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歌词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根】被嫌弃的姥爷

来源:贵阳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原创歌词
姥爷不是我姥爷。   姥爷是我们那整个小平房区的姥爷。   姥爷自己也是子孙满堂,而我们,便是他家孙子们的好朋友,常常一起玩耍,一起嬉闹,一起成群结队地去他们家里听姥爷讲故事。于是,我们便随着好朋友,称呼着“姥爷”长,“姥爷”短的;于是,姥爷,便成了我们大家的姥爷。   姥爷已经八十岁出头了,大大的脑袋上常常顶着一个黑色的礼帽,他说老头儿怕冷,风一吹就头痛;胖乎乎的身体,总喜欢穿着白色的飘逸的长衫,就是公园里打太极拳的老人们穿得那种,只不过人家穿起来是道骨仙风,姥爷穿起来就显得圆滚滚的,走起路来又几分蹒跚,看起来倒是像极了动物园的大熊猫,憨态可掬,让人非常要想靠近他。而他,也是个非常亲善的老人,从来不厌烦我们这些顽皮的闹童们,总是侧着脑袋,听我们大声地呼唤“姥爷”,总是笑意盈盈地看着我们,虽然表情的变化有些迟缓,就好像动画电影《疯狂动物城》里边的那个名字叫做“闪电”的树獭一样,那笑容一点点地绽放,就感染了我们,温暖了我们,融化了我们。   姥爷和老伴儿也常常牵手出行,也常常引得大家感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但好像又总觉得不那么贴切,不那么对味儿,总觉得缺点什么?后来,大家明白了,少了那种叫做“浪漫”的味道。因为,平素大家更多听到的是,老两口的争执和闹别扭。不知道老两口年轻的时候斗争有多激烈,反正就现在这个年纪,两人还是常常摆出了了大动干戈的阵仗。姥爷的老伴儿便会向邻里抱怨,发泄着自己的不满和怨气,姥爷就在旁边,努力辩解着,说都怪老伴儿总是嫌弃他,从年轻到年老,从来没停止过嫌弃。大家听了,便努力安慰,劝解两个老人,老伴儿便气呼呼地说:“哼,老家伙,如果再让我年轻二十岁,我一定把你扔到街上去”!   许多年了,其实邻里们也知道,姥爷的确总是被老伴儿各种“嫌弃”。   姥爷爱抽烟。如今他的身体状况不好,早已被医生三令五申地要求戒烟,也被家人严格管束起来。但是姥爷却执拗地拼着自己的洪荒之力,挪动着稍显笨拙的身躯,在家里爬上钻下,想方设法地把香烟一支支,化整为零地四处藏烟,可谓是费尽心机。而这大大的刺激了我们这些孩子的好奇心,便常常跑去姥爷家里,四处搜寻,好像福尔摩斯一样,瞪大了眼睛,认真地一起分析判断,书架上的书页之间,床铺的褥子下面,抽屉的角落边上,沙发的缝隙里边,都会被姥爷藏了香烟。然后我们便拿着截获的战利品去向姥爷家的女主人上交,并且换取糖果之类的奖励。姥爷看着我们美滋滋的样子,便坐在门前的摇椅上,无奈地笑着,然后更加无奈地摇着头,眼睁睁地看着老伴儿把他的香烟扔进了垃圾桶,眼神里写满了不舍和委屈。而老伴儿看着那些被丢弃的香烟,露出得意的神情,转回身,用手指轻轻戳着姥爷的额头,好像母亲数落着顽皮的孩子一样。   我们无法想象残忍的硝烟行为,对于姥爷的内心会造成怎样的伤害,于是我们猜测姥爷应该不会喜欢我们了,应该会对我们非常凶了吧。于是我们都不敢去姥爷家里玩,甚至见到他,都躲得远远的。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姥爷依然对我们笑意盈盈,依然向我们招手,邀请去他家里玩,依然纵容我们上蹿下跳地四处翻找他的香烟,他好像很享受,很满足的样子。   