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歌词 > 文章内容页

【笔尖】相亲_1

来源:贵阳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原创歌词
【笔尖】相亲(小说) “……”杨老头坐在红楠木躺椅上,僵硬着半截身子,直愣愣地杵在那里。他深邃的眼眸透过落地窗看着站在花园旁的身影,狠命地瞪着,恨不得把那个身影瞪出个洞。忽然,一个女人尖锐的声音,通过他手里的“苹果”渗透空气,钻进他的耳朵里。那声音穿过他的耳膜,狠狠地砸在心窝上。良久,他左手中指不自觉地拍打一下椅把,右手使劲地反握一下手里的“苹果”,之后随手将“苹果”往旁边桌案上一丢。他像猫一样拱着后背,将全身的重量都倾覆在双腿上,脑袋耷拉在两腿之间。
   此时,窗户外的身影微微颤抖了一下。那身影缓缓地转过身体,向房间内看来。当她看到杨老头蜷曲着身子,阳光透过落地窗玻璃打在他后背上的时候,月牙般的眉毛微微一皱。似乎是感受到了那身影对自己的注视,杨老头慢慢地抬起头,当他看见身影眼里一闪而过得惊慌的时候,方才长长地叹出一口气。他嘴唇嗫嚅了几下,想对那身影说点什么,可是那身影却又自顾自地转了过去。他看着她缓缓地蹲了下去,对着一株君子兰伸出两个手指,捏住,使劲晃动几下,不觉莞尔:“这孩子,就是太乖,太沉静”。
   杨老头看着这身影发呆,看着看着,忽然有了一种错觉:这些年时间过得太快,又太慢!还记得她小时候,就像是一只永远也不知道疲倦的小鸟,总是叽叽喳喳地跟在自己身后。走到哪,跟到哪。半夜睡觉,都要哭着、吵着跟自己睡在一头。大一点的时候,去了学校,自己在学校做个老师,虽然平时教的不是一个班,可是她也有本事找出时间溜到办公室和自己呱上几段话。直到上课铃声催促着,她才拖着长长的尾巴,十分不乐意地踱回教室。就为这,别的老师可没少当着自己的面报怨过。为啥?这孩子总是上课铃声响了半天才进门,搞到最后学生比上课老师还每每迟进教室。
   “那叽叽喳喳得小样貌,还真的像是一只小燕子……”想着想着,杨老头不觉哈哈大笑起来。窗户外的身影听着声音,回头向这边看了一眼,杨老头顿时身体僵直了挺在那里。身影见杨老头这幅样貌,又转过了头去。杨老头眉毛一挑,一股酸涩,不禁从心底深处蔓延开来。他看着那身影,不着痕迹地摇摇头。
   “明天九点,听到了没有?”杨老头看着站在花园边,不知什么时候手里多了一把铁锹的杨晓燕,伸伸脖子追了一句:“到时候可别再迟到了,收拾下,精神点!”“知道了,又不是说了一次!”杨晓燕头也不抬地回了一句。只见她抬脚对着铁锹一边踩了下去,铁锹顿时陷进泥土里一小截。杨晓燕将身子往起了一躬,双手对着铁锹把儿往下一压,铁锹立即带起一大片泥土翻了起来。
   杨老头摇摇头,对于这个闺女是从内心深处感到无奈。看起来最乖巧,可是真正的煞费脑筋。任凭你哄骗、诱拐,威逼、恫吓,死活是你说你的,她做她的。现在算是好多了,记得她母亲没死那会儿,说得多了,她还给你冷不定地蹦出一句“以前从来不管我,现在知道说我了,早干什么去了?”你能不气翻了不,能不气翻了不?怎么就不管你了,没给你吃,还是没给你喝?杨晓燕早逝的妈,可没少为这掉眼泪。你说,那么听话的人,怎么说变就变了?杨老头觉得,他是真的始终弄不明白,弄不明白——杨老头当然不会知道杨晓燕怎么说变就变了,可是作为当事人杨晓燕呢,她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吗?答案是肯定的,可是,也是永久不会有人知道的。
