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歌词 > 文章内容页

副市长为何“看破红尘”主动“弃权”?

来源:贵阳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原创歌词

(文/艾迪曼)同为官场,部门利益却有肥瘦之分,诸如财政、国土资源、规划、建设、交通等局,皆为富得流油的部门,其局长自然是众官梦寐以求的美差,更别说主管这些部门的副市长了。日前,朋友讲述的某市副市长主动“弃权”,坚辞分管国土、规划、建设等局一事,却让人感叹欲作有为而廉洁的好官实有登天之难。

话说内地某个近百万人口的中等城市,新一届市政府上任伊始,刚由县委书记提拔,年龄才四十出头的周副市长,组织安排其分管国土、规划、建设等局,也就是俗称的建设口,熟料周副市长不喜反虑,多次主动请市长调整其分管部门未果后,又主动求到了市委书记。他说除了这几个部门,让他分管那些部门都行,书记告诉他是市委信任他才会如此安排,他既是谦虚也是诚恳地说:“感谢书记与组织对我的信任,我才疏学浅,不足以担此重任,如果没有管好,恐怕辜负了组织的信任。”书记问他:“你是不是有什么顾虑?”周副市长回答说:“我刚到市里工作,经验有限,这几个部门实在是水太深了,是多事之地,不是我不严格要求自己,只怕别人吃水太深,我要独善其身的话,只怕难以开展工作,再说这几摊子都是沼泽地,哪里过得去过不去,实在没有把握,那些开发商个个都是人精,说不定我不知不觉就湿鞋了,我能防范一年半载,难保一年以上不落入套子。”书记何尝不知此等情况,于是,半是命令半是告诫说道:“这是市委的决定,思想不通,组织服从,你还年轻,更应该在复杂的环境中好好磨练自己,希望你好好把控自己,大胆开展工作,市委会全力支持你的工作。”

如果说到这里,也许没啥稀奇的,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一年之后,周副市长还真的不再分管建设口,而是被平调到了省人民防空办公室任副主任,熟知内情的人都知道这是他主动运作的结果。对此,有人为他惋惜,说他是米箩里调到了糠箩里,何苦呢?也有人说他是消极自保,不得已而为之;还有人说他是真正的聪明人,深谙为官之道,懂得急流勇退,或许只有他这样的官员才能走的更远,当下的退却或许最终反而能够善终。

这个真实的传闻与我们经常听到的新闻、故事大相径庭,我们如雷贯耳的都是“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以及“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等等“官场哲学”。手握肥缺部门的大权而胆颤心惊,弃可能性很大的金钱利益而他就,难免让习惯了升官发财思维的官员甚至老百姓觉得不可思议,会把他视为官场另类。

或许周副市长另有外人不知的隐情,我们却不难从当今官场生态悟出几分缘由:常言道“人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这年头官场中手握实权者不偷腥不逾矩的恐怕是凤毛麟角,周副市长或许不想不知不觉陷入泥沼而难以自拔,与其强迫自己根本作不到的入污泥而不染,还不如尽早抽身,找一个是非少的部门安身立命,落得一个善终。周副市长一定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必定是深思熟虑后的抉择。作为个人,不管他是普通百姓还是级别较高的政府官员,他都有自己选择前途的权力,不追名逐利,不随波逐流,不贪恋官场富贵荣华,不愿顺从官场与商界潜规则的摆布,也是一种难能可贵的清醒,所谓“人各有志”,不必强求,至少他为那些利欲熏心不能自拔的官员们树立了另一面镜子。

真正引人深思的是,我们的党与政府是不是权力过大,党内党外对权力的监督太弱,对行贿的商人惩戒太轻,以至于我们的党政官员常常处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状态,或自觉或被动地落入商家的圈套,不要以为周副市长主动“弃权”只是个案而不以为然,而创造一个让清正有能的官员有位有为敢为的环境才是正道。一方面固然需要正确引导官员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从政观,人生观,另一方面更要从制度层面弱化与约束政府与官员们的权力不使其过度与过滥,让政府掌控的资源尽可能地少,让该归于民间的归于民间,该归于市场的归于市场,也就是“十八大”与国务院提出的“两个凡是”,使权力回归“为人民服务”的本位,使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让官员们不受利益集团的操控驱使,让德才学识兼备、有志于为中国的崛起与地方的发展踏实奉献的官员,能够心无旁骛,一心一意更好地“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如此,周副市长们方能无所顾忌地往前走,而不是畏首畏尾“急流勇退”,埋没了大好才华,辜负了组织的栽培与人民的期望。

昆明市治疗猪婆疯哪家专业南宁到哪治癫痫最好左乙拉西坦片有哪些副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