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流云】苦恋

来源:贵阳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中考作文
二年级,新的老师调整了新的班级,换了新的教师。同学有的熟悉,有的陌生,初中不同于小学,老师不是过分的严厉。突然有一天晚自习,我打开文具盒看到有一张纸条:“兰兰,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署名:石磊。他怎么能这样呢?我们还都是学生,我脸根有点发烫,更有些恼羞成怒,要不是在学校,我真想踢他两脚,让你石磊耍流氓。我转过头,看了隔着一个座位的他,愤怒的盯着他,他赶忙避开我的目光。我心里在抱怨这个男孩,你爸爸给你起这个名字,就是要你光明磊落,我很讨厌这个不务正业的男同学。虽然讨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从此经常注意他了。看他上课从来不仔细听讲,和同学交头接耳,做小动作。看他喜欢打篮球,操场上总能看到他矫健的身姿。看他吃饭打饭的时候,在窗前挤的满头大汗。有时候我们目光会交错在一起,但是又会快速闪过。   石磊实际上长相很帅气,身材魁伟,一米七八的个头,戴着眼镜,可以用“白面书生”来形容他,但是他并不是那种文质彬彬的男生。性格中透露出一些顽劣,在学校经常和一些所谓的哥儿们逃学旷课,班主任在他桌斗里搜出半盒香烟,让他回去叫家长。此后我才知道,她母亲是镇政府公务员,父亲在县政府上班,他是班级里唯一的商品粮户口,属于高干子弟。班级里同学给他起了个绰号“老顽童”,但是他身上又有一种阳光的朝气,这种魅力反而吸引着我。在那个懵懂的年代,虽然他给我表白了,虽然每次星期六放学,我总看到他经常跟在我身后,但是我们之间没有向前迈出一步。   五星红旗在风中徐徐飘扬,教学大楼在阳光的沐浴下熠熠生辉,五彩的旗帜插在教学大楼的顶端,为美丽的校园增添了许多色彩。学校教室、操场被同学们打扫的干净卫生,又是一个新学期的到来。校长在大会上讲话,今年学校将不再留级。所以为了打好基础,我们这一级的大多数同学全部复读初二。遗憾的是,石磊这次没有和我分到一个班。   那天,下课铃声刚响,同学们都出去打饭。我看到石磊站在我们教室外边,东张西望,他不断向我招手。我走出教室,“兰兰,这本参考资料给你。”“我没有向你要资料呀,”我一边伸手接住资料,有点惊讶询问他。他没有说话,转身就离去了。没有想到,身后冒出一个我们班级最调皮的女同学,她总是喜欢恶作剧,从我的手里夺过书,快速在教室里跑起来,等我来追她。我才不那么傻呢,不就是一本书吗,等会你还得还我。在它的奔跑中,书掉到地上了,从里面落下一页信纸,这个长舌妇捡起来大声的朗诵起来:“兰兰,真遗憾没有和你分到一个班,怎么发现你对我总是若即若离,不冷不热。难道我在你心目中就是一个不务正业的男孩,不管你怎么想,我自己坚定“执着”二字.....”这个时候,同学们都陆陆续续走进教室,教室里一片哄笑声。石磊的班主任狠狠地批评了他,自此以后,我尽量躲避石磊,看见他就像遇见“瘟神”一样。我最恨的还是我们班级那个女生,没有她的捣蛋我的生活风平浪静,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更可恨的是,石磊班里那些调皮的男生见我就嚷道:“眼镜,眼镜。”因为我和他都戴着眼镜。我是一个性格内向、懦弱的女孩子,只能默默承受,对石磊的怨恨越来越浓。晚上回到宿舍,不愿意和我同学再说话,被子把自己头捂严实,让眼泪尽情在被窝里流淌。但是第二天一大早,那些男同学又在喊我“眼镜”的时候,我看到石磊和那几个男生打起架来。好汉毕竟难敌四手,他被他们压在地上,身上全部是灰尘,但是爬起来又和他们抗争,我赶忙跑过去告诉老师,才制止了那场风波。   