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情人_1

来源:贵阳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悬疑小说
摘要:和大西北的故事 照片中的这位母亲,让我凝神了好久,她脸上的那份虔诚,让我震颤,让我感动,便是久久不能放下她了。   这是一位中国大西北的穆斯林母亲,此时赴着遥远的跋涉和辛苦,去伊斯兰教的圣地,沙特阿拉伯的麦加朝觐时的留影。此时,她的双手平托在胸前,正在对自己民族最崇敬的真主安拉,呈上了自己全部的真诚和爱。作为穆斯林,这位母亲完成了她今生的荣耀和使命。所以,她的名字前,就有了只有去圣地朝拜才能配有的荣誉名冠“哈吉”,哈吉刘冬梅。莫名地,心中就爱上这位母亲了。   印象中裸露着黄土的大西北高原,总给着我一份远古的初始的荒凉和贫瘠,它与我苍茫和遥远着,并没有走进我的心里,它们能带给我的,更多的是陌生的淡然。   有一天,大西北的美诗和美图,在我的qq空间里,突然一个一个地蹦了出来。惊愕地看着它们,蓦然间,我被陌生的大西北的美和神秘吸引住了。   它们给我带来了未知的兴奋和喜悦,好像唤醒了我前世的乡愁记忆,让我竟是关注和怀念了起来。那山中寂静的茅草屋,该是我前世住过的家吧,屋子里有我去山上挖野菜时挎过的篮子,它已快烂掉了。长了绿苔的土坯墙上,还挂着父亲吹过的一支长长的老竹箫,它的上面,不知被已被沉寂了多少年的灰尘裹住了。   母亲和着父亲吹奏的凄婉的箫声,哼着苏武牧羊曲,那歌声一直悠悠地跟着我,是我天生就熟悉的,摇篮曲般。直到我的今世,还不绝地萦绕在我的心间……   点缀在绿草原上的自在的马和牛群,就让我想起了“天苍苍,野茫茫”的古诗,它们怎能不留下那旷世之美。   穆斯林母亲的照片,是在我的qq空间里不经意间跳出来的,她一下子钳住了我,紧紧地,不再松开,仿佛我和她有着前世不解的缘分,让我一遍一遍地看着。照片里,穆斯林母亲的那份纯净的虔诚、祝福和爱,让她的全身泛着神圣的灵光。她那张怎么也看不厌的慈祥的脸,有着幽深的时光的色彩积淀。不知怎么,越端详她,越感觉她像我逝去多年的母亲,不,像天下所有善良的母亲。或许是她们的脸上,都有着母性的端庄和温和。   我的母亲在旧中国时,是大户人家的太太。后来她脱下长袍,穿上粗布衣服,给她的一大帮孩子做了一辈子的奴仆,并和父亲一起,为他们的那个阶级的家庭,付出了一生的苦难。   我爱我的母亲,且对这位母亲,突然生出了忍不住想扑上去拥抱她的感动,且把半生思念母亲的眼泪哭给她。在这样的一位母亲的怀里,我想我是能讨得温暖和安慰的。   我不是穆斯林,我不懂他们的信仰,可老人对自己民族精神的坚韧崇拜,让我对这位回族母亲,生出了爱和尊敬,她也会崇爱一切善良和温顺的心吧。   大西北的黄土下,该掩藏着多少美丽和爱的故事呢,我向往着了。那些日子,不断地搜索着空间里的图片,它们就炫着我的眼睛了。   突然感觉三毛实在不该只苦苦地系着王洛宾一个,况且王洛宾没有接住她炽烈的浪漫的心,那伤情只能留给千古了。她忘了把目光撒向蓝天大地,吮吸那高原上的没有重压的清新的空气,它会让你的胸怀也宽广了起来。其实,那是黄土高原的情怀。   还有那一级一级的裹着年轮故事的梯田;还有夕阳下浑身洒满金光的食草的绵羊;还有旷野里回荡着的大西北动听的民歌信天游,那迷人的曲子,是从田间扶着铁犁劳作的农夫嘴里吼出来的。   它粗犷凄婉,苍凉乐观,那犁前的老黄牛也听得温顺。还有孤独地歪斜在那贫瘠山顶上的,倾诉着沧桑故事的老枯树,或许它已悲伤地站在那里一百年了,不,也许是一千年了。还有清真寺里,真主也爱听的信徒们唱诗般的古兰经的颂祷,还有,还有……   还有,我还要做一次黄土高原上的新娘,那要嫁的人只要在我的心里就好了。我要像早期的女人那样,穿上她们的大红袍子,披着红盖头骑在驴背上,被它驮着慢慢地走。那没裹脚的丑陋的大脚板,就放肆地裸露在外面,搭在那听话友好的灰驴身上,然后在盖头里面偷偷地美笑。   当然,我不会老实地藏在里面,那温顺都是装出来的,我要偷偷地掀开红盖头的一角,看着周边的我未曾看过的美景——那一道一道的山,那苍劲的古柏,在这送新娘的美妙悦耳的唢呐声里,也放下了严肃的面孔,像个慈爱的老人,给我行着温情的注目。对我这个终于能嫁出去的老新娘,它们也给着真诚的祝福,让我的心暖暖的。这样想着,我就好像真的喝了蜜意的醇酒,竟是醉下来了。   我已按捺不住自己了,准备束衣勒带,背上旅行包,去古老沧桑的大西北高原,做着一次最幸福的流浪。   那个叫哈吉刘冬梅的老妈妈,还有她的儿子,我的朋友陈辉老弟,这也是个令人尊敬的穆斯林好儿子,他用着自己一年多的辛苦和义务,设计策划建造了当地回族人的穆斯林清真寺。   那个美丽的清真寺里,每日就装满了穆斯林人的圣歌和爱。还有那个用诗和图画,给我打开大西北美丽窗子的才情诗人,一壶夕阳周彦虎。我感激他们,感激他们使我苏醒了记忆,让我懵懵地想起了我前世的故乡。   我要去大西北的黄土高原上,去寻找我前世的情人,他等得我实在是太久了,我今生也已寻了他半个世纪。我会再和他一起挥着鞭子,赶着羊群,将那花儿和浪漫少年的情歌,唱给头上飞的小鸟,喊给蓝天上飘散的白云……   哈吉老妈妈,您会张开您温暖的怀抱,拥住我这个生长在黑土地上的,爱您的汉族女儿吗?   “瑟俩目问候大俩!愿真主赐给您的慈悯到!”此时,正是你们愉快的穆斯林开斋节,我不知道我是否有资格这样来问候您……   遥远处的青山旁,清澈的蓝天白云下,一大片白色的羊群,悠闲地撒落在绿色的草原上,愉快地享受着上天和大自然赐给它们的美味……   它们恍惚得像在我的梦里。   大西北,我的情人……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地址江西治癫痫的医院四肢强直伴随尖叫是癫痫吗西安正规治疗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