,教练。”

  “在哪呢,一会看看你开的怎么样了?”教练似乎满怀期待。

  “院里难停车,停外边了,改天再看吧。”露丝那焦虑的内心却如流水般平稳的表达出来。

  这时,张建平和爸爸走了过来,爸爸同教练打了个招呼,心虚的指了指医院门口说:“那我们走了啊,车停外边。”

  一家人看到教练进了门诊大楼,妈妈对张建平说:“咱们俩先出去,让你爸爸去开车,别让教练看到了,也不知道他来做什么。”妈妈一边分配着任务,一边看着教练的去向。

  张建平随着妈妈走出了医院门口,上了爸爸开着的三轮摩托车,疾驰而去。张建平无趣的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然后“啊”的一声低下头捂住自己的双眼。

  大庭内,一位中年男子走进一内科室,瞥见窗外那个似曾相识的背影驾车而去,恭维的向大夫谈论着病情,恨不得一下子全部吸收这位已经提前一个月预约的大夫所掌握的医学知识,只为治好自己的男性疾病。

  窗外,天空烈日依旧,照耀着大地,照耀着人心。

武汉治疗癫痫病正规医院合肥癫痫病医院在哪儿福州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