除了嗜烟如命,姥爷还视“节约”如命,感觉他对于“节约”这个词的理解似乎比普通人来得更加淋漓尽致。出于对他健康的考虑,家人们总是置办最新鲜的食品给他,也不许他食用过期的食品。   然而,姥爷的心里根本没有“过期”这个概念。吃不完而搁置很久的面包,他依然在吃;隔夜的剩饭,是他心头的最爱;“粒粒皆辛苦”简直是姥爷的信仰,于是在饭桌前,平日略显笨拙的他便显得格外灵活敏捷起来,捡起这个菜渣,截住那个就要掉落的米粒,忙乎得不亦乐乎。更可怕的是,姥爷对于过期的药品也抱着无所谓的态度,觉得又不会要了老命就行,不用太在乎的。于是,姥爷就常常和老伴儿玩着捉迷藏,努力地把老伴儿准备丢弃的药品归置回来,气得老伴儿简直横眉怒对。   家乡的方言里有个词叫做“巴家”,是指小心翼翼地守护家里的东西,用来形容姥爷,应该是再贴切不过了。但是,令人意外的是,这样节约的姥爷,却经常款待一些奇怪的陌生人,这让买菜回来的老伴儿在开门的刹那,得到各种惊喜。比如有戴着墨镜,住着拐棍,摸索着走路的盲人,有衣衫褴褛,脏兮兮的乞丐,有头发乱蓬蓬,见人就傻笑的流浪汉,就坐在姥爷家的餐桌旁,和姥爷一起分享美食,那模样,不禁惊呆了老伴儿,也让我们这些躲在门外,探着脑袋进去偷看的孩子们目瞪口呆。而有时,姥爷还会把尾随他而来的流浪猫,流浪狗带进家里,喂些好吃好喝的东西,引得那些小动物围在姥爷脚边,亲昵地不肯离去。   起初,老伴儿是拒绝接受这些陌生的客人们,并且也表示出各种很不友善的举止,但是渐渐地老伴儿就习惯了,也开始和姥爷一起,常常带一些可怜的人们回来,简单的接济和帮助,让人们感受到了两个老人那赤金般的善良与真诚,如阳光般的温暖与热情。   而姥爷对于家人的情感表达方式就更加匪夷所思。比如,姥爷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在每天清晨六点,就挨个儿给子女们打电话,却在儿女们迷糊接听之际,只干脆利落地说三个字:“没啥事”,就挂断了电话。根本不用担心姥爷拨打电话会怎样费力,别看他八十高龄,背记孩子们的手机号码,那是轻轻松松,好像电脑输入一样存盘一样,奇迹般地就刻进了姥爷的脑子里。   于是,大家一致认为姥爷是孤独寂寞了,是想念儿女们了,便约好了每个周末都回去陪伴姥爷夫妻俩。但是,令大家感到诡异的是,面对一屋子的儿孙们欢喜团聚,姥爷却都不闻不问,一直在沙发里,保持着熟睡的状态。大家都认为姥爷是故作矜持,摆着老人家的威严和架子吧,而老伴儿却说,姥爷这是用自己的方式来享受天伦之乐呢。老伴儿点着头,言之凿凿,说就凭她俩半个世纪的朝夕共处,没有人比她更懂姥爷了!   从前,聚会结束时,姥爷会送大家出来,一直送到街口,现在姥爷年纪大了,腿脚不太灵光了,便和老伴儿一起,趴在窗口,目送着儿孙们的离去。那认真的神情,那不舍的神情,是大家熟悉而又刻骨铭心的记忆。   时光静静地流动着,只看着姥爷门前的小树已经枝繁叶茂,窗棱上的藤蔓已经爬上了屋顶,老旧的平房区在一片高楼大厦的包围中,静默,好像都被生活遗忘了一样。姥爷依然静静地守候着他的生活,只是已经没有精力藏香烟,没有精力给邻居的孩子们讲故事了。姥爷窝在沙发里熟睡的时间越来越长了,姥爷站在窗口的身影越来越低矮,越来越短暂,直到有一天,大家蓦然发现,姥爷再也不会出现在那扇窗后了,泪,从心底流淌而出,哗哗啦啦,淅淅沥沥!   姥爷的存在,是被人嫌弃的存在,却又从来没有被抛弃的存在。从前,以后,永远!   湖北哪医院看癫痫病好郑州癫痫病哪里治好?江苏癫痫病的治疗医院有哪些武汉治疗癫痫病的最权威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