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歌词 > 文章内容页

【清韵】爱在深秋

来源:贵阳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原创歌词
一道强光划过天际,仿佛要把天空撕裂开来,随即震人心魄的雷鸣隆隆传来,玻璃窗被震地啪啪作响。梅心从小就怕这雷鸣闪电的天气,她蜷缩在床头索索发抖,她捂着耳朵将自己埋在厚厚的蚕丝被里,偌大的半山别墅面目狰狞,像魔鬼呲开的血盆大嘴,随时会将她吞没。梅心屏着呼吸,泪水肆意地流淌着,流进了她的口中,她尝到了酸涩的滋味。   轩宇此刻一定又在红磨坊酒吧,左呼右拥着那些酒吧女寻欢作乐呢,自结婚以来,他经常忽略了梅心的存在,似乎压根儿就不知道有梅心这个女人。   半山别墅是梅心与轩宇的家,是公公白谨庭送给他们的新婚礼物。本来是个环境幽雅,僻静通幽的好地方。二层小楼坐落在苍翠树木的掩映当中,楼体欧式建筑,进入大门是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路,路的两旁有一排石凳,高低错落有致,排放着各种各样的盆景,让人心旷神怡。接近于楼门,右手边有一株高大的玉兰,春寒料峭,玉兰花开始打苞,继而次第绽放,花瓣如同玉脂凝结,在阳光下闪着光。左手边是一个小小的花坛,园丁从老屋那边移植来很多凤仙花,玉兰花败的时候,凤仙花继相开放,各种颜色的都有,开始只有零散的几朵,摇曳在花枝丛中,随着天气变暖,花朵越来越多,挨挨挤挤开满了花坛,煞是好看,这些都是梅心最喜欢的植物。这里远离了都市的喧嚣,显得越发的宁静。然而就是这样别致的地方,竟然成了囚住梅心的牢笼。   梅心是轩宇名正言顺的妻子,浩宇集团的总裁夫人。结婚三年了,轩宇都没有好好地看梅心一眼,他每天沉湎在风月场所,不醉不归。从轩宇的眼神里,梅心看到的全是厌恶。他每天沉着脸,冷得像团冰。轩宇按时打给她生活费,但就是不让她随便出行,更不能出去上班,说他的妻子在外面抛头露面,只会丢了他的面子。只有奶奶想见她这个孙媳妇时,轩宇才会用车接她回去,吃一顿饭立刻找借口离开,婆婆娉婷专横跋扈,根本看不上梅心,常故意找茬训斥她。轩宇视而不见,幸亏有奶奶和公公护着,梅心才免受责难。   三年前,梅心带着深深的爱意,踏进了白家大门。守着轩宇,憧憬着他们婚后的甜蜜生活。然而,美好的梦渐渐地化作泡影。梅心常常偷眼观看轩宇,眼底流出一丝悲哀。轩宇心中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其实他根本不讨厌梅心,怨就怨她不该如此下贱,成了奶奶的帮凶。   “有哥在,不用怕她,哥护着你!”轩宇的声音在梅心耳边响起,笑颜中带着暖暖的温度,情窦初开梅心,便将一颗心完整地交给了轩宇。她将这份爱悄悄地埋在心底,以为今生只能偷偷地守护爱人走完余生。未曾想老天眷顾,让自己成为轩宇的新娘,突如而来的幸福,打乱了梅心平静的生活。午夜窗外一片寂静,梅心的心却无发平静,梅心明知道轩宇不喜欢自己,可她就是舍不得离开,宁可将自己禁锢在这冷冰冰的房间,守着儿时的回忆,自我陶醉。   轩宇是她的好闺蜜姗宇的哥哥,梅心从小就爱慕他。他那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梁,一对棱角分明的唇,时刻闪现在梅心的眼前,搅着她寝食难安。她总是找各种理由去寻姗宇玩耍,其真正目的就是为了偷偷地看到轩宇。   姗宇有些小霸道,她时常欺负梅心,梅心总是笑笑,忍让着姗宇。