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歌词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憧憬】我的“织女”生涯

来源:贵阳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原创歌词
摘要:一件精美的手工毛衣已经不仅仅是一件毛衣,更是一件手工艺术品,还有那里面满满的爱。 封建社会教条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这里面的“才”指的是书本知识,可不包括教养和女红。教养不在此篇谈论之列,暂且不提。旧时女红可是女子必学的技艺,织布、做衣服、做鞋子、绣花等等要是学得不好,只怕嫁人后要落人耻笑。新社会不再以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为主,社会有了很细的分工,对女孩子再没有女红功夫的要求。现在女孩不再为不会女红而觉得羞耻,这就是证明。不过在一些有传统和推崇纯手工制作的人群里,各种女红技艺仍然在传承着。只是这越来越像一种各人兴趣爱好了,而且是一种有点怀旧情结的兴趣爱好。在各种女红技艺中,织毛衣恐怕是传承最为广泛的一种了,其他的在寻常百姓家都不多见了。   一般大部分的家庭妇女都懂一点织毛衣,利用零碎的闲暇时间,为家中亲人和成长中的小孩织合适的过冬毛衣再平常不过了。在前二三十年里,这是一种很节俭的方式。因为孩子长得快,衣服穿穿就小了,手工织的毛衣,就可以拆开加长或是重织。大人织毛衣多余的毛线也不会浪费,凑在一起给小孩织件花色毛衣就不错。   在我小时候,婶婶那一辈人个个是织毛衣能手。从小耳濡目染,也好想学习织毛衣。无奈妈妈对这个事情极端反对,她认为这是“没出息”的事情。妈妈从小就没学这些,可是给生活带来的不便是显而易见的。我们小时候就没有其他孩子那些五颜六色的漂亮毛衣穿,好羡慕别的小孩。所以我们从小就从心里觉得这个事情并非像妈妈说的那样,想学的决心一直藏在心中不曾泯灭。在这种认知的支撑下,就偷偷摸摸的跟婶娘以及其他小姐妹们学了一点基本功。比如,起针,上针,下针,收边等,用小毛线团织点发带什么的玩玩。但也仅仅限于此,一来没有很多的毛线,二来妈妈看见就要把竹针毁掉。所以也只学了个半吊子,终究不知怎么成衣。   再后来,二姐上了师范,师范是典型的素质全能型教育,除了文化知识,还有音乐美术手工什么都教。聪明的姐姐终于学了一手高超技术,她们最后课程结题就是一件漂亮的毛衣,每个人穿着自己亲手织的第一件毛衣合影留念。姐姐疼我,合影照片上那件红色有点蝙蝠袖的毛衣很快就转移到我身上来了。此后当然再不会缺少毛衣穿,可是我自己终究还是不会织毛衣。   后来上大学了,离家远,再说也成年了,我要学什么妈妈管不着了。碰巧那时寝室中有一个极其贤慧能干的室友,她妈妈去世早,她什么都会,织毛衣当然不在话下。理所当然的,她成了全寝室人的师傅。织毛衣是个慢工,没织过的人根本耐受不了那个进度,所以生手都从织手套开始。学习织手套可以了解基本的一些成衣要领,比如织不会翻卷的衣边、织圈和织片时上下针的区别、分针、加针、挑针、收针、锁边等。一两细毛线就可以织一双手套,由于工程量小,生手可以慢慢操练,加上师傅及时的现场手把手指导,很快大家都可以织出精美的手套。第一双手套哪去了呢?呵呵,一般都是男朋友戴去了。手套那时属于技艺比较高超的女友才能送的礼物,技艺不高的往往就织条围巾。围巾只用织片,不会涉及许多技术细节。记得大学时还给女友的男朋友织过手套。呵呵,当然是受她之托,由她转交。因为她不会,又不想让男朋友觉得遗憾。   手套的技法是学会了,因为小时候不曾泯灭的决心,就决定尝试一件毛衣。那位大师傅室友在大学期间织过无数件毛衣,因为她换了几任男朋友。有给男朋友织的,有给她自己织的,还有帮男友的室友修改过毛衣。她是个热心肠的人,而且那么能干,最关键的是还漂亮,哪个男人娶了去都会幸福。她来自昭君同姓故里,深得昭君遗风。有这样一位大师傅在织毛衣,此时不学待何时?于是果断买了一些线,在她手把手的指导下开始了。   开始了织毛衣,才真切体会到“织女”的艰辛。对一个生手来说,基本上肉眼看不到进度,真是一个慢工。一件成人衣服衣身要起300针左右,而且每一阵有插入、挽线、挑出三个步骤,所以一圈下来就是900个动作。一圈完成一身大概可以延长1毫米。一件衣服长度大概一尺八,还要织两个袖子和衣领,所以全部算下来动作的数量真是一个“天文数字”!衣领相当于大半个衣身的针数,衣袖相当于衣身三分之一多一点的针数。还不说大小没把握好拆掉重来的,另外如果织花则更会延缓速度。所以一件纯手工毛衣织下来,说那里面有着满满的爱真是一点都不过份。难怪那时候谈恋爱都是给男友织毛衣。