   杨晓燕年过28,家人成天在她身边念叨的无非就是那么几件事情:成家、立业、生孩子。现在眼看着距离过年还有一个多月,这相亲的大军就开始前行了。杨晓燕想:紧锣密鼓的,肯定是双方的父母;不紧不慢、严重抗争的,肯定是那圣斗士级别的勇敢战士!“抗美援朝”的戏码年年上演,聪明如她又怎么会不知道父亲的想法?杨老头这次不惜装病把自己喊回家,还不就是为了相亲那点破事?可惜杨晓燕同样也知道,这相亲就像是春晚,年年不倦,年年有。演艺生涯的人,总能仰仗它一夜之间名噪天下。可对于普通人家而言,它热闹过后,又落下个什么?她自己又何曾不是那样深切地渴望着有那么一个温暖的肩膀,可以有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紧紧地抱着自己?就那样轻抱着,什么也不做。
   可是杨晓燕更知道,有些病,身体上的病,可以发现,有药医。心里上的疾病呢,灵魂上的残缺呢?杨晓燕真的不想这样的,真的不想。可是,她自己控制不了自己……有时候她看到父亲那满是疲惫,又满是希翼地眼神,都会默默地责备自己:“为什么不能试着去相信呢,哪怕一次,一次也好啊!难道要一直这样,宁愿痛着,也不要去信任自己的直觉?分明感觉到,有些人真得很不错。难道要一直这样,宁愿狰狞也不要让万分之一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何止杨老头不明白,其实杨晓燕也不明白。她不明白,她真的不明白,怎么就成这样了?杨晓燕想,也许自己是真的病了。她想,此时此刻她真得需要一个医生,一个心理医生。
   这杨晓燕,说起来还真的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可人儿。不光小样貌长的可以:柳月弯眉,唇红齿白,肌肤吹弹可破,粉雕玉琢的。就连脾气,那也是数一数二的温柔、恬静。特别是她的一双眼睛,仿若星辰一般璀璨夺目,还好似泉水,不染尘埃。就为这,五岁之前生长在爷爷奶奶身边,没少让老爷子老太太娇惯着。六岁的时候因为读书回到了父母身边,虽然平时鲜少接触,可是孩子的天性摆在那里,走哪哪聒噪。喳喳喳喳,真的和她名字一样。
   十一二岁的时候,家里人还可以看见她小时候的性格,再大点的时候,人就慢慢有了变化。起初可能因为杨老头嫌弃教书工资低,下海做起了生意,杨晓燕少了一个可以聒噪的对象。后来,爷爷奶奶回了乡下,家里更是清冷了很多。再后来,唯一的姐姐也读了高中。估摸着她母亲平日里既要忙着备课、上课,又要照料着两个人的生活起居,根本就没有时间照顾到杨晓燕的心情,不知不觉的,杨晓燕就成了现在这样。好像得了自闭症,可又不是自闭症。到底,这也是大家各自的猜想,真正的问题是为了什么,尽管杨老头和很多人都追问过杨晓燕,可杨晓燕就像是不会叫的鸭子,始终沉默、嘴硬。
   杨老头正在那费尽心思地琢磨,这时候有个人拉开房门走了进来。她来到杨老头身边,圆润的身子依靠在杨老头后背上。杨老头不需抬头,就知道进来的是谁。他微微挪动了几下身子,默默不语。来人见杨老头这样,本想噤声不语,可是看到窗户外的身影又不觉挑眉:“是谁的电话?”
   “大姐的,还不是之前那点事?!”杨老头嘟囔一句,又将身体向着一边挪了挪。来人眼睛微微一眯,随即笑了开来。杨老头这个时候正闹心,听到笑声顿时觉得异常刺耳,他豁一下抬起头,眼神阴阴地看着来人:玉盘样的脸庞,柳眉、凤眼,樱桃唇,分明是一张半老徐娘的脸。可是不知为何,看着这样的面庞,他的脑海里会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不是亲生的,就是误差多了”。他使劲摇摇头,嗤声问道:“你笑什么?”