每到这种时候,轩宇就会站了出来,为梅心抱打不平。通常是姗宇哭着跑到奶奶那里告状,轩宇爱惜地揉揉梅心的头,拍着胸脯向她保证“有哥在,你不用怕她!”梅心心里如同揣了只小鹿,上下乱串,轩宇似乎觉察到她的心思,含笑看着她,梅心羞涩地低下头,心里像灌了蜜。   白家奶奶也是向着梅心的,故意绷着脸数落姗宇的不是,让她好好地向梅心学习。姍宇自然不会高兴了,撅着小嘴在一旁生闷气。白奶奶最了解孙女的脾气,也不去哄她,而是笑着喊来梅心,让佣人拿出些稀北京军海医院靠谱吗罕的西式糕点,给她们吃。姗宇就是个小吃货,左手拿起一块,还没有吃完,右手紧接着又拿起一块。嘴里塞着满满地,鼓着腮帮子,逗得奶奶和梅心一个劲儿地乐。武汉哪个中医院羊羔疯好白家奶奶看着姗宇与梅心,眼神里充满了慈爱。   轩宇比梅心大六岁,已经上了重点高中,是学霸级的人物。他学累了常常会跑下楼,和梅心她们一起玩。推着她们打秋千,和他们一起玩跳绳。他嫌姗宇娇气,经常孤立她,和梅心却又说又笑,惹得姗宇无端地掉眼泪,他在一旁偷着乐。梅心一度认为,轩宇也很喜欢自己,她暗下决心,好好学习,争取与轩宇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轩宇轻而易举的考入国内的名牌大学,且不说他的家世,单凭他那英俊的外貌,挺拔的身姿,很快成了校园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为他痴迷的女生比比皆是,其中那些家世好的,相貌娇美的小姐公然示爱。轩宇只是淡然一笑,婉言拒绝了。   梅心一直偷偷地打听着轩宇的近况,爱恋浸入骨髓,梅心的血肉里都揉进轩宇的名字,不能自拔。梅心的父母都是大学讲师,他们很清楚女儿的心思,也深知女儿的脾气。母亲不止一次地暗示女儿,不要为没有结果的爱情执守,梅心沉浸在情感漩涡里,始终无法自拔。她凭着一腔爱恋,顺利地考入了轩宇就读的大学。梅心发现轩宇对她越来越疏离了,即使在校园的林荫道碰到了,他都不会转过头来看她一眼。梅心心里一阵失落,继而给自己寻个借口,他也许只是走的匆忙,一时没有注意到自己罢了,他依然是自己的轩宇哥。即使他不喜欢自己了,让自己有个远远地注视他的机会,梅心也就心满意足了,每每想到这些,梅心的脸上即可洋溢出甜美的笑容。   考取了学位的轩宇,半年后遵从奶奶的意愿,去了美国学习深造,以便将来接手白氏家族的产业。爱人走了,唯留下了无尽的思念伴随着梅心。   梅心的文静、优雅也吸引来许多豪门子弟的目光,董豪杰就是其中的一位痴迷者。他是白家的常客,也是轩宇的死党。自从在白姗宇的生日晚会上初见梅心,就被这位秀气的姑娘深深吸引了。他清楚地记得,那天的梅心穿着一件白纱半袖的礼服,领口与袖口缀着几颗水钻。乌黑的头发半披着,细长的眉毛如同一轮弯月,长长的睫毛翘起来,一对深眸仿佛一潭清水,清澈深邃,闪着灵动与睿智的光芒,高鼻梁,薄薄的嘴唇,涂着淡淡的唇膏。最喜欢她的笑,嘴角微微翘起,露出几颗珍珠般的小碎牙,别提多招人爱了,她的气质高雅,纯洁得如同仙子,不容人侵犯。从此董豪杰心里再也容不下其他女人,朝思暮想的只有梅心,相思的种子深植于他的心中。   董豪杰想尽办法吸引梅心的注意力,频繁地找借口与她约会,向她表露自己的情感。梅心总是婉言拒绝了,她摒除一切杂念,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执着地等着轩宇学成归来,她也知道这种等待也许很飘渺,可是她管不住自己。姗宇心疼梅心,也熟知她的思念,她几次想劝她放弃了这段感情,却欲言又止。