记得在哪看过一句“名言”……一个女人要是愿意为你织毛衣就绝对可以娶回家!真是一百个赞同。在如此合适条件下,终于是成功完成了一件成衣,可是小了些。也只当是试验品了,因为亲自尝试了那全过程的辛苦,再也没有勇气重来一遍。衣服拆成线送人了,在大学期间再没碰过毛衣针线。   转眼就毕业工作了,在老家县城的一所高中里。那两年学校进了好几个刚毕业的女老师,学校安排我们都住一起,一排房子,每间两人。天下贤慧之人无处不在,呵呵,再次碰到一个比我早一年去的一个女老师,经常织毛衣,而且织出来的毛衣很漂亮。她的身后有一个小姨是高手中的高手,所以“织女心”再次热了起来。她、我还有一个同屋的三个未婚却又常住校的,又经常凑在一起织了起来。   记得同屋的女孩给男友织的一件毛衣两个袖子一松一紧,男友穿得快活得很,从未抱怨过。而且还能幽默排解女友的愧疚,他说:“我在黑夜里也可以穿对前后,只要胳膊试一下就知道左右了!”呵呵,真是满满的爱!想想,“织女”这个称呼就是那个时候被别人叫出来的。想想那时几个一起边织毛衣边聊天的日子真是值得怀念。如今一个去了成都,一个还在那里,而我来了合肥,都散了。只是记忆怎么都散不了。   这个时候,也是因为与高手同步织,所以也学到了更多的成衣关键细节,更多是关系到怎样让衣服漂亮,尺寸舒适的细节。如正式开织之前可以先试针方便对照尺寸;细腻紧致的紧边织法比松边更漂亮;还有先包领口再挑织衣领更美观;还有腋下留十几针穿起来更舒适;还有挖领口的高低尺寸以及各部分的合适尺寸;以及衣服和袖子从上往下和从下往上的不同织法等。这些关键细节我都是这时学会的,到这时我已经可以织出比较漂亮的毛衣,那时织过好几件。   那时因为离二姐近,有时也方便向她请教一些。二姐在织毛衣上,是追求细节极致完美的。所以姐姐织的毛衣几乎找不到缺点,像买的羊毛衫一样漂亮,却比买的羊毛衫更合身更舒适。所以姐夫总能穿着好美观的手工毛衣,我还是永远达不到那个境界。一件精美的手工毛衣已经不仅仅是一件毛衣,更是一件手工艺术品,还有那里面满满的爱。二姐织过无数毛衣,为孩子为姐夫也为以前的我们姐弟几个。现在因为织毛衣伤身体,也不大织了。   再后来来到合肥,别说遇见高手,身边连织毛衣的都没有,好在我的水平也算得是出师了,虽然还有少数高端本领比如一看花型就知道织法等没有学会,不过已经不影响织出舒适的毛衣了。怀孕期间,给老公织过一件毛衣,给未出生的小孩织过一些衣服和裤子。给老公织的毛衣织好后拿去洗被婆婆臭骂了一顿,想起织成那么大一件衣服的辛苦简直想哭。婆婆是个迷信的人,说我把新衣服拿去洗是要谋害她儿子。我解释一件衣服在手上织了两个多月,已经很脏了,她也不听,没办法。这恐怕是我“织女”生涯唯一的灰色记忆了,唉,也不能怪老人,这就是代沟吧。   由于那时小孩没出生,眼前也没有小孩比对,对小孩尺寸完全没有概念,最后织成的衣服小孩到两三岁才穿上。衣服都是从上往下织的,因为想着到时候长高了就在下面拆开接一截很方便。如今孩子大一些了,衣服接过一次就没再接了。现在大女孩爱漂亮了,都是买毛衣穿。再加上家务事多要上班也没空去做那种慢工活了。后来再也没有织过毛衣了。在这件事情上,我可能永远只能停留在及格的水平了,终究没成为“一代宗师”。   不过客观的说,手工织的毛衣还是有手工的优点。第一,衣身和衣袖不存在接缝,因为手工能织圈,机器只能织片。第二,手工织衣服毛线不用打蜡,而机器织为防止毛糙易断线都要打蜡,所以手工衣服更软和舒适。第三就是成长期间的小孩衣服手织更节省一些。由于这些机器无法取代的优点,有些具有“手工情结”的人还是会追逐手工毛衣。只是如今手工毛衣也专业化了,不用自己亲自织,有专业人士专门替人织毛衣。她们才是真正的新社会“织女”,许多毛线店的背后都有一批“织女”。她们居家不露面,技艺高超,速度常人不可比。不过再怎么说,这也是个辛苦活,日子长了伤眼睛伤颈椎,老坐着影响血液循环。正因为这些原因,手工织毛衣的工钱是很贵的,经常会超过毛线的本钱。这倒是的手工毛衣成了特殊人群的消费品了,已经脱离了旧时候为了节俭过日子的初衷。不是自己亲手织的,也不再有爱的味道。   当然从传统手工技艺的传承来看,这还是有意义的。毕竟现在快节奏的生活,寻常妈妈经常没时间织毛衣了。还有现在人富裕了,也不在乎自己手工织省下那么点钱。如今的社会中,时间比钱重要。社会发达了,有了许多手工毛衣的精美替代品,如加绒羊毛衫保暖衣等。也不需要自己辛苦手工去织了。如此看来手工织毛衣的人尽管不会消失,但是会越来越少了。这也是历史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随便写几个字,留下一些对旧生活的念想吧! 兰州治癫痫专科宝宝癫痫病能够治好吗癫痫发病有何表现荆州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