   “我说她不正常,你还不信!你自个儿说,你整了多少次的相亲了?”那女人丹凤眼向着花园里瞟了瞟,见杨晓燕此时并没有心思偷听自己的说话,随即追问道:“没有一火车,也该绕长江大桥一圈了吧?”
   她说的声音那么高,还那么刻意,站在窗户外的杨晓燕当然是不用偷听就可以听到。只是杨晓燕并不想和她争辩什么。杨晓燕听见杨老头对着女人暴喝了一声,唇角微微上扬了一下,她想:“笨女男性癫痫能治好吗需要吃药吗人,除了样貌可以,其他的都是负数!”而后,她便出神地盯着花坛一角的兰花发呆。她觉得这天应该下雪。往年的这个时候,大雪早就纷纷扬扬落满了各个角落,怎么今年的雪来得特别晚?那晚天气预报说要下雪,杨晓燕开开心心地坐在屋子里等待着。她坐在窗户旁,屋子里开着台灯,昏黄的灯光在远处的沙发旁拉出一个圆圆的晕影,杨晓燕却是淹没在一片黑暗中。她看着窗外的路灯,忽然觉得,这冬天的灯光下,为什么不可以有那么几只飞蛾缠绕呢?她想自己是疯了,可是她真的很想看到雪,她想看到昏黄的路灯旁有密密麻麻地飞蛾萦绕。
   路边的车辆呼啸着来了又去,一盏盏车灯闪烁在她的眼眸里。她仰头看了一会儿天空,昏暗的,带着恐怖的灰黑色。杨晓燕缩缩脖子,整个人像一只猫一样蜷缩着身子蹲在窗户旁的旋转椅上。她仿佛用尽了一生的力量在等待这一场即将到来的小雪,却始终不曾见到一片雪花。窗口的梅花还不见花蕾,似乎也忘记了要在这个寒冬里绽放。她仿佛还可以闻见去年的香味,只是已不见那记忆里的花朵。还记得那一年的梅花带着刺眼的殷红,孤零零地开放在皑皑白雪里。杨晓燕那时候还想,“这是谁的血染红了我的眼眸,漫天的雪花,似要将这一切吞噬”。现在呢,这大雪似乎是忘记了有个人在这里等它。
   至那以后,杨晓燕就武汉治疗癫痫医院排行榜?一直在等待着下雪,满心满眼地等待着下雪。她想,这冬天总该是有一场雪的吧?哪怕是惊鸿一瞥,落地即化,可也该是下那么一场雪的!这天总是要下雪的,不管是什么时候!只是……这年的雪,怎么就来的这么晚呢?她想,总该会下的,不然……杨晓燕一惊,视线从花坛的兰花收回。她右手捂住胸口,脸色煞白,她问自己:“不然怎样?”眼眸深深地一沉,双手紧了又紧,终是有一抹疼痛不知不觉地溢进心底。杨晓燕想,这次是真的病了,病得不轻。
   这个时候,杨老头又在那里想,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错?他记得,孩子的第一次变化,好像是她十六岁那一年。当时听他妈反应,说这孩子最近有点古怪。一向乖巧懂事的娃子,楞得平生生多了许多怪拰脾气。说什么也不搭理人,问她也不说话。去学校询问,老师都说这孩子好得很啊,成绩只上不降;问同学,都说没什么变化,没事的时候还是跟着大家一起玩,一起闹。当时他还安慰孩子他妈,说估摸着是孩子正值青春发育期,心情比较烦躁,有了自己的心思。这是青春期孩子的通病,过段时间也就好了。估计孩子他妈想想自己的话,觉着孩子的胸脯确实是变得越来越鼓囊,走起路来也越来越有少女的样儿,倒也把一颗悬癫痫病治疗方法是啥起得心逐渐放了回去。不仅如此,当时她还反过来安慰自己:“不就是话少了嘛,话少的闺女看着娴熟,好事!”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这些年杨老头为了这只小麻雀,真的是没少操心。起初因为工作之便,杨老头更是成了杨晓燕的“贴身保镖”。可是……他就整不明白了,为什么孩子小时候和现在会有这么大的出入?孩子小的时候,做家长的是左防范、右堵截,生怕一不小心孩子早恋了,懵懵懂懂铸成了大错。大学的时候,孩子无心恋爱,也是觉得这孩子成器,一心想着学业、努力、奋斗。看着那些孩子大一点就像热锅上蚂蚁的父母,老杨头心里这个安慰啊。他当时还想,小燕这孩子还小,单凭这样貌、身材、性格,怎么着也轮不到自己着急。后来,工作有了,成效有了,地位有了,金钱也有了,唯独男人没有半个!老杨头心里就开始越来越犯嘀咕,看着人家的儿女成双成对,老杨头彻底不淡定了:许多长得还不如小燕的女孩,都带回了不错的女婿,怎么到了小燕这里就没人要了?