梅心似乎明白姍宇的心疼,给她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便不再言语。姗宇蹙起眉头,一双灵动的眼睛充满了疼惜。   可谓皇天不负有心人,五年后,梅心终于等到了她心爱的人回国,接手了白氏集团,她也如愿以偿地应聘进了白氏集团,做了轩宇的秘书。   然而此时的轩宇,身旁多了一位温柔妩媚的女子。他的眼睛时刻围绕着那个女子,眼里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了。这个女人确实美得让人窒息,也难怪轩宇为之倾倒了。大波浪的乌发一泻而下,狭长的眼角,性感十足,如碧波般清澈的眼神,藏着一丝娇嗔,嘴角稍稍翘起,如同月牙般完美。高傲挂在脸上,一袭V字领的紫色长裙下垂到脚脖子,最惹眼球是脖子上那一串铂金项链,挂着一颗硕大的钻石坠儿,闪着耀眼的光芒。女子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浓浓的薰衣草的香味,令人迷幻。梅心从轩宇的口中知道了这女子的名字,夏紫柔,真是名如其人呀!梅心也忍不住为她而感慨。   十年的等待,换来的却是一场痴梦,梅心似乎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心撕裂般疼。夏紫柔是那样的高贵娇媚。与她相比。自己就是一只丑小鸭。瞬间她像是丢了魂的躯壳,不知何去何从,她的伤心没人能体会。整天精神恍惚,平时严谨麻利的梅心,在工作中也经常丢三落四的,为此挨了轩宇得好多次训斥。梅心的委屈无处诉说,本来就是单相思,还要什么结果呢?她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梳理好情绪,爱何必拥有,远远地注视着心爱的男人,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姗宇二十四岁的生日到了,梅心受邀来为好姐妹庆生。政界名流,商业大亨都应邀前来。白公馆里人声鼎沸,灯火辉煌,烟火五颜六色,在天空中怒放,将白公馆照的如同白昼,场面空前的盛大。   梅心到了地方才知道,今天不单单是姗宇的生日宴会,也是这位好姐妹与银行行长的公子贾释文的订婚宴。姗宇看到了梅心,紧跑几步将她搂在怀里,紧紧地抱住,梅心的耳边传来低低地哽咽声。   “傻瓜,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咋还抹眼泪了。”梅心双手搂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背,一时间陷入了迷雾中。   “人家舍不得你嘛,父亲为我们定好班机,明日清晨我将陪着释文去法国读书,以后见面的机会就少了。”姗宇撇着小嘴又哭了。   “哎呀,我的大小姐呀,我还以为谁欺负你了,原来是为这点小事纠结。网络时代,无所不能,想我了可是视频嘛,这也值得你闹心,你可真是个奇葩!”没想到平时文静的梅心,偶尔也会来点幽默,姗宇被她逗乐了。她挽着梅心的胳膊,亲热地向大厅里走去。梅心抬头忽然看到了紫柔挽着轩宇的胳膊缓缓地向她们走来。真是一对金童玉女,高雅的气质,吸引了全场人的眼球。梅心始终还是无法释怀,她挺直脊梁,整个人僵持在那里。   轩宇小心翼翼地护着紫柔,像是护着珍宝。他面带微笑,一边礼貌地朝众人打招呼,一边向里走。轩宇的父母也被吸引了,他们捧着酒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儿子,眼神里充满了自豪。   “白伯伯,白伯母,因为我的工作室有点急事,来晚了,轩宇为了等我,也回来晚了,紫柔恳请您二老原谅我和轩宇。”紫柔的声音很好听,柔软绵甜,听着很受用。   “不妨事,轩宇,陪着紫柔去随便吃些点心,照顾好她,订婚仪式马上就开始了!”白夫人拍拍紫柔的手背,吩咐着儿子,语气里满是疼惜之情。   轩宇为爱人取来一杯红酒,拥着她向姗宇走来。梅心难过极了,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进去,她低下头看着那双黑色的鳄鱼皮鞋越来越靠近自己,梅心的呼吸渐渐地不顺畅了。姗宇感觉到了梅心的变化,顺着她的扭头望去,正好与紫柔打个照面。四目相对,紫柔眼底藏着一份得意之色。只是一闪而过了,继而笑意绽放,灿烂如同一朵玫瑰。她拉起姗宇的手,献上祝福!   相思深种,那种痛苦时刻煎熬着梅心,明知道轩宇不会喜欢自己,她依然甘愿守候着,这一段渺茫情感。她的眼中流淌着柔情,默默地注视着轩宇。   姗宇悄然地走到她身边,给了她个深深地拥抱:“放弃吧,不要折磨自己了。走出去,你会发现好男人多的是。”   梅心收回目光,对着姗宇笑了,笑得很牵强。姗宇无奈地摇摇头,不再劝她了。   舞会开始了,轩宇与紫柔翩翩起舞,他们眉目传情,一个风流倜傥,一个气质高雅,立刻成了宴会的焦点,大厅里一片赞扬声。他们的光芒盖过了宴会的主角姍宇。梅心越发觉得自己像只丑小鸭,自卑油然而生。她站在大厅角落,心里充满落寞。   不知何时云南癫痫治疗专科医院,董豪杰来到了她的身旁,梅心的伤心他都看在眼里,让他很心疼,他上前来邀请梅心共舞一曲,却遭到了拒绝。梅心推说自己不舒服,离开了董浩杰。望着远去的梅心,董豪杰失望地摇摇了头。梅心的泪水夺眶而出,她的心如同指甲划过玻璃般酸楚,却依然无法迈出爱的漩涡。   “心儿,过来,快让奶奶好好看看你。”顺着声音,梅心看了白家奶奶向她招手,失落的情绪顿时有了寄托,她紧走几步来到了白奶奶跟前,白奶奶拉着梅心的手,仔细地打量着。   “几年不见,我们小心儿出落得越发的美丽大方了,奶奶都不敢认你了。”白奶奶点了一下梅心的鼻尖:“小没良心的,亏我那样喜欢你,若不是我喊你,是不是不认得奶奶了!”白奶奶的语气里充满了溺爱。   “光顾着祝福小宇了,不是没来的及嘛!”梅心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向着白奶奶撒娇。   “奶奶,我才是您的亲孙女,您这样对梅心我会吃醋得!”姗宇嘟着嘴,假装生气的样子,逗得白奶奶笑地合不拢嘴。   “两个傻丫头,一对活宝,就会哄奶奶开心,”轩宇搂着紫柔的腰,笑着向这边走来。   “奶奶,这是紫柔,我的女朋友。”轩宇看着紫柔,深眸一片温柔。   还没有等紫柔开口,白奶奶冲着他们摆摆手:“好,不用管我,你们玩的开心点。宇儿,心儿上楼陪着我说会儿话。”紫柔明显的感觉出白奶奶的冷漠,但她没有说出口,和白奶奶到了别,失意地离开了。白奶奶意味深长地看了孙子一会儿,扭过脸让姗宇与梅心搀扶着上楼了。   “奶奶好像不喜欢我!”紫柔轻轻地对轩宇说。   “你多心了,从小到大只要是我喜欢的,奶奶从来没有拨过我的面,别小看我独子独孙的身份哈!”紫柔笑了,乖巧地依在轩宇的怀里,不再说话了。紫柔表面很乖巧,心机却很深,做白家的少奶奶是她蓄谋已久的,从出生到现在,只要她想要的东西,还从来没有失手过。她回头望着白奶奶,眼底露出一抹戾扈。 共 35334 字 8 页 首页1234...8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