眨眼间,我们又升入高一年级,初三是关键的一年,当我看到分班单的时候,我再一次呆了。命运为什么又把我和他安排在一个班级,还嫌风波不够大吗?我找到班主任,要求调班,班主任问我什么理由,我支支吾吾说不出来。那时候我学习成绩一直很优秀,班主任不同意放我走。而且给我安排了个小组长,也许就是那一年毁坏了我的学业。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还是那样关注他,或许我真的把他当做我的亲人了。他还是那样大大咧咧,不认真学习,整个初中阶段,在这种环境下,我也始终与他保持一段距离。   那一天,刚下课的时候,“啪啪”两声脆响,我吓蒙了。看到身旁的他,捂住自己带血的双手,痛苦的呻吟,原来他又在玩炸药子弹,手被炸伤了。我和几个同学赶忙扶着他,去了镇卫生所,亲眼看着医护人员给他消毒包扎。他的脸色蜡黄,注视着我的眼神中充满感激,就在那一刻,我们才彼此走进对方的心中。   “同学们,距离中考还有两个多月了,而我们有的同学依然三心二意,不思进取.....”班主任今天课堂上训话的时候,看看我又瞅瞅他,初三以后我的学习成绩一直下降,对于中考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那天我看到我桌斗里,又多了一本笔记本,笔记本没有署名,但是我知道是石磊送的。这一次我没有还他,静静地收下了他的礼物,也等于接纳了他。   两个月后,我中考落榜了,整天呆在家里情绪消沉。每天翻起这本笔记本的时候,对我的精神是个少许的安慰。   二   暑假的时候,妈妈通过熟人托关系让我上高中,那一刻我所有的愁云都舒展开了。九月一号开学报道很快就到了,爸爸妈妈把我送到公共汽车上就转身离去了。倏然间我眼角一亮,我看到了石磊,“兰兰。你快下来,我送你。”我慌忙下车,我看到石磊骑着一辆崭新的自行车。   “老顽童来了”我调侃了一句。   “哈哈哈,你也这么叫我。”   “别的同学能叫,我不能叫吗?”他把车子撑起来,接住我的背包,“我刚才在村口等你,看见叔叔阿姨都在,我没有敢过来。”   “那你怎么知道我要上高中?”   “我是谁呀,同学这么多,早就有人给我透露了消息。”   我们这里距离县城并不是很远,他骑着自行车,我坐在他身后,他拼命用力蹬着自行车,我能听到他气喘吁吁的声音。   “兰兰,我爸妈让我到城关中学复读,以后我会给你写信,尽量不打扰你的生活。”   “老顽童,你在学校作文都写不好,还能写信吗。”我故意气他说。   “你别小瞧人,以后我一星期一封信,你走着瞧。”   “好。”   “我觉得我们初中的时候,真是封建社会,把人憋屈难受,我都不敢和你说一句话。”   “我反正无所谓,我喜欢清静。”   “我刚好相反,我爱动,我给你写两回纸条,你都没有给我回复。”   “小心,慢点,把我骨头都弄散架了,”石磊快速蹬着自行车,头上冒出汗珠了。   “咱两个柔和在一起,不就中性了?”   “想得倒美.....”我轻轻在他后背上掐了一下,他一声怪叫,自行车差点翻了。我们都爽朗的笑起来了。   太阳是温暖的,风是柔和的,骑车在乡间的小路上,田野里散发出绿色的生机。心情好了,一切似乎都是那么和谐完美。   很快我们就来到高中学校,他也要走了,去城关中学报道。三年的憋屈,今天算是畅所欲言了。   走进高中,已经不同于初中那个年代了。不几天班级里的男生和女生就打成一片,大家相处得如同一家人一样,没有了过去的青涩和害羞,我们已经进入了青春时代。   虽然我和他在一个城市,距离并不是十分遥远,但是我们很少见面。不过每一个星期,我都有一个惊喜,都能从学校的门卫室收到他的来信。他的书信,虽然文字功底并不是很好,但是真切感人,让我夜里总会想到那个阳光帅气的男孩。如果初中我对他只是关注,那么高中阶段我确实喜欢上了他。   乌云从天际边飘飘而来,眨眼间遮住了阳光,天色暗淡下来,接着电闪雷鸣,接着大雨从天空瓢泼而下。