   杨老头不甘心,他肯定不甘心啊。他觉得老婆肯定是别家的好,孩子还是自己的最优秀了。小燕这么漂亮,要身材,有身材;要学历,有学历;要气质,有气质,怎么就没有人看上了呢?如果按照现在女人找男人的标准,那自己家的小燕俨然就是大家伙嘴里说的“高、富、帅”嘛。这要是个男人,怎么的也是祸害一方的角色啊……可是呢?那些男人,全都眼瞎了吗,就是这做父亲的,都知道小燕有一对让男人想要不顾一切去犯罪的玉女峰。他想不通,他觉得一定是小燕心深,一直都瞒着自己,小燕觉得还没有到告诉家里的时候。他问杨晓梅,可是杨晓梅也说杨晓燕并没有情况。杨老头不武汉癫痫病最好的药物相信,他觉着凭自己做男人的五十多年经验告诉自己,一定是有男人在打杨晓燕的主意。他不放心,他觉得自己必须要替杨晓燕把把关。
   心里一有了这想法,杨老头就像亲眼看见杨晓燕被个猥亵小青年搂在怀里一样。他觉得是时候轮到自己这个父亲出现了。他必须,并且有十二分立场和责任去为了杨晓燕做点什么。然后,他选了一个天气清爽的日子,杨晓燕这边才出家门,那边就开了他的路虎,不疾不徐地跟上了杨晓燕赶得公车。一路上,为了做好隐身,老杨头是走走停停,生怕杨晓燕通过倒车镜认出了自己。好不容易隐藏到杨晓燕公司门口,老杨头蹲在驾驶室里,隔着一条马路的距离观察着杨晓燕的一举一动。眼看着杨晓燕身影消失在公司门口,杨老头也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不死心,第二天继续跟!一来二去,生生跟在杨晓燕后面上下班一个半月。为了可以成功跟踪杨晓燕,老杨头是活脱脱自学成了一个“侦探”!
   跟得这么辛苦,那杨老头究竟有没有收获呢?答案是,有。他竟然真的发现杨晓燕是有情况的,只是这一个发现,还真的是让一直处于水深火热当中的杨老头,轰隆一声掉进了冰窖里。为什么啊?通过这一个半月的跟踪,杨老头发现追求杨晓燕的人确实存在。不仅存在,还非常之多,非常的深情。怎么个多,怎么个深情呢?据杨老头“收买”的公司保安介绍,杨晓燕才来公司不久,就曾经出现一个情人节收到十五盒巧克力,十七束鲜花的记录。而且啊,这个公司里面的其中一个部门经理,还是杨晓燕跳槽以前公司的副总。只是为了追求跳槽得杨晓燕,不爱江山爱美人地来了这里。偏偏怎么的呢,她杨晓燕对于这一波又一波的追求者是视而不见,并且还在公司内部放出话:“我喜欢女人!”

共 13098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