星期六放学时间,我刚迈步到学校门口,看见他穿着一身雨衣,拿着一把雨伞,看见我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兰兰,我等你好久了,先不要急着回家,有事情和你商量。”   “什么事情,这么急。”我接过雨伞,我们一起向学校门外的小餐馆迈去。   “当然是要紧事情。”我们坐在小餐馆的一角,我看到他头发湿了,晶莹透彻的水珠顺着他额头不断滴落下来,更增加了他的帅气。他给我要了碗踅面,将筷子送到我手中。   “我妈妈在调到乡镇企业局工作,她想让我上他们的委培学校。”   “那是好事情呀,出来就可以工作了。”   “兰兰,你真不懂我的意思吗?”   “那你什么想法。”我有点莫名其妙。   “我想上铁路技校,我是这样想的,你叔叔不是在铁路上工作吗,有这层关系,高中毕业以后铁路内招,你就可以在铁路上班呀,我毕业后我们工作不就能在一块吗。”   我真没有想到,石磊现在变了,再也不是过去那个调皮捣蛋的男孩子。变得考虑什么问题,比较长远和成熟,我听到他的想法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石磊走了,他的话已经挑明白了,我该不该答应他呢?我想到了我是农村户口,他是城镇户口,我知道自己深深的爱着他,但是我们之间隔着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自卑在我心灵深处扎根太深,我找到了许多不合适的理由做为借口。我不知道那时候自己竟然是那么懦弱,缺少自信,为什么不能通过努力学习改变自己,这样不就与他身份相当了吗?   石磊要走了,在他走的前一天晚上,他约我见了面。晚自习后,我就看见他站在教室门外,我们一起漫步在大街上。他已经轻轻拉着我的手,而我却把手抽出来,他的脸色明显有点尴尬,微小的举动,表明了我的心意。镇政府是他妈妈的单位,距离我们学校并不是很遥远,那是两层多高的窑洞,我们走进一间窑洞,窑洞不大。屋子里收拾的干净利索,一张桌子上摆着一叠厚厚的专业书籍,桌子上一块方形的玻璃下,有许多照片,床头上挂着两幅县城名家的字画,房间里让人感觉到一种温馨,也有一种浓浓的书香之气。   我坐在沙发上,石磊端上瓜子、糖果和茶水,我挺佩服他的细心周到。“兰兰,随便用,到这儿就像你的家一样。”他一边说着一边替我剥开一个糖果,几乎要送到我的嘴巴里。   “呵呵,老顽童,你把我当做小孩了。”   “我今晚叫你来,是要再次表明我的心意,明天我就要离开了。”   “你到那边,要照顾好自己,毕竟你是第一次出远门,和同学把关系处理好。”我绕过话题,把自己内心那份情感强制压下去,故意显得很平淡。   “兰兰,你到底怎样想的,难道让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吗?”他忽然大声嘶喊道。   “我们除了朋友,也可以做姐弟,其它关系不可能。”我依然冷冷的说,我拒绝了他,同时也拒绝了自己。   石磊的脸色已经彤红,嘴唇抖动了几下,眼泪似乎就要流下来了。沉默了一会他又在问我:“在你心目中我还是那样的坏吗?你知道吗,兰兰,为了你我不断改变自己,我不再抽烟,不再与初中那些调皮捣蛋的同学联系。现在我在学校发奋努力,因为我有了目标,有了和你在一起的念想。”他一边说,一边用双手摇晃着我的身体,似乎有些快要失去理智了。我无法回答他的话,更没有勇气去面对,“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大门已经锁了,明天你再回学校。”   “那你帮我翻门越过吧。”   “铁门上涂的新油漆,会弄脏你的衣服,洗不掉的。”   我沉默了,那晚我睡在床上,他靠在沙发上。夜静悄悄地,那一晚上电灯没有关,我们各自想着自己的心思。那时候我们都是学生,关系纯真纯洁,不会想到去跨越雷池。   呼和浩特哪家癫痫病医院口碑好?青少年癫痫可以治好吗武汉哪家医院手术治癫痫好治疗癫痫的费用是多少